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 ◎ 《自由的云》外一章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陈俊 ⊙ 红墙之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陈俊 ◎ 《自由的云》外一章 (阅读772次)



《自由的云》外一章
 
我相信一朵云的变化、选择、方位、姿势、情感都是自由的,相信它的飞翔是遵从内心的召唤。
但它决不涣散、眩惑。
它依恋天空,无拘无束。又乐于俯身大地,从低处起跳。有时也缠绕山林、大海、云峰。总是用一些温暖的小碎步、小絮叨包裹峡谷山巅、江畔湖面,使自己的小性子耐看,朦胧,水灵灵,湿漉漉,不至慌张,张弛有度。
它从细叶中浅草中站起,舒张身体,在清晨或傍晚更加迷人。
它倏忽来去,率性而为,从容不迫,在天空与大地间自渡渡人,在峭壁悬崖前面不改色。
一切缘于心动,随风而起,随风而息。一颗飘荡的心涌动不停。
与时间对峙,不慌不忙,长天厚土,大地辽阔。
一会是老虎,一会是豹子,一会是羊,一会是小白兔,万类都在其中,万象都在其中。
它的行走无迹可寻,变化万端而不刻意。
它不怕消失,它在走过的路上,留下一片无言的曼妙。而在寂静的一刻,捧出一身高贵无比的洁白。
 
夜雨老街
 
饭后,我提议去老街走走。夜雨中走老街别是一般滋味。
清寂扑面而来,细雨打在脸上,头发上,身上。
街面上太安静,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好多年前,老街上车马喧腾,老街上住着一位写诗作文的女子,她就站在街面的百货店里卖着应时的物品,写着流水的文字。我跟着同学来看她,那时老街的印象就是她留给我的印象,像耐品的文字,留在青葱的岁月。
我在老街上看过电影,有沉醉态,留过笑。与同学对饮,有沉醉意,留过泪。爱好摄影的那些年常来拍些老街的人物,大多老人,或依门而坐或依窗而伏,神态安详。拍些老物件,铁器,竹器,有着许多手磨过磨得光滑的印痕,有着旧时光浸过的斑点。也拍些悠哉游哉的猫狗,它们在街头或卧或跳,不惧人来客往。
我们往街深处走,听着雨声,听着自己不息的心跳,也听着一种声音离开肉体在前面探路。
也许路边的某个深巷里突然飘出的一个身影,身后拖着二胡的琴声。也许二楼的木楼上某扇窗户伊呀一声开,泻下一帘灯火。眼神触碰,一些火点燃在心底。不要语言,一些东西就能让这雨夜消魂,留魄,存梦。
青石板湿滑,夜湿滑,岁月湿滑。风剥雨蚀的老街湿滑,我们走进老街的身影湿滑,曾经的繁华和今夜的落泊湿滑。
暗夜里细雨与老街的古墙、古巷、木楼、旧门窗交换着眼神,喁喁私语。
暗夜里我也与老街交换着眼神,喁喁私语,我的眼里多了些许的古旧和沧桑。
也许老街的生命力就在这“老”字上,老才有这些搬不走的古旧,老才有这些搬不走的沧桑。
 
 
(2018年2月12日《伊犁晚报》天马散文诗页)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