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作(2017年8月)之二 (阅读131次)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108)》
 
秦王宫内
秦王坐在一块
巨大的地毯上
绣花
 
秦相高声叫道:
"嬴政,你忘记了
你的宏图大志了吗?"
 
秦王头也不抬
继续绣花:
"李斯,你须看仔细
我绣的是什么⋯⋯"
 
秦相后退两步
方才看清地毯上
是一朵巨大的梅花
分明是六国被吞并后的全图
中华帝国初成一统的体形
 
 
 
《梦(1109)》
 
我身为棋盲
却在一个
围棋夏令营里
当教练
所带的两个
小营员
成绩还特好
在他俩
要被送去
参加全国比赛时
我胆怯了
不辞而别
逃之夭夭
心满意足
 
 
《梦(1110)》
 
我站在西安
延河自行车厂的
废墟上
对一个现实中
不存在的女性朋友讲
父亲传给我的那辆
天津红旗牌自行车
是如何丢失的
在一个迷迷糊糊的午后
 
 
 
《梦(1111)》
 
一片海
两张脸
台风止于
太平洋上
 
 
 
《梦(1112)》
 
我给一个女生
指导论文
认真地指导
下流的手
轻浮地伸到
她的背后⋯⋯
 
世上已无大地
只有屋顶
我在不同的屋顶上
奔跑
深一脚
浅一脚
终于沦陷⋯⋯
 
我回到西外
二十多年前住的小平房
一把推开门
里面有人
父亲在修自行车
抬头问我:
"你又找河南人鬼混去了?"
 
 
《梦(1113)》
 
论坛时代的遗迹
他们文学网
或者诗歌网
变成了
阿尔卑斯山顶
两座白色旅馆
《新诗典》诗人团
住了进去
君儿说:
"我当年的注册还在
变成了现在的wifi
还可以发诗⋯⋯"
 
 
 
《梦(1114)》
 
她做了N陪女郎
小广告做得挺长
还包括这一项:陪写
 
 
 
《梦(1115)》
 
上个月
我们开了韩津诗会
在一周之内
经历了从北京出发
到达韩国首尔
再回到北京
然后转道天津滨海
今天中午的午觉
我梦见了它
同样的人马
不同的场景
梦境对现实
动了手脚
做出修正
 
 
 
《梦(1116)》
 
职业杀手
在追杀一个
身上文有
数学公式的人
 
 
 
《梦(1117)》
 
有一个
我不屑一顾的诗人
在抗日战争中的表现
竟然是:"壮烈牺牲"
 
 
 
《梦(1118)》
 
一位刚刚痛失亲人的诗人
来到我的办公室
我在《文友》兼职时
那种敞开式的办公室
我起身与之握手
还紧紧拥抱了他
可就是想不出
一句安慰的话
直到他离开
把他送到楼下
我才说出来:
"你不但要照顾好自己
还要照顾好你妻子"
 
 
 
 
《梦(1119)》
 
真好
由我来编父亲的全集
真好
母亲还在人世间
 
我提议将其
回忆录
散文
书信
也编成三卷
遭到本人反对
说写得太业余
母亲则深深地
点了一下头
表示赞许
 
我知道怎么做了
 
 
《梦(1120)》
 
梦里有一大堆难题
解决它们的办法是
跳支舞
 
 
 
《梦(1121)》
 
梦中得句:
"动物的屁更臭"
 
 
《梦(1122)》
 
那个最新一款的
"流亡诗人"在朗诵:
"只有在西方的风中
我才能开成故乡的龙眼"
 
 
 
《梦(1123)》
 
三个尴尬环
像三个
吐出的烟圈
环环相套
蔚为奇观
 
 
 
《梦(1124)》
 
内马尔挑球过人
一个漂亮的转身
变成一尊移动的
古希腊雕像
他的面影
深刻如哲人
 
 
《梦(1125)》
 
两女一男
进入一个
陈旧的房间
里面全是蚊子
 
两女寒暄着
男的开始找蚊香
没有找到电蚊香
但是找到一盘
土蚊香
土得掉渣
 
男的开始
用打火机点蚊香
慢慢点
他是在等
其中一个女的
离开
 
 
 
 
《梦(1126)》
 
大学时代
一个女生追我
我犹豫了一下
还是拒绝了
然后她去追
另一个男生
男生接受了
于是他和她
成了一对儿
后来这个女生
把这个男生杀了
让我一生
活在后怕中
 
这是梦
与现实无关
请勿对号入座
 
 
《梦(1127)》
 
我梦见
我醒来
我起床
我如厕
我喝水
我点烟
我打开电脑
我开始推荐诗
现实随即发生
 
 
《梦(1128)》
 
面对下届奥运会的项目表
我对中国体育各顶之间的
不平衡而感到深深的忧虑
此为忧国
后来一想
反正最终金牌总数也不会少
心里才舒服了些
 
 
 
《梦(1129)》
 
我在日本
开了一家居酒屋
实给祖国当间谍
我压根儿不会
但一点儿不急
我想日本人会教我
他们人人都是间谍
 
 
 
 
《梦(1130)》
 
他背叛了我
在背后捅刀子
梦让他有机会解释
振振有词地申辩道:
"谁叫你那么完美
那么强势!"
 
 
 
《梦(1131)》
 
一片漆黑
一丝光亮
我只记得
我逃离此梦时的
仓皇
 
 
 
《梦(1132)》
 
国际诗歌节
也有PK战
当主席宣布
由一位美国诗人
和一位伊朗诗人
进入冠亚军决赛时
来自世界各国的同行
站了起来
一片欢呼
 
 
 
《梦(1133)》
 
在巴塞罗那街头
一头撞见江湖海
我问:"你是
从中国走来的?"
他说:"还是
飞了一大段
先从广州飞到北京
再从北京飞到马德里
然后从马德里
走到巴塞罗那"
 
 
 
《梦(1134)》
 
数不清
这是平生多少次
梦见高考了
全是噩梦
这一次
是我迟到了
二十分钟入场
没有把作文写完
回到家
我对妻子模样的
母亲说:
"完了!今年
怕是走不了了"
 
 
 
 
《梦(1135)》
 
父亲说:
"你牙不好
说明骨质疏松"
我低头一看
我的右臂上
有一个大洞
里面的白骨
细若琴弦
拨之有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