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作(2018年5月)之四 (阅读565次)



 
《江油行》(组诗)
 
 
《时光地铁》
 
行色匆匆的你
从地铁的
任何一站
爬升地面
都是你
生命中的
某一年
 
 
《荣誉面前》
 
起初
对荣誉的渴望
真假诗人
都是一样的
有所不同在后来
真诗人越得越淡
假诗人越得越急
 
 
 
《地下龙》
 
大学时代的
第一个暑假
我中学同学孙大头
平生初游大北京
我是在京接待者之一
可以作证
此行他玩得很嗨
玩得最嗨的项目
不是爬长城
不是逛故宫
而是下地铁
坐地下火车玩
 
那是1986年
在神州地下
只有这一条龙
 
 
 
《时间差》
 
北京那么早
就有地铁了
据说不是为了
让平壤先有
还可以更早
但是北京诗人
第一次让它入诗
要晚到啥时候
如果让我这个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
的过客抢了先
那就是北京诗人
永远的耻辱
 
 
 
《心思》
 
《新诗典》诗人
在江油李白衣冠冢前
祭拜李白
王有尾是烧纸手
一边烧
口中一边嘟哝着:
"白也诗无敌
嫚也诗无敌
尾也诗无敌⋯⋯"
 
 
 
《五体投地》
 
我无法想象
我不是中国人
对我来说
李白是外国人
那样的话
我对他所在的
民族与国家
会多么多么
羡慕嫉妒恨啊
 
 
 
 
《李白走廊》
 
五年来
毎逢春夏
在这条我也参与
修建的李白走廊上
在中国含金量最高的
诗歌周里
我都要重修这一课
仔细聆听空中传来的声音:
"血统、基因无须自疑
只是别被浊浪滔天的时代
拖下水!"
 
《感恩》
 
在长安到江油的动车上
我向一位诗人
指认麦地
在秦岭北麓
没过多少时间
又向同一位诗人
指认稻田
在秦岭南麓
如此旅行并不常有
也不是人人都拥有
辽阔的祖国
神奇的山河
 
 
 
《采气》
 
李白纪念馆的
庭院小道上
一个老头
在晨跑
与两位诗人
擦肩而过
二诗人议论道:
"这地方跑步好啊
跑步等于釆气"
"不写有啥用
写老干体的古诗
有啥用"
 
 
 
 
《口吐莲花》
 
从蒋雪峰嘴里
吐出来一伙
女球迷
上世纪九十年代
四川全兴队的球迷
她们跑到足球场里
连自己的队
都认不清
结果使劲给对手加油
 
蒋雪峰口吐女球迷
主要是想吐出
蒲永见
这些女球迷
归他领导
 
 
《知音》
 
从未公开说过
我的好话
在酒后用酒话
告诉我
他是我的知音
我的额头上
渗出了汗珠
 
 
 
《江湖》
 
酒桌上
一个来叙酒话的
年轻诗人
刚把某著名诗人
夸成一朵花
又被接着来叙酒话的
资深诗人踩成一坨屎
有所不同的是
前者抒情怀
后者摆事实
我心说:
"年轻人还是嫩"
 
 
 
《读唐诗》
 
唐诗中最现代的场景是闹市
"胡姬美如花
当炉笑春风"
 
唐诗中最先进的写法是直呼
"岑夫子,丹丘生
将进酒,杯莫停"
 
唐诗中最伟大的精神是自由
"安能催眉折腰事权贵
使我不得开心颜"
 
 
 
《吃干饭的》
 
2014-2018
参加这五届江油诗歌大典
李白诗歌奖颁奖朗诵会的
来自五湖四海的
《新诗典》诗人们
都住马记宾馆
早餐在马记酒店
事实上
没有多少人
早晨起来
从马记宾馆
跑到马记酒店吃早餐
而是朝着另一方向
去城市地标之一"小小吃"
吃肥肠、丸子汤等等
主食是米饭
是的,一早起来就吃米饭
他们是中国当代诗人中
吃干饭的
 
 
 
《在客场》
 
没有我的任何新闻消息
只有不断覆盖的好诗
 
诗生活网站中的我
是一个被扒光了的我
 
是我眼中更牛逼的我
其实就是我的精神缩影
 
 
《望月》
 
夜半凭窗望月
月在云的莲花池中
盛开
管风琴大作
满地明月光
 
 
 
《孬种来我大长节》
 
自称"江南酒王"
要在酒上灭我者
喝得出溜到桌下
被我等拖回宾馆
 
在酒桌上啥都敢干
公然调戏洋妞者
就是不敢念诗
来自垃圾运动
 
 
 
《幸福》
 
《新诗典》诗人们
把江油诗会称作
"中国最有幸福感的诗会"
让我毎年的欢迎词
都要从"幸福"谈起
而这是必然的
头上三尺有神明
诗神与酒神同时附体的
祖诗爷
中国古代诗人中唯一具有
游戏精神与狂欢气质的
祖诗爷
站在天庭的阳台上
喷着酒气
对我们说——
不得志者的徒子
贬官们的徒孙
文字狱的囚徒
流放地的主人
人生得意须尽欢
你们必须幸福
 
 
《还魂记》
 
在江油
王有尾喝成一具
行尸走肉
证据是
我们当其面
故意辱其诗
他也只是冲我们
慈祥地微笑
返回途中
他想借NBA还魂
骑士赢了
魂又丧一道
直到脚踩
长安的土地
抽一支烟
方才恢复人色
 
 
 
《我这个父亲》
 
儿子的女朋友说
吴雨伦考托福
还不耽误踢球
我听了哈哈大笑
踢,我高兴
不踢,我也高兴
 
 
《以国士待之》
 
在江油
在诗赛现场
我给十岁的姜二嫚
某一首诗一个字的
修改建议
我说:
"你听得懂的
我们都是天才"
 
 
《确信》
 
我不知道
历史是不是
由天才创造的
但我知道
诗歌史
一定是由天才
创造的
 
 
 
《峥嵘岁月》
 
 
遥想当年
我快马加鞭
一骑绝尘而去
他们并不捉急
他们始终怀疑向前的价值
他们爱说的俗话是:
"诗歌并不是线性发展的"
"那你们就等着阶段性复辟吧"
我在马背之上
回头一望说
打马向前
 
 
 
《江油点滴》
 
在秦岭腹中
列车精子般
朝前猛扎
 
 
在江油街头满眼都是
肠肠肠肠肠肠肠肠肠
 
 
没有心灵的人
做不了美食家
 
 
对别人的道德要求
可以与你关系的
近远而递减
 
 
长安初夏的气温
像陕北的老干部
走三步退两步
等于走一步
 
 
即便对唐人来说
长安也是一场梦
一座人间的天堂
 
 
别让梅西休息
别让伊沙出行
 
 
书面语诗人
瞧不起口语诗人
从来没有这回事
前者充满了恐惧
人倒势不倒
满嘴吐白沫
 
 
NBA休战日
我还是得到
大长节群里瞧瞧
王有伟、朱剑、左右
打起来没有
 
 
为什么一些
社会老油条
初出诗道
还是一付
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土地诞生的蚯蚓
要走一生水泥路
 
 
文思不够
喜用巧合
诗才欠缺
爱用强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