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作(2017年9月)之四 (阅读142次)



短诗
 
《蹦起来骂我者你们够得着吗》
 
开学报到日
妻开车送我去
开会的过程中
我见课表排得荒诞
(譬如一天连上六节课)
便在全体会完
党员会开始前的间隙
向教学秘书和副院长交涉
当场没有结果
我与妻离开学校
在饺子馆午餐
到新居休息
刚泡上茶
教学秘书电话打来了
改过的课表荒诞依旧
(譬如一周内连上三天课)
旁听的妻一下子急了:
"这么多年来
你就由着他们欺负你!"
 
 
 
《青春祭》
 
想当年
在《飞天•大学生诗苑》
在张书绅老师手里
取得了总共发表11首的战绩
算是很不错的了
但也留下过终生的遗憾
有两首诗
他用其惯用的铅笔
留下的意见是
"⋯⋯修改后可发"
我大意了
改了俩词便再寄去
很快被退回来
被批曰:"不会改!"
其中一首叫《青春祭》
另一首叫什么
我忘了
 
 
 
 
《风景画》
 
 
在口语诗
这片中国原野的
自留地上
有人在放着两只
双色气球
一只叫“现代”
一只叫“先锋”
 
 
 
《介绍》
 
 
"他是中国的现代派先锋派
但是老跟口语诗过不去⋯⋯"
 
"他是哪个年代的人
怕是比金斯堡还要老吧?"
 
 
 
《新左派说现在的鸡不香了纯属放屁》
 
我提着新炖的鸡汤
乘31路公交车
去探望因病住院的父亲
满车乘客都开始
吸鼻子si  si  si
爸爸,我好开心
 
 
 
 
 
《铁一中》
 
毎次经过它的门口
我都会行侧目礼
并不是因为
它是本城中学
五大名校之一
而是在当年
我们足球
踢不过它
还有便是
我高考的考场
设在这里
这里的跑道
让我跑向北京
 
 
 
《释然》
 
也许口语诗
命该饱受谩骂、苛责与磨难
那是全球书口分离最变态的语种
的极少部分臣民的觉醒
好不容易找到了个体的
舌尖上的语言
在诗中说出了人话
 
 
《分野》
 
书面语诗人
证明的是:
"我有文化,我是诗人"
 
口语诗人
证明的是:
"我有生命,我是人"
 
 
《口语鸽》
 
既然你们已经了解
口语鹰
那么瞧瞧口语鸽
是一副什么乖样子
写着口语诗
心羡书面语诗人
对书面语(官话)
与官方体制
天作之合
与平庸审美
孪生姊妹
垂涎三尺
见书面语诗人
一副下三儿样
给人感觉
他们是语文没过关
不得不写口语诗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
 
口语诗人们
我说的是口语鹰
(口语鸽和口语八哥
都是虚伪的和平主义者)
同志们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可估名学霸王"
毛主席又教导我们说:
"要一致抗日
不要打内战
蒋该死打内战
是没有好下场的"
 
 
《燕子》
 
虚伪的诗人
如我
矫情的歌唱
如我的诗
每一次
我写到
燕子在飞时
都是它的名字
在飞
都是"燕子"
这个词儿在飞
我连这小东西
长啥样儿都不知道
哦,好像知道一点
挺吓人的样子
像老鼠飞成剪刀
 
 
 
《悲观》
 
1972年
毛泽东接见尼克松时说
他的思想
只影响到北京郊区
我想:长安诗歌节同仁
一定对此话深有体会
八年来我们没有改变什么
甚至没有改变我们的同仁
该城依然骗子小丑当道
污泥浊水横流
主流诗歌像土鳖满地爬
伟大的长安只复活在我们诗中
 
 
 
《大奖》
 
夜深人静
读甘肃诗人高凯悼文
才知张老师去世前
出版了平生唯一一部著作
《张书绅诗文纪念集》
在他自己的著作中
张老师又做了我的编辑
将刊发在《阳关》1996年5月号上的
我的散文《大家的张老师》收了进去
我这才知道他读过这篇文章
心中大慰
 
哦,永远的张老师
赐我诗歌一个出道
赐我散文一个大奖
 
 
 
《译者》
 
老特朗获诺奖那年冬天
我通过其最好的英文版
转译了40来首
然后在南方的一个诗会上
遇到他的一位中文老译者
此子见我笑道:
"你的译文我看了
挺不错的
但属于红歌黄唱⋯⋯"
我听罢一言不发
对方貌似有点心虚:
"我喜欢的是郭沫若
那种才子译法
知其大意自己来写⋯⋯"
 
 
 
《里程碑》
 
张书绅、严力⋯⋯
沈浩波、马非、黄海⋯⋯
维马丁⋯⋯
高山流水的知音
里程碑般的贵人
高竖在我的路上
是我命中的亲人
 
 
 
《贱人》
 
吃着徐江送我的果仁张
抽着雪克送我的中华烟
喝着自己买的雀巢咖啡
等待国猪开赛创造奇迹
 
 
 
《传家宝》
 
记得母亲
如此说父亲:
"不走捷径"
后来是妻
这么说我:
"不走捷径"
希望将来
会有一天
有人这么
说吴雨伦:
"不走捷径"
 
 
 
《伊诗专家》
 
每一次
我找不到
自己诗时
就会向朱剑
或游连斌
求助
 
 
《信仰》
 
开学料
我院教师
先开全员会
再开党员会
两会之间
滚出来四个人
一个民主党派
一个基督教徒
一个佛教徒
一个我
基督徒不厚道
(中国人信基督
基本不厚道)
拿我打趣道:
"只有你
没信仰⋯⋯"
我斜视之
悠然反问:
"你以为诗歌
对于我是什么?"
 
 
 
《惊心动魄的一幕》
 
将父亲从医院
接回家
安顿好之后
我乘622路公交车
回家
这条线从东到西
穿城而过
穿过市中心钟楼
经过回民街那一站
上来三个
包黑头巾的女人
然后
我看见另一个我
趁车门关闭前的一瞬
一跃而起
跳下了车
 
 
《晨》
 
早起练声者
听见音乐流淌成河
早起写生者
看见雕塑生长成山
 
 
 
《张书绅编辑学》
 
没有证据表明
张书绅先生学贯中西
没有迹象表明
张书绅先生深通诗理
我感觉
他是用自己的
人生经验
生活积累
用他的情感
他的心灵
在读诗
在选诗
 
 
 
 
《空中观影记》
 
半月前
在西安飞到广州的飞机上
我与王有尾并排而坐
面前的小屏幕
开始播放一部外国电影
 
"好像是阿根廷电影
我看过⋯⋯"
我说
王有尾"哦"了一声
我们津津有味看起来
 
"怎么是在法国
从里昂到巴黎的
公路上⋯⋯"
我边看边嘀咕
王有尾"哦"了一声
 
我一直等着片中
那一对擦出火花的
老孤男寡女买两张机票
一下飞到阿根廷(私奔)
但始终没有
 
"哦,不是我看过的
那个阿根廷片子
都是老男搞老女
要怪只怪男主角
长得太像了⋯⋯"
 
王有尾"哦"了一声
然后说:
"我靠你这边的耳朵
听不见了
你说啥我都听不见⋯⋯"
 
 
 
 
《写于教师节》
 
我年少时向往过的
很多职业
现在不屑一顾
对其从业人员
心怀同情
卡车司机
火车司机
职业军人
新闻记者
专栏作家
配音演员
足球评论员
时事评论员
文学期刊编辑
出版社编辑
旅行社导游
广告公司策划
足球俱乐部总经理
我从未向往
被动接受的教师
却已干了二十多年
并且干得很好
 
 
 
《最高职业》
 
在我心目中
有两种职业
至高无上
教师与医生
当得起
阳光下最灿烂的职业
我切身体会
它们在单元时间里的
工作强度
也是最大的
 
 
 
《雨》
 
水针疚
倒插秧
 
 
《官方诗会》
 
通过经营多年的关系
赢得了准许入场
作为观众
观看退休老演员
朗诵死人诗篇的权利
演出结束后
跑到舞台上
与同类互相拍照
晒到微信朋友圈
向世界表明:
"我也是有身份的诗人啊!"
 
 
《自勉诗》
 
在饿死诗人的时代
硬要做诗人
在先生已死的时代
硬要当先生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想不伟大——也难
 
 
 
《中国人不屑一写的生活的诗》
 
只要
头皮一痒
我就觉得
生活质量
有所下降
赶紧洗澡
没有条件
创造条件
也要洗澡
 
 
 
《你永远不要小看这个民族》
 
 
看世界排联大冠军杯
看哪一队得分
最粗造也最方便的方法
就是看球员的反应
只有一队看不出来
输赢都雀跃
日本
 
 
 
 
《关于翻译》
 
你绝对不要把布考斯基
酒精含量很高的
小含混与小不顺
译成你绿茶加香烟的
炉火纯青
老布说:"我不是莎士比亚"
请你说:"布考斯基不是我"
 
 
 
《酒鬼诗人》
 
 
同样是酒鬼
李白比布考斯基
多出一点
文字的完美
他是如何做到的
 
"这个杂种不是人
他就是诗神本身啊!"
 
 
 
《日本》
 
至少在中国面前
它还不是
正常国家
每次中国女排夺冠
《义勇军进行曲》奏响
它的观众都会迅速退场
西方观众会这样吗
若是美国女排夺冠
他们敢这样吗
 
 
 
 
《车霸》
 
K631
车少人多
济济一箱
全车上下
独空靠窗一座
包括我在内
多人试图去坐
均未果
临座老太太
一条直腿前伸
一句话挡所有
"腿骨折了
弯不了⋯⋯"
霸气毕漏
谁敢不服
直到上来
一位中年妇女
脸上本就写满
不服气
见此情况
一步跨越
坦然落坐
空留那条直腿前伸
又直片刻
弯了下来
 
 
 
 
《开学第一课》
 
我即将面对的是
1999年出生的孩子
90后最后一届学生
教学生涯中的
又一个时代
快要结束了
明年面对的就是
新世纪的新生儿
 
 
 
《水浒诀》
 
对我而言
喜不喜欢
招不招安
互为因果
永爱武松、林冲
而非宋江、吴用
你说
我会成为什么人
 
 
 
 
《所谓成功》
 
这些日子
常见的情景
与妻同去看老爹
走在动物所
我打小长大的院子里
我道出自己的心迹:
"毎次回这里
都觉得自己不成功
奋斗半生
没飞多远嘛!"
妻不以为然:
"如果你学的是
生物系动物专业
分到这里
从动物所弟子
到动物所研究员
仍在原地
飞出多远?"
 
 
 
 
《滴》
 
我家卫生间的
一个水龙头滴水
成了环保主义节约狂
吴雨伦同学的心病
但是从他上次回家
到这次回家
始终未得改善
原因不在我懒
我在其下
放了个盆
滴满的水
冲马桶用
并未浪费
同时我还得到了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的感觉
仿佛时间多了
可以无穷无尽
 
 
 
 
 
《同路人》
 
漫漫诗途
总是不得不与
数一数二
不三不四
鬼五锤六
杂七杂八
的人
走在一起
 
 
《初译老布时》
 
"这老头写得像你!"
"这老头写得太棒了!"
1994年秋冬时节
初译布考斯基时
是老G译初稿
我译二稿
由我最终润色定稿
于是在我们
13平米单间的小家
老响起她如上的嚷嚷声
一惊一乍的
那是第一个中国人
为伟大的布考斯基
叫好
第二年春天
吴雨伦出现在
他娘的肚子里
这顶工作告一段落
所以
吴雨伦没有参与
 
 
 
 
《诗》
 
如果你是一个
可爱的人
这事儿就好办了
 
 
 
《诗》
 
人一俗
完蛋
玩不转
所有折腾
都是硬努
没用
 
 
 
《命运》
 
1949
选择留下来的
知识分子
换上中山装
系好风记扣
那风记扣
是死的
 
 
《蝙蝠》
 
我总觉得
人类心脏
当如是哉
缩如拳头
伸展为翼
蝙蝠起飞
人心浮动
给这黑夜
致命一击
 
 
《创新之狗》
 
这个坛子主流的堕落
是从力捧朦胧诗的
那个老诗评家
不无抱怨地公开讲:
"这些年
创新像狗一样
追着我们⋯⋯"
从此他就忙于
给女文青写序去了
我想问的是
到底追了多少年
并且是在哪里追
 
哦,谢天谢地
创新之狗追我三十载
一直追到血管里
我的血管
万狗奔腾
 
 
 
 
 
《启示录》
 
缪斯女神为什么
会安排我在今晨抵达
个人写诗生涯9000首
因为这是我20天来
第一次在诗歌活动中露面
此中有大启示
家中藏诗不殷实
你也有脸出来混吗
 
 
 
《查尔斯•布考斯基的时代》
 
艾伦•金斯堡赤身裸体当众朗诵暴得大名
他不为所动
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该操就操
 
加里•斯奈德跑到山中隐居竟也出名
他不为所动
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该操就操
 
罗伯特•弗罗斯特在肯尼迪总统就职典礼上朗诵
他不为所动
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该操就操
 
拒绝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萨特称其为"美国最好的诗人"
他不为所动
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该操就操
 
西尔维娅•普拉斯把自己解决了安妮•塞克斯顿又把自己干掉了
他不为所动
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该操就操
 
罗伯特•勃莱举办反对越战巡回朗诵会大出风头
他不为所动
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该操就操
 
旅居美国的波兰诗人米沃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加入美籍的苏联诗人布罗茨基又获了一次
他不为所动
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该操就操
 
约翰•阿什贝利花蝴蝶一般穿梭在名大学与诗歌节之间
他不为所动
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该操就操
 
不为所动不为所动不为所动不为所动
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喝酒写作
该操就操操不动了就不操了
该活就活活不动了该死就死
 
 
 
 
《的士对话》
 
"师傅你到西安几年了
怎么陕北话这么重?"
 
"户口没解决嘛"
 
"这跟户口没关系吧?"
 
"咋没关系
等户口解决了
我就开始学普通话"
 
 
 
《致敬》
 
就像是故意捣乱
没有一个
正宗的美国诗人
正正经经地获得过
一次诺贝尔文学奖
(中国诗人还好意思捉急)
 
艾略特是在加入英籍
多年以后获的奖
布罗茨基是美国公民
但不会有人把他当作
美国诗人
鲍勃.迪伦是个歌手
 
那又怎么样呢
每当我们谈论
20世纪世界诗歌时
他们都是坐标系
 
 
《一个词的两种译法》
 
people
如果是在西方诗歌中
我会译成"人"、"人类"
如果是在东欧
或拉美诗歌中
我会译成"人民"
 
 
 
 
 
 
 
《9.18》
 
国耻日的警报
三次拉响后
在我阳台下方
隔壁小区
兰空花园里的
一辆小车
像是被打通了
穴脉
鸣笛不止
到现在
还在呜咽
 
 
《家训》
 
"我是重庆人"
父亲说:
"日本人坏透了!"
爸爸
我当然相信
被轰炸过的人民
最有资格评价畜生
 
 
 
《好言相劝》
 
不写诗的译者
最好不要译诗
自己诗未写通的译者
最好不要译诗
 
不读非诗人译者译的诗
不读诗未写通之译者译的诗
请对海龟与海不龟
以及北外那个体系保持警惕
 
 
 
《丑化中不慎说出历史真相》
 
在不知多少部
大陆电影或话剧中
抗战胜利了
国军伤残老兵
进城吃霸王餐
遭店主抗拒
遂破口大骂:
"老子八年抗战
吃饭还要钱?"
 
 
 
《诗库》
 
我喜欢坐公车
它是我的诗库
这么说
好像对出租
和滴滴不公平
它们同样也是
我的诗库
出诗最少的
是私家车吴宝宝
(车号尾数588)
比拐的出的还少
 
 
 
《老话题》
 
上周坐出租
年轻的司机主动聊起
"坏人老了"的话题
说他拉过一个老坏蛋
自称是兰州军区
退伍老军人
"坏得狠坏得狠坏得狠!"
"咋坏了?"
"没法说,没法说⋯⋯"
我还想追问下去
却见后视镜中的司机
一个大小伙子
神情沮丧
眼中竟有盈盈泪光
 
《诗与什么相关》
 
在足球场上
我踢前锋和后卫
踢得一样好
甚至守门员
也干得不错
最不擅长踢中场
因为不喜蹓跶跑
尤其无球状态下
而喜急速跑
反复冲刺最来劲
这也构成了
我诗歌创作的
整体态势
强在攻防两端
强在有球
 
 
 
《备忘录》
 
在星期天
《中国先锋诗歌地图•陕西卷》
首发式上的发言中
我引用了习总书记语录:
"没有先锋,一个民族是没有前途的"
 
 
《一首迟到的致敬之诗》
 
如果仅为一己之私
我压根儿就不该骂
学院诗评家
那些教授们
那些博士们
他们在那么多文章中
论及我
还为我写下了
那么多的专论
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他们似乎也不打算
跟我认识
五年前
我给其中三位
寄赠我的新著
至今没有回音
我到现在方才领悟
这是一种学术的
自足与尊严
大路朝天
各走一边
我评你诗
与你无关
 
 
 
《别忘了我还是球评家》
 
从穆里尼奥
一直到齐达内
皇马的球
太直接
太功利
缺闲笔
不诡异
无灵气
我不喜欢它
完全是出于
足球内部因素
 
 
 
 
《无人机》
 
一个人
走进广场
看见天上
飞着一架
无人机
他马上
四下张望
看见
真的无人
这时候
无人机
已经飞到
他的眼前
嗡嗡嗡嗡
他怯生生
吭出一声:
"你好!"
 
 
《升级》
 
昨天傍晚
下楼取快递
返回时进电梯
一对母女
已立其中
母三十左右
女五岁左右
母很漂亮
女很可爱
电梯行进中
小女孩
一直盯着我看
我冲她笑了一下
她们先我出电梯
一出电梯
小女孩便对其母说
"爷爷笑了!"
门关
电梯继续上升
升级成老年写作
 
 
 
《阳光下最灿烂的职业》
 
这国家
这不是人制定的
教育制度
把老师逼成啥样了
他一面辛辛苦苦
教着祖国的下一代
一面天天领受
电讯骗子的侮辱:
"老师,该评职称了吧
论文不够我们帮您写
没地儿发我们帮您发
您只需要准备一点钱⋯⋯"
 
 
 
《劳动公园》
 
在劳动公园门口
一位中年妇女
跪地行乞
 
方圆一百平方米内
再无一人经过
 
谁让她穿了一件
挺好的中山装呢
我想
 
 
 
《顾城》
 
朦胧诗人中
只有一个人
适合手机写作
只是他
不会接受手机
 
 
 
 
 
《东北大米颂》
 
小日本
一定是初尝这种米
埋藏起侵略的祸心
 
 
《铁蛋哪里去了》
 
打车去学校
给学生补课
一路上
司机一直
通过无线电
与另一个司机
讨论一个问题
联系不到铁蛋
他究竟
跑到哪里去了
经过一番讨论
他俩一致认为
铁蛋嫖娼去了
根据是
他昨天
买了二百块钱
保险套
 
 
 
《授课追记》
 
心脏强大不是空的
当周围人看不出
你的才华
你对自己所做的
专业判断
将构成心脏强大的
物质基础
 
 
 
《杀人犯》
 
"你写的诗不像诗
"你写的小说不像小说
"只有你写的剧本还像剧本"
对我说这话的人
是我的一位大学同学
我到现在才意识到
他当年对我说这种话
心有多狠
是在杀人
只不过杀人未遂罢了
几年前老天爷把他早早收了
不知道是否与此有关
 
 
《诗可敌国》
 
1988年以前
在我写诗的预备役阶段
几乎无一人骂我
我被当作一颗苗子宠爱着
1988年至今
骂我的人可以
组建一个小国
譬如:lSlS
潜在骂我者
可以组建一个大国
譬如:CHINA
 
 
 
《对话》
 
"您成汉奸了哇"
"哪里,不如汉奸
你们女人爱汉奸
譬如胡兰成"
 
 
《血统论》
 
骂我的第三代已现身
他爷爷骂过我
他爸爸骂过我
骂伊沙成为一个家族
血统纯正的标志
这狗日出来的家族
 
 
 
《禁读令》
 
上世纪90年代
某知识分子诗人之子
爱上我的诗
最喜读《结结巴巴》
被其父下禁读令
理由是:
"怕你变结巴"
 
 
 
《青春附体》
 
西外65周年校庆
校友返校日这天
校园里游荡着
年龄不一的
各色男女
每一个脸上
都有一抹
罕见的
圣洁的光辉
那是他们
丢失已久的
青春的
心灵的
干净
重又回到
五抹六道的
中国脸上
暂时的
只在这一刻
 
 
 
《劝己书》
 
尽量多担待
他人与你的不同
因为你事事处处
都与人不同
 
 
 
《对话》
 
"这首诗写得好!"
"不好不许姓伊!"
 
 
 
 
《祝福》
 
听姜二嫚念诗
老想起顾城
 
这是天才的
最终确认
 
与此同时
我心底响起个声音
 
二嫚二嫚
健康长大
 
 
《国庆节》
 
多年以来
最难忘的国庆节
还是三年前
我在美国佛蒙特
只有在异国他乡
度一次国庆
你才会晓得
你在想念祖国
而不仅仅是想家
想念它臭哄哄的
安全感
不安全的安全感
 
 
 
《大事件》
 
女歌手腋毛未剃
一举手
我的青春小鸟
回来料
 
 
《反省》
 
昨晚
十岁的姜二嫚
读诗时
我一直在反省
我为什么不可以
在我的八、九、十岁
写出这样的诗
不是没有好玩的想法
只是用自己的话
写出这想法不合法
在那所河南黄泛区
逃荒者的孩子为主的
小学里
写诗与抹红脸蛋
上台唱歌都是丢人的事
我需要等到十三岁
上中学
与军医、工程师、教师
厂长的孩子成为同学
但依然不敢使用自己的语言
用自己的话写出自己的想法
在中国诗坛仍不合法
我需要等到二十二岁
需要敢为天下先
亮出小鸟
在黄河里撒一泡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