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养宗 ◎ 2018年5月9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汤养宗 ⊙ 汤养宗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汤养宗 ◎ 2018年5月9首 (阅读252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欢乐颂》
 
如果一个坏蛋一辈子爱读书,我怎么办?
有一些欢乐,我竟与所鄙视的人
那样,做了又做并没完没了。
比如对女色的赞美,无法克己,近乎
迷醉。全然不知道地球的
另一端,正在战争。又比如
喝酒,也在同销感觉上的万古愁。
一想到我与他们所做的事,有走在
同一条路上的销魂,天空
也不肯隔开我的这一天与他的那一天
甚至,被设置成少不更事的
小屁孩,都有着冒失鬼的身份。
我便在大汗淋漓中错愕
仿佛在众多的人间中,有一些事
总是不便让人认错。坏人与好人
都无法停下来。服从着,该与不该的欢乐。
2018-5-1
 
 
《井之考》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寻找你身上
那口井,也试图以
打水之名,借东风,探入你金身塑成的
三千里江山,那传说中的泉眼
身份像是天外来客,掘进狡兔之窟
躬身,隐姓埋名
为翻看流水的秘密,放长长的绳线
这不空之物,一头系着竹篮
供人做无用之功。像钓
钓鱼的钓,也是茫然然独钓寒江雪的钓
2018-5-9
 
 
《临死前的话》
 
临刑时我给剧中人设计了几套要说的话
他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是通天地
又留给父母妻儿的最后口信
也就是说,一棵蔬菜终于到了要开出
菜花。进入暗室的人
要收拾起自己的影子,显得
玲珑剔透地扬长而去。
什么叫扬长而去?在这时
要给出:他应该会说什么,可能说出什么
最适合,说什么?
这刻,什么话才对应他的嘴唇
他骂出了一句脏话,无法写出来的那种
立即,剧情变得合情合理,干净极了
2018-5-11
 
 
《家乡的山上有仙》
 
在我家乡,大多数人能善老善终,活的
心中有数,是坚信
老家的后门山,有个仙。只要说出
我那边的山上有仙,便是说
去往山顶的云上,有人在铺路
害我的坏人太自大
也不想想,我的背景何等强大
许多被说成有鬼的夜晚
我想到了我的神仙。一想起我的神仙
一再轻视我的人便肚子疼
半夜,一听到窗外有鸟叫,便知
天亮后东风上路与想去的地方
经验告诉我,有家乡便有一座仙山
便有一个人最大的家底
古人把家乡叫家山,是取当中的
好处。接下来又像我这样把它写成了一首诗
2018-5-13
 
 
《又在下半夜,等不到天亮,写诗》
 
有一些事,我已提前做好。
穿底下有齿痕的鞋爬山,留一截蜡烛
在枕边,以备于夜半停电
可依然不断犯错
鞋经常被别人穿走,有了蜡烛
却没了火柴
人世总像反穿在身上,不合身
擦不亮的夜半,独自摸门,像行者归来。
2018-5-16
 
 
《三寸金莲》
 
他们要我向后走,于是出现了
伶仃与把玩,漂浮着马蹄留香的街景
时光深处青石幼花的拱门
门里头足不出户的那双三寸金莲
一个深藏的炫技者,对身体
不断在缩小的雕花术
故国有暗疾,并常常唱到了莲花
而朽木的奇香,让一个国家所有的词
不能及物,捕捉或落实
我们站在夜色里眺望
为爱而爱的男女正越爱越小
那并蒂的香气,不是来空气中选择路径
而是说,所有的路,留三寸,即可
2018-5-18
 
 
《一些心甘情愿的事》
 
怀想一豆油灯下,有人仍在为你
守着一扇门。怀想十年后
依然有人在清明的荒山里哭坟
风雨如磐,海边那块石头
人称望夫石,会突然地抽搐两三下
心甘情愿或者永不回头
并有一只鸟,花一般也叫杜鹃,俗名布谷
又叫子规,杜宇,子鹃
仿佛没有这么多名字,就无法验明正身
它一叫便满嘴流血,一叫便叫断肠
有些至爱,我今生已失之交臂
再不能夜半坐起,写下一封信
地址可能有误,却义无反顾地去投递
或拐了一百里路,专程到另一座城
喝一场酒,只为高兴一下。
只有大海知道,自己最深的地方在哪里
这些,已少有人认领与认命
我等待的与你得到的消息已不再统一
2018-5-22
 
 
《以卵击石的人》
 
一次又一次想象过,那些以卵击石的人
都有谁?视力继续模糊下来
如果对峙与对抗还在继续,这执念
便就是卵和石头,我的身体和你的身体
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却绝对知道,这一头撞过去
主要缘于鄙视自己的视力,并且,因视力
而有了更值得鄙视的,看得一清二楚的人
2018-5-26
 
 
《语言的另一面》
 
语言的另一面是另一句语言。这一面
美洲虎正盯着对面山岗上的一条大虫
另一面,孟加拉虎在驱赶
同母同父兄弟。
翻覆间,我的高邻是变换的陌生人
而我的嘴唇上,你说的消息
让越来越多的人
靠拢过来,听我说:夺人魂魄的人
正是反穿衣服的那一个。我说时你也在说
2018-5-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