向天笑 ◎ 向天笑诗六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向天笑 ⊙ 内心的光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向天笑 ◎ 向天笑诗六首 (阅读97次)



下雪天父亲挖藕
 
下雪天,父亲去保安湖边挖藕
 
父亲挖开雪、挖开冰、挖开泥
直挖得满头大汗
直挖到满满两筐好藕
刚刚上岸就被两个民兵捉住
一担藕就被没收了
说他是挖社会主义的墙脚
 
那不是一担藕
那是一个超支户全家的年货
是鱼、是肉、是海带、是鞭炮……
是我们兄弟和妹妹的期盼
 
一身泥水、一身汗水的父亲
站在风雪中打颤
不知是挨冻的
还是受气的
牙齿咬得蹦蹦响
 
失望的眼神
长出了挖锄
恨不能挖掉
那两个兴高采烈地离去的背影
可他除了原地跺脚
还是跺脚……
 
2018/1/12
 
 
喊父亲
 
小时候
我通常到田野、地头、山坡、湖边
喊父亲
大声地喊,声嘶力竭地喊
一直喊
喊到父亲答应
或者走身边,为止
 
父亲一年到头早出晚归
无论中午、晚上
我几乎都在饭熟后喊父亲
 
有时候,父亲摸着我的头说
喊个鬼!
然后牵着我的小手回家
 
如今,回故乡
站在村口
我也想喊父亲
可我喊不出声来了
 
就是喊出声来
喊破嗓子
我的父亲也不会答应了
 
但我还是想喊
在内心深处喊
哪怕喊个鬼出来
还是想喊、想喊……
 
2018/1/12
 
不老的母亲
 
十三年了,母亲
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再老
每次回乡,你还是站在村头的小山坡上
眺望,只是我无法走近你
 
睁眼或闭眼,你还在眼前走动
满头的白发,还是梳理得那么顺
一丝不乱,脸上还没有老人斑
只是我再也叫不应你
 
每次回乡,我都要站在村头的小山坡上
四处张望,没人知道我找什么
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母亲还在山坡上
 
十三年了
阴阳相隔十三年
母亲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再老
 
2018/4/5
 
大头
 
我和大头
小时候是放牛的伙伴
他年纪比我大
头也比我大
 
跟他一起
我就头大
这个大头老是欺负我
有事无事都找我的歪
 
哪怕在地嘴山上
放火烧野草
那么多茅草
他非要说我抢了他的
 
如今想起他依然头大
因为再也见不到他了
他多年前
就抢先上了地嘴山
 
2018/2/28
 
鹅的叫唤
 
一只鹅被你关在笼子里
不停地叫唤
那声音凄凉,巨凄凉
可以让整个山岗的草木为它哭泣
 
你找一根小绳子
把它的嘴绑上
它在笼子里来往走动
那转动的眼睛
分明有怨恨在转动
 
只是没有想到
当你离开后
它又开始叫唤
原来鹅不用张嘴
也能叫出声音来
 
你关上院门,落荒而逃
只是逃离的脚步
分明有了鹅的步态
 
2018/3/30
 
院落之爱
 
我对所有的院落怀有莫名的爱意
只要进出过的院落
总能让我牵肠挂肚
似乎每个角落都有一股熟悉的味道
 
尤其是到了梅山脚下的松栖园
对一个不速之客
也张开了温暖的怀抱
 
院子里落满了雪
所有的草木都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只知道这松栖园是没有一棵松树的
只有一个叫松生的老人
陪我喝酒、抽烟
不说一句多余的话
说出的话,每一句都温暖
 
陪一个在外奔波的人回老家
又陪他快速离开
抬腿就能翻过去的门槛
他迟疑了许久、许久
仿佛受伤的不是他的手
而是他的腿
 
2018/1/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