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作(2017年9月)之五 (阅读188次)



截句集《点射》
 
 
有人一生未见
却推你前行
有人天天相遇
却行同陌路
 
 
 
我见过书案上推演的先锋
我见过随时脱裤子的先锋
常识告诉我先锋永往直前
向后退的人是门将与后卫
 
 
 
他的诗
是老鼠啃过的词汇表
 
 
 
先锋是自由
这句话下
站了十个人
五个误读者
五个找幌子的人
 
 
 
先锋是天才
这话我说的
但只有真正的天才
可以骑走这匹黑马
 
 
 
先锋是创造
这话最无趣
因为最实在
庸才四散了
 
 
 
你每天有多少时间
多少精力多少心思
放在诗上
你的文本骗不了人
至少骗不了我
 
 
 
回避了我
回避十环
于是射偏
 
 
 
咄咄怪事
在中国21世纪
连现代派先锋派
都要跟口语诗打别
 
 
 
我曾经以为
泛口语阵营内部的自疑
是健康的
忽然发现
是病态的
病得不轻
 
 
 
多么伟大的
中国口语诗
令敌人恐惧
令朋友惶惑
 
 
 
第N次在雨天
看见洒水车工作
哼着红歌
喷出的水雾与雨水
造成一抹
中国特色的彩虹
 
 
 
抒情诗人
你怎么抒得过我
你纵有真情
抒出来也成矫情
 
 
 
我一直想提醒朋友们
对"盘峰论争"的消化程度
决定着我们此后写作的有效性
放眼未来依然如此
 
 
 
假如我没有出席过盘峰诗会
我愿拿我参加过的所有诗会
来换
 
 
 
与沈浩波电聊
有一点是共识
自觉的书面语诗人
莫说先锋
连这个时代的诗人
都不是
 
 
 
书面语诗人
其实很落寞
在诗学建设上
他们没有课题
除了开会跑奖
还能干什么
 
 
 
在这一点上
眼前的时代
比80年代平庸
那时候官方诗人
在先锋诗人面前
十分自卑
 
 
 
我承认
我看不懂这个时代
练瑜伽的女诗人
晒出作协会员证
 
 
 
我们的诗
都还资本主义得不够
只是程度不一
 
 
 
你混的那条道
就不可能成为最好
若干年后
不被先头部队拉远
就算好
 
 
 
人间多美好
公车上一个老头
为没零钱的美女
刷了票
 
 
 
不要
把陪伴亲人的时间
都推到病房里
 
 
 
你没有感觉
没有思想
没有才能
啥都没有
还非要写诗
那就写朦胧诗吧
 
 
 
排比句
诗歌中的
小米加步枪
 
 
 
艺无止境
有跟别人比的工夫
还不如跟自己较劲
 
 
 
才华欠缺者不会知道
决定高下的一直是才华
是才华的螺旋型上升
 
 
 
政治家和历史学家
从未说出过抗战的
伟大意义
还是让诗人告诉你:
"一打才知道
中国人是一家"
 
 
 
挥师辗压前辈
 
 
 
知识分子诗人
其诗像永远不通的造句
其人像班里那些个倔孩子
三锥子扎不出一滴血
但是蔫驴踢死人
都是潜在的杀人犯
 
 
 
 
总是不忍心看猴子
一举一动太像人了
 
 
 
长颈鹿得不得颈椎病
 
 
 
可恶的国人
什么都相信
学而知之
唯独诗歌
他们以为自己
生而知之
 
 
 
一个人写两种诗
完全打架的两种
这种诗上的
两面派双头人
是有传统的
出自进退的生存哲学
 
 
 
1957:布考斯基开始发诗
1982:王小龙写出《纪念》
中国口语诗比美国口语诗
晚生25年——属于儿子辈
 
 
 
有个货
长得像希特勒
能不干起来吗
 
 
 
最大的80后
已经37岁了
有个37岁的小男人
哭着喊着非要永远
把自己当宝宝
 
 
 
60后在少年时代
就得参加成年组比赛
所以最强大
 
 
 
都一脸褶子了
闯江湖竟是为了
讨奶吃
 
 
 
所有在自己的
天才时光中
不知感恩
一脸无所谓的人
如今都在苦熬着
他们的白痴时光
 
 
 
诗人啊
最伟大的史学家
的春秋笔法
也写不出你的历史
你的历史
全在你诗
 
 
 
为了回避"口语诗"
他说张书绅推动了
"生活流"
 
 
 
口语诗
刚出锅的饺子
老烫客人嘴
 
 
 
我被攻击为"段子体"
有人就去抄段子
投给我以求入典
 
 
 
刘老师张老师
两种伟大
同样伟大
鲁迅所说
中国的脊梁
 
 
 
中国现代诗
是在这天晚上
成熟的——
一个诗人
对另一个诗人说:
"你这首没写通"
 
 
 
中国写翻译体的诗人
见到中国翻译家后
有权利抽丫的:
"你们把我们坑苦了!"
 
 
 
只有当我们站起来后
才能将他山之石看清楚
惠特曼是自由体白话诗
狄金森是现代抒情诗
庞德、艾略特是意象诗
金斯堡是前口语
布考斯基是后口语
 
 
 
在美国诗歌史上
前后口语诗的间距
非常短暂(大概五年)
由同一代人先后完成
我们与之十分近似
 
 
 
你敢轻浮地说出:
"玩一玩口语诗"
就别怪我嘿嘿一笑:
"你此前写的也叫诗?"
 
 
 
中国人为什么
唱不好爵士
因为不好耍
 
 
 
我坐在七楼阳台上
看见小区人工小湖中
金鱼群在游动
仿佛马尾在草原上
甩来甩去
我享受到苍鹰的视角
 
 
 
你会想起以往
同一季节里
发生的故事
尤其在秋天
长安的秋天
 
 
 
为什么写诗
中国的月亮
李清照答得最好
生当做人杰
死亦为鬼雄
 
 
 
把克星从天上摘下来
 
 
 
你们抄段子蒙我
还不如抄弹幕呢
 
 
 
没有中文解说的比赛
就是原汁原味的足球
 
 
 
阿根廷为何踢不好
队友跟不上梅西的球商
巴萨为何踢好了
与球王天天厮混便跟上了
 
 
 
成人在给孩子写诗时
请勿使用仿童腔
这是不尊重
 
 
 
儿童诗
不存在
儿童读成人的诗
不是想读假儿童
 
 
 
在我寸草不生的童年时光
偷阅《青春之歌》的收获
远远大于《小蝌蚪找妈妈》
后者在我眼里滑稽又可笑
 
 
 
给登贝莱取昵称"小凳子"
人民群众的语言智慧
每毎令我心动
但在诗面前为何就不灵了呢
教育让他们以为这与诗无关
 
 
 
创作能力
与对译本的辨识力
成正比
 
 
 
屁股决定脑袋的人
他(她)的高度
到屁股
 
 
 
势利的人
不是最坏的
他们知道认卯
最坏的人
心怀邪恶的执念
 
 
 
国家电视台解说员
在解说女排比赛时
需要回避掉
出自这个国家的
世界第一主攻手的名字
那就让他滚蛋
 
 
 
听美声歌手唱流行歌
如见学院派写口语诗
你流着泪便秘了
 
 
 
常常是这样
诗发于某刊
就是罚你人
蹲在干屎橛遍地
的乡间露天公厕中
蛆虫是惟一的生命
 
 
 
所有人通过牌面实力
以为掌握了皇马王朝
必然到来的硬道理
它的麻烦从天而降
足球是踢出来的
不是算出来的
 
 
 
你只能成为
这样的诗人
以作品标记岁月
是否辜负了时光
要看作品的硬度
 
 
 
后来者不是不可以
指点江山
但你得先伸出你的
小嫩手
摸清江山长啥样儿
 
 
 
汉奸都是理科男
思维
 
 
 
你是90后
没错儿
诗是19世纪90后
 
 
 
她叫一人渣时
省去了姓——好亲
我鸡皮疙瘩
掉了一地
对世界的不安全感
油然而生
 
 
 
审某大赛稿
新诗毁所有
 
 
 
如写新诗
不如抄经
有人依此而成功
 
 
 
中国人
带着先天
中毒的身心
开始写诗
有效的写是
排毒的历程
 
 
 
 
毛泽东思想
武装起来的人
最爱动手动脚
我为近十年
两次踢打80后
假装羞愧
 
 
 
"中国争议最大的诗人"
"你为什么不变一变"
午觉醒来
忽然想起加诸我头上的
这些鸟鸡巴活
哑然失笑
 
 
 
难道你们没发现吗
官方诗人最爱说
流氓话
 
 
 
为什么口语诗稍微多点
他们就要将《新诗典》
诽谤成"口语诗典"
因为诗坛本心
是要将口语诗
赶尽杀绝
 
 
 
国人猥琐下贱
一方面以践踏诗人
调戏现代诗为快事
一方面见大众文化
一沾诗就以为高级
什么“诗与远方”
 
 
我的责任就是
告诉孙子
梅西是史上最佳
超过了马拉多纳
以及这个时代
所有不明的真相
 
 
 
世界杯是团队竞赛
金球奖是新闻事件
梅西是足球本身
尤其是其最有
魅力的艺术的部分
 
 
 
诗人不能有
一丝一毫的媚态
哪怕在诗的主题面前
 
 
 
回头看
中学时
我就是最好的
只不过
没有遇到张书绅
 
 
 
 
毎个人的成长
都是一个
惊心动魄的故事
自己不觉得
是因为没长大
 
 
 
诗一点儿不逗
诗外不逗不欢
这种人不是逗逼
而是傻逼
 
 
 
不管书面语诗歌
是不是苍蝇
反正它们无头
乱飞
 
 
 
诗会办得好不好
以诗人的角色论
他们是主演而不是观众
以含诗量论
以诗的含金量论
 
 
 
 
 
多点钱
让郜林天天看我
少点钱
让我天天看梅西
聪明的暴力鸟展翅高飞
从恒大降薪去了巴萨
 
 
 
关于口语诗
自诞生之日起
便成官方主流惟一的对立面
如此刺目的事实
他们不敢导入诗学问题
拼命捣成江湖纷争
 
 
 
就算山中无老虎
不认猴子称霸王
 
 
 
我既不挡你们的路
又不抢你们的利益
你们无端端恨我为哪般
如果仅仅是因为诗好
我也不能为了你们的心情
故意写得差一点
 
 
 
恩将仇报者
没我他姓无
 
 
以为先锋
就是胡写乱抡的
那个老变态
得逞一时
然后滚到沟里
 
 
 
旅外诗人们
你们不打算
反思一下吗
为何一回祖国
就变成了真正的
少数民族
 
 
 
江湖一直传
她是某大师之小三
后来大师死了
后来搞清楚了
小三不是她另有其人也
她已晋升为“著名诗人”了
 
 
 
我为什么会记住傅亮
记住一位复旦留校后
就不再写的校园诗人
因为当年在《飞天•大学生诗苑》中
他写的是城市诗
是真正现代派的极少数几人之一
 
 
 
在三种早餐中
体会两个概念——
豆浆、豆腐脑、糊辣汤
大众性、地方性
 
 
 
 
中国诗坛大学毕业生
到现在基本写不动了
他们的写与创造无关
 
 
 
在经过很多年以后
终于有一只蚊子
咬我了
我那个兴奋啊
看来我还没有
被淘汰出食物链
 
 
 
与妻聊起一串故人
都是人精
学生时代
便玩转世界
就是玩不转诗歌
最终还是环不转世界
 
 
 
歌中的浪漫
我都不能容忍
怎能容忍诗中的
浪漫对我来说
只能被定义成
酷的想象力
 
 
 
也许是年纪大了
越来越讨厌
把摇滚理解成
嘶吼的人
 
 
 
永远不解释
八年前你为什么
要踹那个80后伪诗人
现在连傻子都理解了
 
 
 
人类把眼睛发射到土星
看到地球是天上的星星
 
 
 
后半夜的网上
贴子按兵不动
诗坛香港脚
在为机器人小冰
凄厉地叫好
 
 
 
我很困惑
茫茫宇宙
星球无数
惟一一颗
何德何能
爬满虱子
 
 
 
秋雨淅淅沥沥
没完没了
只是为了等到
一首杰作
 
 
 
切莫以为
西方人都是先锋派
那庞大的中产阶级
就是庞大的平庸群体
 
 
 
 
因有大学时代
前后两年时间
痛苦徘徊与摸索的经历
(这人生最大一笔财富)
我在状态好时(比如现在)
绝对不会怠慢与手软
 
 
 
有一类人
只有在《新诗典》
推荐书面语诗时才出现
说一声:"这个是真好"
 
 
 
先锋一时易
先锋一世难
从未先锋过
不是创造者
 
 
 
中国人
还没写两天
便求盖棺定论
殊不知棺一盖上
人变死尸
 
 
 
有位老哥对我说
他恨不得把他的敌人
全都集合起来
用机关枪给突突了
后来
我也成了他的敌人
 
 
 
所有骨子里
悲伤的民歌
都会通向高级
反之则反
 
 
 
我把我的《卡第绪》
分散到母亲离去后
廿年的岁月中去写了
还会继续写下去
带着绵绵不绝的钝痛
 
 
 
想起一些
被我删除或屏闭掉的人
没有你们的世界真美好
 
 
 
写作时你是司令
诗神没准许你
兼政委
 
 
 
为什么一提小说家
我心中的第一反应是
唉,最没意思的一类人
 
 
 
"为什么你们诗人
老爱开会
人家小说家
就很少开会?"
"他们开会干吗
搞小说联播吗?"
 
 
 
永远别为
宅与行的合理配制
而焦虑
你行得没有海明威多
但是已比福克纳多了
 
 
 
李杜当年的幸福
我们一样经历
打着马的
去大唐西市
吃喝玩乐
然后诗聚
 
 
 
 
没有解说只有弹幕的
足球直播
像无政府主义社会
场边工作人员
毫无来由地自伤了
 
 
 
文坛比你们单位
还要脏
但却难阻你们
投身其中的热情
出于对文学的爱吗
 
 
 
 
在国耻日上午十点
依惯例拉响的警报中
我想到的第一个念头是
国防预算不能降
 
 
一说现代
都坐着没动
一说先锋
便有人冒领
一说口语
全后退半步
 
 
 
坦白说
在《新诗典》中
出白眼狼
我是最难接受的
但不出白眼狼
何以成森林
 
 
 
如果我的《新诗典》岁月
不能将我的人生
浓缩后重现一遍
那也不够酷
不过瘾
 
 
 
当术带来了利
便想将此升格为道
甚至于信仰
这样的人我见多了
太多的人到此为止
再也上不去了
 
 
 
孤独有啥可怕
1990年代
我毎发一首诗
对这个坛子来说
就是太阳
从西边升起来一次
 
 
 
"谁都不尿,谁都敢砸"
老尚带来了官坛
对我的新评价
其实还是老说法
始终如一的庸俗化妖魔化
 
 
 
第三代
都想把我当编辑
绕过我
去关怀下一代
 
 
但凡纠正我三次
(错别字除外)
我就删除之
 
 
 
有人虽为我点赞
但我深知
他们不希望我写好
 
 
 
最烦这路货
诗还没写成
便知自己
属哪帮
谁的人
 
 
 
经多年观察
非诗人比诗人面老十岁
体制内诗人比体制外诗人面老十岁
 
 
 
今天下午的滴滴司机
与一年前载过我的滴滴司机
讲了完全相同的"亲身经历"
贵州(都是贵州)山区老农
送自己的孩子来上大学
发现大学建在白鹿塬上
 
 
 
"入选过《新诗典》的好诗
他都不收入自己的个人诗集"
"他出诗集只是为了撸一把
争取臭名昭著的鲁迅文学奖"
 
 
 
昨日课前
对90后诗人李海泉的
当面寄语:
"入选这两本重要的诗选
已经没人可以把你抹去了
能够抹去你的只有你自己"
 
 
 
聪明的体制控的玩法
在《新诗典》磨刀
到别处去割肉
 
 
 
你们只要继续倾向于
把学者称作大师
我就不拒绝你们
称我这个创作者
 
 
 
中国式谦虚
十成是虚伪
 
 
 
秋老虎
在憋诗
 
 
 
经电脑识别
中国诗人
主流面相
獐头鼠目
主流气质
不偷都像贼
 
 
 
啥叫先锋
连你反对的东西
人们也要几十年后
才反应过来:
"哦,你反得对!"
 
 
 
有的诗
万金油
万人迷
谁都承认
缪斯除外
 
 
 
写好诗
才是我的底线
终于成了我的底线
 
 
 
惊见于自己在网上
留下的轨迹
是美军在太平洋战争中
釆取的蛙跳
 
 
 
由于翻译
不会用口语说人话
这部美国电影中的
反恐特警组组长
说话像中国新闻发言人
 
 
 
为何我国的朋友
全都是一屁股屎
 
 
 
有人喜欢养
畸形小动物
有的国也是
 
 
 
年轻人
你的诗中没有
一丁点叛逆与反抗
你哪儿有权利
在诗外乖戾
 
 
 
以王朔之名煲鸡汤者
以韩寒之名煲鸡汤者
也他妈是可耻的御厨
 
 
 
踢得太流畅的球队
就像写得太流畅的诗
一定暗藏问题
 
 
 
最伟大的教练
还是克鲁伊夫
因为他有理想
既是哲学家
又是美学家
 
 
 
我听不知多少诗人表白过:
"我才不让自己孩子写诗呢
我们还没有写够吗?"
最夸张的一位说:
"他要是敢写,我打死他!"
 
 
 
"谎言重复一百次就是真理"
说这话的人的下场我们看到了
我们还可以继续欣赏
它的信徒们的下场
 
 
 
"天天伺候你们
老子已经伺候够了!"
与乘客恶吵
巴士司机爆出一语
把一车人喷回解放前
 
 
 
从延安起步
中国主流文学
那一颗乡土的心
至今未改
 
 
 
我命犯丑男
一个从不以貌取人的君子
多少有点委屈
 
 
 
丑男
必然是一场
人性的灾难
 
 
 
他丑得让我不放心
 
 
 
多么犀利的汉语
歪瓜裂枣
 
 
 
制度天天逼大家写论文
逼出二三文章大家了吗
民国水准的也行啊
没有,半个都没有
不但没有
但凡美文学报不发
 
 
 
苏联早已死翘翘
某国还在沿袭它的制度
吊诡的是同样制度在苏联
可是大师辈出的啊
而在这农民大国
连一根毛都没有
 
 
 
《新诗典》选诗也选人
我替中国诗歌
把人渣筛出去
把潜在的坏蛋
揪出来
 
 
 
想看坏诗还不容易
你的好诗人朋友
他们的贱手会转
 
 
 
什么现代不现代
就是活没活明白
有人写了一辈子
还是文革那一桶
刷大字报的浆糊
 
 
 
最爱布考斯基的
巨星是肖恩•潘
但最琢磨老布表情
并朝此方向长的是
我最喜欢的德尼罗
 
 
 
求关者
我不能放你进来
我若是放你进来
就会看到你背后
背着的一百个SB
 
 
 
我若不写
断无此若
我若不书
我家财损
 
 
 
他写的每个字都透着脏
 
 
 
你他妈的活了个五马分尸
 
 
 
只要是洪君植
交待的或与之有关的事
我做或不做都他妈心慌
背后有鬼吹火似的
 
 
 
洪君植的快
是毛泽东教的
多快好省
结果怎么样呢
共产主义
越来越远
 
 
 
洪君植说他在床上
就慢下来了
鬼信吗
 
 
 
在中国
活到心不慌的境地
那得投入多大的成本
一碰到美国的洪君植
全毁了
他正是从中国出去的
 
 
 
庸才与天才的距离
等于非人类与人类
 
 
 
你做诗人
需要官服装点
你的诗作
需加盖官印
方能出售
 
 
 
七步成诗
对于口语诗高手
算个屁
 
 
 
两不相欠
正好切割
 
 
 
如此之人几占全部
不论选诗还是评诗
哪怕在微信上放一个屁
都是从混出发混字当头
这便是《新诗典》
可以轻易做好的根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