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作(2017年9月)之三 (阅读119次)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136)》
 
一个在现实中
不存在的陌生女孩
竟然能够讲出
吴雨伦小时候的事
我想:她是他的女朋友吧
 
 
《梦(1137)》
 
某国的女子羽毛球队
竟全被国王纳为嫔妃
 
 
《梦(1138)》
 
梦回当年北师大
 
足球场西侧的
体育器材室
老是闹鬼
成了鬼屋
而首都高校诗会
将在那里举行
 
当年还未开始
写诗的侯马
在我的梦里
也还没有开写
他以班长的口气说:
"你们必须得去
这不是个小问题
事关敬业不敬业⋯⋯"
(他在现实中
确实说过这番话)
 
于是我们就出发了
披着月光
潜入夜色
我、徐江、桑克
没有写出来的
在梦里就没了
梦把山东大学的君儿
拉了进来
拉成我们的小师(诗)妹
 
我们四个
来到鬼屋
一片漆黑
只听里面
传出群鬼齐诵之声: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梦(1139)》
 
 
接连梦回大学时代
毕业前夕
我的毕业论文是
给每一位同学
写一则诗传
写的最好的
是在我校留学的
苏联女英雄
卓娅同学
 
 
 
《梦(1140)》
 
好像还在惠州
好像台风还未过去
窗外暴雨如注
我主持新诗典诗会
脱口而出道:
"春节晚会,现在开始!"
台下哄堂大笑
00后小诗人
笑得格外嘹亮
 
《梦(1141)》
 
我跑了整整一周的
心内科病房
搬进了昨晚的梦
住的都是心脏有病的人
却忽然住进了一个
一条腿骨折的伤者
他那打了石膏的伤腿
吊在空中
令人不安
深夜的走廊上
护士们神色慌张
警察也来了
说是医院里住进了
恐怖分子
身上还藏有炸弹
我急中生智
嚷嚷道:
"就是那个腿骨折的人
炸弹一定藏在石膏里!"
 
 
《梦(1142)》
 
医院里
抽血处
医生给我抽血
我震惊地看见
她抽出了一管黑血
我着了慌:
"咋回事儿?"
"你是不是练书法?"
"对呀!"
"那就对了,练书法的人
血都是黑的⋯⋯"
我走出医院大楼
惊魂未定
掏出手机
拨通书友江湖海:
"老江,你的血
是啥颜色?"
"黑的呀!"
"那就对了!"
 
 
 
《梦(1143)》
 
已经搬入航天城
我紫禁长安小区的新居
头一个到访的客人是唐欣
我们在我宽大不少的家中
喝茶、畅谈
午饭到街上去吃
我们回来时进不了这座楼了
唐夫子曰:"密码何在?"
我呆望他:"I  don’t  know!"
 
 
 
 
《梦(1144)》
 
 
西娃说:
"伸出手
让我看看"
我说:
"你改行
看手相了?"
她说:
"哪里哪里
他们说
天一冷
你的手
就会长成狼爪⋯⋯"
我笑说:
"你总信
他们说⋯⋯"
 
 
《梦(1145)》
 
00后小诗人
姜馨贺同学
煮了一锅
雪里蕻粥
端到
惠州诗会群里
请大家品尝
 
"要学煮粥
就要从
正宗的
传统的
皮蛋瘦肉粥学起
勿学旁门左道⋯⋯"
广东老诗人说
 
"不要鼓励孩子
这么小就婆婆妈妈
干家庭主妇的事儿
这事儿一点都不
先锋⋯⋯"
"怪怂"李勋阳说
 
我尝了一小碗
雪里蕻粥
觉得很好吃
大喝一声:"订货!"
 
 
 
《梦(1146)》
 
美愿成梦
去年某个时候
我在长安诗歌节某场说过
等我新居装修好了
搬过去了
去那儿搞一场
这一场率先出现在梦中
星期天
大家一大早就来了
都还没吃早餐
我从冰箱里
拿出一袋黑芝麻大汤圆
请自称厨艺了得的朱剑
煮给大家吃
然后下楼去小区外
买了一笼老台门包子
等我回到家
见一圈人围着
一锅黑芝麻糊发愣
朱剑面红耳赤
羞愧难当
想要跳楼
 
 
 
《梦(1147)》
 
在《新诗典》
高额推荐的
诗人中
出了一个
杀人惯犯
专杀写得好的
同行
他对警察
交代说
最后的目标
是杀掉我
 
 
《梦(1148)》
 
现实中
巴萨3:0尤文
报了一箭之仇
 
梦境中
我在账本中
划去了一条
 
 
《梦(1149)》
 
汪峰对我说:
"咱俩在张楚的
第二首歌里
见过一面⋯⋯"
 
 
 
 
《梦(1150)》
 
《新诗典》
出了个王洪文
以搞活动见长
后来竟然
搞起了武斗
已在准备
打二次战役了
我非但不加制止
还十分欣赏
一夜之间
典团变成战团
上下一片狂热
仿佛打了鸡血
 
 
 
《梦(1151)》
 
 
长安街头
我为上访者
写诉状
不敢说免费
一说免费
人满为患
我只是写完后
不收费而已
 
 
《梦(1152)》
 
鉴于前天晚上的梦
涉及到国家核心机密故不写
以表明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梦(1153)》
 
格斗是在一处
中式庭院中举行
选手从不同的门
进入场地
绕过一个花圃
便能见面
我决意对对手
下狠手
是发现他不是
绕过花圃
而是踏过花圃
不走弧线走直线
显得急不可待
朝我冲过来时
嘴里还不干不净
骂骂咧咧
我用一连串刺拳
将其击倒在地
裁判宣布我获胜时
我不无遗憾地想到
这不是拳击
而是格斗
可以出脚
脚才是我的杀手锏
 
 
《梦(1154)》
 
我的表妹
娇生惯养
放任自流
喜欢大喊大叫
歇斯底里
近期以来
更加放肆
她开始斥责
我的诗
斥责到第三声时
变成了一只老鼠
 
 
《梦(1155)》
 
《新诗典》举办
天津诗人研讨会
河南那个自称
"宇宙第一诗人"
的自恋狂来了
他说:"不行
你们必须开我的
个人作品研讨会"
"出去!"
我一声厉喝
"我就不出去"
他说
对不起
接下来发生的
是我又一次上脚了
只出一脚
会议室中再无此人
 
 
《梦(1156)》
 
从鄂尔多斯归来
将朋友的朋友
送的两套羊绒围巾
分送给妻儿
于是在当晚
听到妻的梦呓:
"用围巾擦汗
看我怎么收拾你!"
 
 
 
《梦(1157)》
 
在一截狭窄的楼道里
遇到两位第三代诗人
莽汉L与非非或废话Y
他们俩让我评个理
谁暗通官府通得多
即使在梦里
我也心明眼亮
毫不含糊
用手指了指L说:
"当然是你!"
 
 
《梦(1158)》
 
在一间借来的仓库里
没有灯
我们还在念诗
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念
我、马非、朱剑
还有一个面目不清的人
马非念完诗
有事出去了
我们继续念
没想到他又回来了
于是又念了一圈
外面的世界
党卫军已经下了禁诗令
 
 
 
 
《梦(1159)》
 
无人之吻
蝴蝶相追
 
 
 
《梦(1160)》
 
准备明天
国庆节
与妻儿
去看老爹
在他哪儿
做一顿午饭
不知他那儿
有没有蔬菜
有没有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