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鸟影,或者其它(之十) (阅读439次)



《鸟影,或者半步之遥的哀乐》

1

夹带着咳嗽声,在天刚刚亮的细风里
传得格外的远、格外的清晰,每一声
我已过更年期的心脏都会悸动一次
并且,自觉地等待鼓点的再次敲起
虽然,有许多这样的那样的瑕疵
但是,你总算能够听完每一次的呼唤

2

就那一些曲子,在这在那,却不生出
听腻的味道。这需要年轮的历练
甚至,耳朵里长出岁月的趼

3

还有没有更加急促的上路,或者
还有没有更加舒缓的回家?半步之遥
却愰如隔世。我知道不语者并非是你
你却在我眼前无时不在。我知道
这便是缅怀有次序地走在缅怀的路上
 
《鸟影,或者深邃与逼仄的巢》

出于得失,我时常寻找盛放得失的东西
出于东西,我又时常将岁月划出道道伤痕
这是一种魔咒吧,暗藏光荣与耻辱

出于得失,我时常排弃营造得失的剩渣
出于效果,我又时常将四季打乱原有的次序
这是一种信仰吧,种植娇嫩与苍老

出于得失,我时常衔草远眺天尽处的景致
或绚烂如蝶,或阴沉如铁,或空茫如梦
这是一种煎熬吧,经历短促与漫长

出于得失,我时常寻找深邃与逼仄的巢
为了巢,我又时常将日子咬出一块块伤疤
这是一种传承吧,叙述美丽与丑陋
 
《鸟影,或者王在交叉点上静待屠戮》

总是懒得数目,并非是内心的平静
已经对胜负失去了依赖,而是对于过程
已经礼让太多,足以湮灭一切的荣光
在枰上站久的显得麻木不仁,筋笑了
那些刻意保护的骨骸充当了关键的轴
许多零散的子因此聚扰起来,开始追讨
对手的傲慢。这仍将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因王的无穷,刀枪演绎不完霸王别姬之类
因交叉点的有限,灵位意外地抢手
总是懒得数目,不肯将已经死硬的子
扔进瓷罐。他们,有的也是作过王的
对他们而言,屠戮并不会陌生。在枰上
懒得去数目,除非对手自刎于随手处
决不在交叉点上刻意痛哭流涕,而是
放低原本的段位,以娱乐的心境开弈

纪录有些内涵的棋局十分不易,何况
还要用诗行剖析对弈者的心境。怕你不懂
我再在交叉点上生根,并且破掉你的眼
让你浮起来,我好在晚年有赢的希望
 
《鸟影,或者偎依者说》

烙上印了,分别时偎依者仍旧一往情深
不用说的,只用看的,从清晰看到隐隐约约
不是我向着他说话,而是我的话
硬要向他说。在如泣如诉的眼帘里
留下的烙印,悬戳在当夜的长空里
 
《鸟影,或者物极必反的秋天》

物极必反的秋天还是秋天,在夏天的后面
在冬天的前面,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问题
在多少年前多少年前的四季,就固定了这种关系
这种关系,夏天压不住,冬天扯不过。这种关系
原因很浅,成份却很深,明事理的节气
常常在旮旯处捉摸合适的出场阵势。我想说
秋天常让我望眼欲穿:在物极必反的背面
总是悬挂在山水相连的风景,远眺万籁俱寂
近观鸟影婆娑,到处是啁啾的亲昵。的确
偶尔我会勾起世间花香的欲望,解放了天性
常常会添补之前刻意残留的空白。我想说
积郁成疾的果实也会在秋天伏下种子,这种关系
爷爷压不住,孙子扯不过。诠释是简单的
“他用一种调子唱了又唱,没有人还会听他的”

秋天还是秋天,物极必反的背面未必光明磊落
如同它的正面,仍是坑坑洼洼、明明暗暗
 
《鸟影,或者一面之词的故乡》

会不会太过于片面,连尚未回去过的人
都这么说,这便成为累赘,在须放松的时候
他便特别的醒目,不给半点模糊的概念

所以,故乡是抓不住的一只蚂蚱
在我安睡的时候爬至耳畔不停地骚扰
直至我醒来,与她窃窃私语
 
《鸟影,或者穿过花径的白头翁》

隔着竹帘,它们的世界缤纷而朦胧
我始终看不清机智与愚蠢。据说
白头翁会吃麻雀,都是在空中飞的
也有谁吃谁的,想不通,我是愚蠢的那位

天阴沉沉的,可不是我故意选择的
那条短短的花径,也是我随意撞见的
机智的白头翁,就在那追逐着两只
愚蠢的窃窃私语的麻雀。其实那些机智
不用隐蔽到极致,就是人,在私语之时
也逃不脱任何的凶猛。那时,往往
与胆战心惊很远,觉得世界很小很小

这出于本能吧,而非力量的校量
在花径以外的地方也常常上演,角色
也稀奇古怪,很难确定一幕幕的主题
更甭说整出戏的主旨。我是愚蠢的那位
 
《鸟影,或者我越来越感动自己》

每一次的停滞都在进步,我格外清楚
我越来越感动自己。我越来越觉得自己
是一位被遮蔽的人物,在林林总总的商场
我只是无力将自己推销出去。虽然如此
我总是感到越来越感动自己。我格外清楚
随着天越来越黑,点赞的顾客会越来越少
 
《鸟影,或者龌龊的淫虫在盛夏肆虐》

怂恿不来,长夜漫漫而饥寒不止
悲风骤起,短吟似乎就从这时开始
猥琐者在盛夏精神起来,捣毁
能够捣毁的巢,让流浪儿多起来
充斥花田向外延伸的每一条缝隙

至于龌龊的淫虫,肆虐是他的本性 ​​​
从中作梗的是不知名的小桥,从这到那
理由稀奇古怪,从未指望有正经的答案
如同正经人家的女孩,指望能嫁进
正经的人家,却往往难敌莫明的构陷

盛夏的辨识度很高,粘住的淫虫很多
肆虐成为时节的利器,但凡娇嫩貌美者
仿佛都逃不出它的魔掌。当蝼蚁们
枕着月光安歇,淫虫又在何处逍遥
悲风骤起,寻找着失修而龌龊的门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