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眼科病房》等6个 (阅读335次)



眼科病房
 
目瞪,却无以口呆。
那派朦胧已然很深,
浓得化不开。
 
目睹过的黑暗太多,
并不能刺瞎眼睛——
黑,吞噬了白,
但黑并不是一切。
 
不再畏光,和怕鬼。
纵然廊道漫长,
也终有尽头……
缥缈的人影从此不绝。
 
来来往往,面目不清,
每人比孤独还更孤独。
抚摩着斑驳的光阴。
 
        2018.6.5.
 
 
 
 
墨镜
 
静默如一。
配饰于胸前,或值勤于
焦黑的颊面。
深沉如初。
 
讳于言。
无论蒙昧、隐晦还是洞悉,
都不声张。
只阴郁地望。
 
像埋藏了许多风干的秘密。
睥睨?
眺瞩?
从无人知晓。
 
棕褐色代表了一切:
一切陌生世界,
一切被拘禁了的光芒,和自由。
 
               2018.6.6.
 
 
 
 
北郊的雨
 
城市昏睡。你鬼祟的穿行
根本无人留意。雨,为你的额头
带去了久违的浪漫。
 
你惊讶于雨的恩宠。
九点钟,准时降临的乡愁笼罩了
洇湿的你、喑哑的你——
那并非天意。
 
干燥的南郊已背弃了你,
让你唇角龟裂,焦灼得
再没有了舞步。胸腔里即使瓢泼一片
也无人知晓,无人可以陪你大喊
在空荡的六月里。
 
你只好遁逃,循着雨迹
与草腥。一直向北,向茫茫天际献上热吻。
 
                        2018.6.8.
 
 
 
 
炎日
 
情感的火球,灼亮、
炽烤。虽远窥而依旧刺目。
 
那人兀自沸腾,已许久,
任何怜惜都不足以令其回头。
恰怒放如盛夏里的一丛艳蕊。
 
再无人敢于走近,烘烘热浪,
扑面而来直可夺人性命。
酷烈的情欲,早已无可阻挡。
 
它在点燃六月,于广场上,
烧焦每一寸绮思;它在悚动,
让街心的草坪轻轻颤栗。
 
中午,被晃花了的眼睛四处张望,
竟似酒徒获释般面露黠喜。
 
              2018.6.12.
 
 
 
 
午后花园
 
无人敢于驻足,
在滚烫的街心,
让躯干经受煎熬。
 
空旷属于整个园圃,
心也一齐空了下来,
没有风啸,
没有虫鸣……
喷泉兀然放肆着,
如流言一样向世间纵性扫射。
 
但正午从来是孤独的,
树林里不再有拥吻的人,
花裙也不再丢下一件。
 
什么都未曾遗存:除了大片的空白。
烈日将永无垂落它高傲的头。
 
            2018.6.14.
 
 
 
 
午休时光
 
一概,请暴徒站在门帘外,
守候。
 
让一个盹美美打完。任他谁,
都勿搅扰清梦——
这是成规。
 
更何况,还有松软的鱼尾纹,
需要梳理。
 
从里到外,洒扫干净一切怠惰,
让洪灾过后的汗腺冷却下来,
不再膨胀。
 
尽管去呆卧吧,一小时或两小时,
皆可!
 
东倒乃至西歪,也都无伤大雅,
只裸露出无比迷人的媚骨,
藏于芭蕉下。
 
谁也不必再妄想偷窥。眼前,
仅一团花影。
 
已再辨不清时代。也请那慌张的人,
先自行躲开流光的追赶,
和催迫。
 
让最后一个懒腰变得柔美、婉约、
恬静多情。
 
                2018.6.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