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足疗店与大保健 (阅读553次)



纽扣

穿衬衣
我喜欢只扣
下面两到
三个纽扣
上面的两到三个
我一般都不扣
没别的意思
我就是图个凉快
有一次吴胖
冲我嚷嚷
说你他妈不会
将扣子都扣上吗
跟个鸭似的
2018.6.12


房贷

杜文君的二姐夫
买房
欠下了24万
房贷
杜文君因此总是
拿自己工资
去贴补二姐夫
杜文君对我说
他用我的钱
去还房贷没事
我就怕他
用我的钱
去嫖娼
2018.6.12


足疗店与大保健

另一个男服务员
好像叫姜明杰
他平时最喜欢干的事
就是同杜文君
斗嘴
姜明杰边同杜文君
一起收102的桌子
边对杜文君说
杜文君你不要老用
你那双色眯眯的眼睛看我
我跟你说我根本就不是
你想象的那种人
我连足疗店都没去过
杜文君说你还知道
足疗店啊
姜明杰说足疗店算什么
我还知道大保健呢
2018.6.12


陶文胜到底是人是鬼

在吴氏家族群里
吴红赞
发了一段文字
“刘勇死了
被摩托车撞死了
陶文胜的姐夫哥
刘勇
又归西天了”
在这之前不久
依然是在
吴氏家族群里
我得知有一大家人
开两辆车
出去游玩
在高速公路上
自家两辆车
后车追了
前车的尾
车上的人
好像只有一个
孩子
活了下来
据说那两辆车上的人
都跟刘勇有关系
所以我始终都没能
搞清楚
吴红赞在文中
提到的陶文胜
到底是人是鬼
2018.6.12


下午四点,两个女孩坐在北环路店102桌边吃边聊

面朝门口那个
对背对门口那个说
像他那种男孩
我可能会睡了他
但我是绝不会
跟他过日子的
2018.6.12


以牙还牙

以牙还牙这个词
根本就不适用于
那些善良迷茫的人
和颤抖无助的羔羊
2018.6.12


舍不得妹子套不着狼

求哥对我说
舍不得妹子
套不着狼
我对求哥说
所言极是
如果我是狼
你会拿你妹子
来套我吗
我这么说
是因为我知道
求哥有个妹子
是用他的一个
兄弟换过去的
长得颇有姿色
2018.6.12


妈的

扒拉微信通讯录时
我居然会对一些
从未见过的女的
产生一种厌倦感
妈的就跟我同她们
都曾谈过恋爱一般
妈的她们在我
通讯录里一个个
都默默趴太久了
妈的将她们都
通通删除
对我来说
已成了一件
迫在眉睫的事
2018.6.12


别玩手机

别玩手机
别玩手机
别玩手机
吴胖说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别玩手机
别玩手机
别玩手机
我说你丫已经
说了六遍了
那次在我出门
去北环路店
做牛做马之前
吴胖追到门口
边跟我吻别边
冲我说了六遍
别玩手机
2018.6.12


有我她活不成猪,有她我也活不成狗

如果我连续半个月
不做家里卫生
家里就会变成猪窝
因为我从未见过
总是骂我懒的吴胖
主动做过家务
没有我你会活成猪
我攻击她
没有我你会活成狗
她反击我
2018.6.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