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他们2003.12 (阅读463次)





《他们》

 

 

他们是一群衣食无忧的人

他们习惯把自己搁在柔软的沙发里

即使翘起脚来也是恰倒好处

他们中有人只要脱下鞋

就会把脚翘到女人的肩膀上

他们还习惯于竹篮打水

这只是区区小技而已

他们中有人已经用竹篮打油了

光线黯淡时

他们中有人拿着打火机

照一照自己的脸

他们很少谈论女人

甚至是有意避开

而我刚好温饱

又到了杨梅熟了的季节

我坐在他们中间

就显得有些猥琐和不怀好意

我偶尔会读一读诗歌

于是他们便在烟雾缭绕中

找一找各自的艺术人生

其实他们也不需要诗歌

只是想换一种方式

娱乐

 

 

 


《玻璃门》

 



 

 

玻璃门上落了一些风

一些雨

落了一些指纹

一块布 假设它是干净的

玻璃后面的阳光就会渗出来

可以照见影子

谁丢失的灵魂

渐渐地 玻璃门上出现一扇扇

窗户 打开的和关闭的样子

以及屋檐下淋湿的文字

下落的叶子 自行车的铃声和

一个骑自行车的人

麻雀从一棵树挪到了另一棵树

透明的玻璃门就开始呈现

沙发上猫的午睡 此后

一个送牛奶的人逼迫玻璃交出了

沉默 玻璃的叫声

向远处传递

 


 

 

2003.12于诗生活网站新诗论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