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作(2017年9月)之二 (阅读169次)



《无题》集
 
 
《无题(281)》
——致吴雨伦
 
当年的一天
我和老G
在北京北太平庄
北师大北门外
一个坡下
看见了郎平
鹤立鸡群
身背大包
缓缓爬坡
我们知道
她是来我校
英语系读书的
连傻子都知道
这是最累的一条路
与她同时退役的队友们
回到各省市
当体委副主任
那是最轻松的一条路
可以坐在办公桌前
喝茶、看报纸、享清福
于是我们便看见了
她们大相径庭的今天
一位世界名教排球家
一群跳广场舞的大妈
 
 
 
《无题(282)》
 
1999年
在龙脉诗会上
我在发言中说:
"民间诗人和知识分子
就是森林中的两种动物
相互闻一闻味儿就够了⋯⋯"
惹得对我有恩的主持人
十分不悦
从此疏远我多年
今天我再说一遍
至于官狗嘛
不值一提
属于爬行动物
 
 
 
 
《无题(283)》
 
36年前
初看女排打日本
我们想的是
打败它
四个现代化
就有希望了
 
36年后
再看女排打日本
我们想的是
输谁也不能输它
让我这一天
过得不爽
 
 
 
《无题(284)》
 
想一想
那些在以诗之名
最好泡妞的年代
投身进来
在饿死诗人的年代
抽身而去的
下岗工
我便不再有
一丝一毫的同情
对于诗歌回暖之后的
归来者
也不再有任何欢迎
 
《无题(285)》
 
毎一次得机
回眸过去
总会发现
我又低估自己
高估别人
别看我爱嚷嚷
却总是低估自己
高估别人
为什么会如此
这是黑五类子女
组建的家庭
对黑五类之孙
投入内心的阴影
你生来有罪
低人一等
靠边站
 
 
 
《无题(286)》
 
包括我在内的
民间口语诗人
总是对知识分子
网开一面
以示包容
让他们
沾了不少光
他们对我们
尤其是我
从来都是
赶尽杀绝
片甲不留
 
 
《无题(287)》
 
熟悉我小说(尤其中短篇)
的朋友应该知道
我是多么酷爱现实生活中
的神秘现象
我推崇叶挺将军的《囚歌》
认为当列新诗百年百强
多年以来
一直在课堂上
当作业余写作者
能够在特殊情境的激发下
瞬间爆发出好诗的佳例在讲
我知道他是广东人
但不知他是惠州人
于是此次在惠州
当我走进他的纪念馆
便有如在梦中之感
来自生活神秘的馈赠
 
 
《无题(288)》
 
你点射的是一个
大得不得了的现象
还是有人过敏
强行对号入座
其实这个灵感
契机的发生
真与之无关
有意思的是
无中生有的抗辩之词
却与灵感提供者
十年前的抗辩之词
惊人一致
那是公共之词的抗辩
以小生大的抗辩
谁说你们有罪了
谁说与道德相关
不过是芝麻大点
却硬如钻石的诗原理
爱理解不理解
 
 
《无题(289)》
 
昨天我去
武警医院
接父亲出院
在门诊大楼前
看见两个警察
押着一个
手铐脚镣的犯人
来看病
犯人享用了
军人武警窗口
比我们百姓
待遇高
那个犯人
到处张望
见人就笑
冲我那一笑
比哭还难看
我感觉
他太像演员了
便怀疑
这是在拍戏
于是四下目寻
摄像机
没找到
 
 
《无题(290)》
 
青年诗评家李锋说
我23年前一首诗中
指出的问题仍存在
我回话说:更严重
严重在哪儿
诗坛更加官场化
官府诗人的无耻
更加安之若素
 
 
《无题(291)》
 
中外诗人都爱给
中国的诗会
提这条意见:
"女诗人太少了!"
差别在于神态
外国诗人提时
像维护女权的绅士
中国诗人提时
像没揩着油的流氓
 
 
《无题(292)》
 
先锋诗会即将召开
一男一女
两个官方会虫
在帖子底下说小话
男的说:
为啥要有“先锋”二字呢
女的说:
我觉得我是中锋
前者貌似装傻
实则真傻
后者不知道
足球场上的先锋是前锋
中锋是摆在正中的前锋
她更没资格
 
 
《无题(293)》
 
他上场前
在更衣室
喝得连鞋带
都系不好
上了场
照样踢得出色
是九十年代
英超最好的
中卫后之一
 
我通过一位
爱尔兰球员
酗酒的故事
领悟了
布考斯基的写作
是酒神与诗神
合一附体的写作
 
 
 
《无题(294)》
 
"太阳下遣其光线
盘旋在一颗俄国卫星周围"
多么美妙
布考斯基大师的句子
1959年写下的句子
真正现代诗的句子
不过
换个人来译
不知会变成
什么土鳖样子
 
 
《无题(295)》
 
我没见过有谁
比布考斯基
抒情抒得好
我也不记得
有哪个中国诗人
抒情抒得过我
很久以前
打一开始
我们这些
说人话写口语的人
早已悍然侵入
传统抒情诗的领地
革新、强化、拯救
他们垂死的功能
给他们输入
新鲜血液
令其复生
面带人色
我们从未忘记
诗的本质与宗旨
是抒情
 
 
《无题(296)》
 
动物所院子里
玩耍的小朋友
让我恍若
回到童年
这不是浪漫
传统的诗意
而是科学
事实的诗意
这些小朋友
是动物所第三代
我发小们的
孩子们
跟他们爹妈当年
长得一个球样儿
 
 
 
《无题(297)》
 
所谓变老
是我有了更多的契机
来回首来路
在回首中发现
在我写作的每一个阶段
我都低估了自己的文本
(有人听到此话要喝尿了
那是你的脑袋就是尿壶)
这是一个假高调真低调的人
一个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人
一个踏踏实实专注写作精研文本的人
必然会产生的结果
我假装一副莫名惊诧的样子
以表明我与现世还有
一点点相通之处
 
 
《无题(298)》
 
布考斯基有钱了
即便是在诗中
读到他有钱了
我也感到高兴
且慢
他写的是酒后的
幻觉
 
 
 
 
 
《无题(299)》
 
忽接电话
到小区广场接快递
我迅速穿衣下楼
连绵秋雨停了
广场上有补丁般的积水
空气中有红烧肉的味道
不是我家的江南风格
要放糖的那一种
而是陕西风格
要放几根红辣椒的这一种
味道弥漫
如此宏大
在小区广场上盖出一座大食堂
如果我是写仿洋体的装逼犯
就会写:仿佛高耸入云的教堂
 
 
《无题(300)》
 
在翻译中
时时感到
汉语的富有
中文的强大
母语的光荣
但又不敢由此
擅做结论
因为个体的我
是它的超级富豪
抑或超人
万万不可
以点盖面
 
 
《无题(301)》
 
作为初译者
我相信
布考斯基
此生最大的遗憾
是没有看到
地球上人数最多的
李白的子孙后代
对他的追捧与热爱
(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没有听到
李白故里江油的女儿
女诗人西娃
为他取的
叫人心疼的
昵称:"烂脸"
 
 
 
《无题(302)》
 
就算我在1994年以前
还不是一个
用口语写作的先锋诗人
也没有独创后口语
单枪匹马
只身挺进后现代
那么1994年秋冬两季
与老G一起翻译的
24首布氏杰作
也会作为最佳教材
教会我一切
让我在短时间内
一路追赶至
中国现代诗的最前沿
这是埋伏在生命中的
一大保障
保障我的诗歌人生
不可能甘居人后
一切都是注定的
 
 
 
《无题(303)》
 
"我跟你不同
我要的是名利双收"
 
老天爷真有意思
毎过几年
就安排一个人
对我说大体相似的
活剧台词:
 
"我跟你不一样
我是要见到钱的"
 
 
《无题(304)》
 
今天下午的
滴滴司机
是位老哥
我一上车
他便问我:
"教啥的?"
"写作"
"那我请教你啊
小学生作文
该如何提高?"
"小学生?
你带孙子啊?"
"儿子啊
什么孙子
我有那么老吗
你这老师啥眼神?"
"对不起
老哥哪年的?"
"七五年"
"哦,那谁叫你
跟我的朋友朱剑同岁
看起来却比他老十五岁呢"
当然,最后一句话
没有说出口
是我的内心独白
 
《无题(305)》
 
从哪一年开始
我在看美国电影时
特别注意故事
发生在哪个州
我忘了
我在诗歌写作中
对地方性的自觉
一定发生在此之前
 
 
 
《无题(306)》
 
在一部纪录片中看到
小布什手下有四支笔杆子
为他起草9.11讲话的那一支
是个三十来岁的白人胖子
海明威的铁粉
写作方式都要学偶像
于是他在白宫外的咖啡馆
一楼半的独座上
花四小时完成了
美文一般的9.11讲话稿
十六年过去了
特朗普在联合国的发言
又是一篇美文
出自谁的手笔
又是哪位大师的铁粉
 
 
《无题(307)》
 
当代西安城
半城普通话
半城陕西话
前者比后者
素质高得多
这是几十年来不变的现实
但没人敢于指出(政治不正确)
这个现象
可以帮你们了解
陕西诗歌的生态
 
 
 
《无题(308)》
 
我翻译的
维马丁的诗
《九月的早晨》
被全季酒店收购了
送给入住的客人
我家对面
就开了一家
我是不是
也去住上一晚
只为领诗
或者干脆
领了诗就退房
或者更干脆
假装看房
偷了诗就跑
 
 
 
 
 
《无题(309)》
 
在同一辆公交车上
遇见见过的乘客
如此合逻辑的事实
也令我有点兴奋
以为发现了
事实的诗意
 
 
《无题(310)》
 
高凯兄的悼文
写得非常好
但有一点
我不能苟同
"这不是一人之功"
但却是一手之选
张书绅对新诗学的
大力推助也被忽略了
无此便难称
伟大的诗编
回想当年之《飞天》
在《大学生诗苑》这边
我能读到如下"异数":
于坚的"生活流"
傅亮的"城市诗"
王寅的"仿洋范"
伊沙的"段子体"
而在常规诗栏那边
我读到的是
仿朦胧
西部诗
乡土诗
 
 
 
 
《无题(311)》
 
永远唱衰女排的那个老头
被网友骂了好多年祖宗
看不上朱婷的那个
央视排球解说员
有气无力地解说着
女排的比赛
朱婷的每一记重扣
都像把球扣在他的要命处
怀着毫无道理的成见
活在世上的衰人
让自己活得多么艰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