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亮 ◎ 漠地(8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云亮 ⊙ 从内心开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云亮 ◎ 漠地(8首) (阅读730次)



《雪后》
 
雪后的大地一片明净
匆忙写下的诗歌振翅欲飞
 
寒风日夜不停滑下山岗
村庄沉重,沉重地堆积在
无边无际洁白的雪上
 
冻僵的鸽子珍藏着怎样的天空
迟到的阳光打眼看见林边的兽迹
 
雪后的道路危机四伏
一辆汽车的四只轮子
死死盯着一个方向
 
《远山》
 
鸟声滴翠
大地在遥望中起伏如海
那排险峻的浪头就是远山
大地浩瀚
大地蕴藏的力量被远山表达得
惊心动魄
 
太阳照在季节河上
几朵云在水里游泳
一条鱼是水的一个关节
从一条鱼我看见水的腰肢
多么柔软
 
而我还是不能忽略远山
天地高远
作为一排牙齿
远山与什么应和
把岁月咀嚼得悲壮、苍凉
 
远山像一群人
铁骨铮铮走到了前头
也将坚持到最后
一只盘旋的鹰仿佛是在度量
我和远山的距离
 
《漠地》
 
驼队拄着铃声融入风暴
沙漠、仙人掌、退缩一隅的绿洲
竭力高举起一只鹰的飞翔
 
猎人打磨雪亮的情歌割断了谁的脉管
夕阳鲜红!十八只海碗
依次排过狼烟的戈壁
 
一声长嘶卡在土崖胀裂的喉咙
这是漠地,这是否就是大地最初
或者最后的面目
 
人群的气息飘过落满风尘的沟壑
汉子的精血熄灭幽幽磷火
迷失的少女在穿孔的骨骸前
发出一声源自心底的呐喊
 
背对大漠,我们所能记住和幻想到的
依旧是驼队拄着铃声融入风暴
 
《三月桃花开》
 
从路边桃花的笑脸看出
我正在经历三月
 
三月桃花开,桃花细细的蕊丝
让人想到一棵树的心尖
 
三月桃花开,一棵树的心
随桃花一起颤巍巍地敞开
 
三月啊,如果我的心尖是一个人
我该如何度过这个冷冷暖暖的
春天
 
《到夜晚》
 
到夜晚,我们在天上挂满星星
蟋蟀的叫声来到床前
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没有改掉
做梦的毛病
家家的房门紧闭
各人的梦也紧锁着
 
在梦中,我们与死人说话
随意篡改木已成舟的日子
没有谁能彻底地打搅我们
无人打搅的寂寞中
我们一步步靠近他们
 
《鸟》
 
风吹树摇。鸟绷紧翅膀
提起自己的身体
待风过后又轻轻放回
原来的位置
 
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
周围的景物通过眼睛
渗透进它的心里,很快
鸟恢复了对世界固有的看法
 
鸟开始打盹
先是左眼里的景物掉到地上
接着又是右眼
鸟感到浑身轻松多了
 
梦里也不能忘记飞翔
浑身轻松的鸟张开翅膀
那种熟悉的居高临下的快感
绿草一样涨满了全身
 
鸟醒来。记忆中的花朵
时隐时现。鸟皱皱眉
脚下的树枝咔嚓断了
 
失去树枝的鸟
提起自己的身体飞来飞去
疲惫不堪时眼前突然一亮
鸟和地面的距离就是一朵花啊
飞得越高开得越灿烂
 
《异乡》
 
窗明几净。过滤进来的时光
正被尘埃污浊
 
他们谈论种子。谈论
树高千丈叶落归根的道理
他们掌心朝上,不时将一只手
反扣到另一只手上
 
这是春夜。有人提议
熄灭吊灯,看谁能听到户外
种子落地、萌发长成参天大树
的声音
 
瞬间,他们统统变成种子
被肥沃的黑暗掩埋了
有人嗅到发霉、腐烂的气息
像是落叶在归根的途中
给他们输送的养分
 
《祷歌》
 
祈愿这花一路顺风,一帆
风顺。躲过坎坷与漩涡
在泥土的那边找一个好婆家
 
然后,迎亲的队伍如期而至
唢呐和锣鼓如期而至
马蹄嘚嘚,轿帘后的情形
宛如尘世的幸福
 
蚯蚓,我要歌颂你
蜜蜂和蜻蜓,我要歌颂你
甚至我想歌颂田鼠和蛇
我不歌颂蛴螬和蝼蛄
它们会让祈愿中断在不为我知的
黑暗里
 
钟声回荡。寂静的魄力阔大无边
请低处的枝叶伸出手来
请灌木和蒿草伸出手来
请地衣和苔藓也一并伸出手来吧
让这远嫁的姐姐深刻再深刻一点地
感受到尘世情真意切的挽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