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了乏5月诗选(下) (阅读549次)



了乏5月份诗选(下)
 
《秘密》
 
上周五送米立上学
见一个老太太在单元门口
提醒一中年男子
别把生活垃圾放在门口
中年男人满口答应
 
这个周一也就是昨天
这种情况又上演了一遍
男子一边挠头
一边答应
 
今早出门
又碰到他俩
老太太显然有些生气
声音比前两次都大
 
“跟你说过两次了
你怎么还把垃圾堆在门口”
男的也有点不耐烦
“我问过我老婆了
每次散步垃圾都带下去了
根本没放在门口
你是不是看错了”
 
“你不是住二楼我隔壁吗?”
“不是,我住四楼”
“那有一天我看到你很晚进了我隔壁的门
第二天6点才出来”
 
男的突然有些慌张
急忙把老太太拉到旁边
压低声音
不知说着什么
2018.05.15
 
 
《青春修炼手册》
 
做B超等叫号
前排的小伙回头
问我身旁的男子
要不要组队玩会儿王者荣耀
被婉言谢绝后
我听到小伙的女朋友在他耳边嘀咕:
这大叔估计只会玩个跳一跳什么的
男子肯定也听到了女孩的话
只见他
偷偷关掉正在打开的跳一跳界面
搜出 TFBOYS的《青春修炼手册》
大声跟着哼了起来
2018.05.17
 
 
《百度诗人照片》
 
输入起子
出现满屏的酒起子
输入图雅
出现满屏的乌兰图雅和哈斯图雅
输入东岳
出现满屏的泰山风景
只有输入伊沙和沈浩波时
出现的才是
诗人的肖像
2018.05.17
 
 
《理由》
 
不想做某件事
必能想到一个
冠冕堂皇的理由
比如说爬山吧
冬天太冷
夏天太热
至于在春天和秋天
向来不信专家胡诌的我
则会乖乖地听专家劝:
少爬山
对膝盖损伤大
2018.05.17
 
 
《惩罚》
 
自从一件昂贵的T恤
滴上葡萄酒汁
被洗坏之后
他吃饭总是格外小心
 
即便如此
今晚吃火锅
还是有两滴辣油
溅到白衬衫上
 
他一边用湿巾擦拭
一边问我们是不是吃相问题
我们都说是人品问题
是对他太讲究太做作的惩罚
2018.05.17
 
 
《扬眉吐气》
 
干了几十年基层公务员
被人指使了几十年
一直唯唯诺诺谨小慎微的二叔
退休后
终于迎来人生的春天
他买来满橱衣服
每天一件不重样地穿
他说最喜欢
打开衣橱
看到那么多各色衣服
老实整齐地
排着队等他挑选
他可以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前前后后来来回回地
指使拨弄它们
那感觉
就像帝王
临幸后宫的嫔妃
2018.05.18
 
 
《担忧》
 
经常有
申请教师资格证书的年青人
拿着思想鉴定表
来找我签字
对那些
使劲砸门
进门后
就劈头盖脸
甩来一句
“给我签个字”的上门者
我都会仔细看一下
她们户口本上的出生日期
当得知都是90后
我便以
年纪小、不懂事
而原谅她们的不礼貌
现在突然发现
即便99年出生
也都20岁了
何况
马上要成为
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
想到这
我的眉头
不禁就皱了起来
2018.05.18
 
 
《我认定它死了》
 
冬天活得茂盛
郁郁葱葱
到了春天
当其它树争先恐后冒出嫩枝
它却将自己全身脱个精光
在我以为它死了的第二天
竟看到它的枝头
有两片疑似嫩芽
不错
的确是嫩芽
在悄悄往外挣扎
这简直是奇迹
令我不得不密切关注
可接下来几天
不见一丝变化
到现在一周了
还保持原样
看来真死了
死于难产
下此定论后
我松了一口气
2018.05.18
 
 
《数星星》
 
数一颗
掉一颗
满天星星
冰雹一样
往下掉
 
并不害怕砸到我
因为太困
刚数到18
就睡着了
2018.05.18
 
 
《有权有钱的人才能流名百世》
 
想必古人早已明白此理
死后拼命往棺材里塞陪葬品
他们知道
陪葬品越丰富、越珍贵
现代考古者
研究的兴致就越浓
他们留名的机会
也就越大
2018.05.18
 
 
《穿靴子的猫》
 
我家也有一只
尤其是夜深人静
它独自踱在卧室
木质地板上的时侯
2018.05.18
 
 
《童话》
 
它会爬到
太阳晒不到的车子底下
睡一觉
然后爬回泥土
妈妈的身旁
 
马路中间
一条蚯蚓
奄奄一息
我从米立眼里
瞥到一闪而过的忧伤
2018.0518
 
 
《陌生人的福利》
 
对楼女人
喜欢全身赤裸着
在灯火通明
窗户洞开的房子里
走来走去
 
后来
她成了我同事
再后来
知道了我住她对楼
 
她先是惊讶地张大嘴
而后微微一笑
略带羞涩地说
现在认识了
就不好意思让你看了
2018.05.19
 
 
《感谢暗地里为我们制造浪漫的那个人》
 
整理旧信件
翻出大学期间同一天收到
信封左下角分别注明
《雾》《雨》《电》的三封信
对正在拖地的老婆说
你当年挺浪漫的
还专门标注了雾雨电
正是这爱情三部曲
让我坚定了娶你的决心
老婆看着信封
一脸惊讶:
这不是我的字
2018.05.19
 
 
《惊魂》
 
他梦见与范BB做爱
范把自己手指塞进嘴里
吮个不停
让他兴奋到极点
接下来的日子
他一直期盼旧梦重现
期盼梦境回归现实
终于在一次酒后
与妻子缠绵中
平时静如死猪的妻子
突然变得忘我主动
把手指塞进嘴里
哼啊个不停
像极了梦里的范
他顿时感到毛骨悚然
疯了似的
光着身子
冲出了家门
2018.05.19
 
 
《谍》
 
村里选村长
最终确定的两名候选人
竞争激烈
呈胶着状态
当无意中得知竞争对手张宏
与弟弟关系不和的消息
刘万更如获至宝
用一个苹果手机和一些挑拨的话
轻易拿下张扬一家的三票
至此
态势才逐渐明朗
刘万更胜选指日可待
选举日前夕
正当刘万更沉浸在喜悦中
反复练习就职演说时
纪委一帮人从天而降
以贿选的名义
带走了他
举报人正是
张宏的亲弟弟
张扬
2018.05.20
 
 
《校门口的乞讨老头》
 
他疾走几步
将刚刚从一家长手中接过来的包子
随手扔进垃圾桶
2018.05.20
 
 
《超》
 
有人超过他
他必须超回来
从小到大
无论学习
吃馒头比赛
还是走路
骑车
 
说到死
他也不相让
33岁那年
看完癌症晚期同学
回家的路上
他以90迈的速度
一头扎进飞云江
2018.05.20
 
 
《恍》
 
酷热难当
我一层一层
拨开家猫皮毛
帮它吹气降温
 
熟睡中的它
突然腾身而起
落荒逃蹿
 
我一口口吹气
在它的世界里
其实就是一次次撒气示威
2018.05.20
 
 
《领导高升》
 
得知我们领导要高升
单位工作群里
立马响起噼里啪啦鞭炮声
几乎每个同事都留言
表示祝贺和祝福
这也一时成为
我们茶余饭后的重要话题
无论俩人路遇
还是一群人围炉吹牛
开头第一句都是
臧局长要高升了
接着就是一片祝福声
我保证这些祝福
都是真诚的
发自内心的
但从彼此眼神交流后的
会心一笑里
我也读懂了另一层涵义:
终于走了
2018.05.21
 
 
《自责》
 
领导拟提升
上级来考察
找我谈话
这关系到领导前途命运
我自然是说尽领导好话
什么爱民如子
什么夙夜为公
即便不好
我也说成好
还编了好几个例子来佐证
对于我的谈话
领导非常满意
有次在路上
还很难得地
给了我一个笑脸
如今领导提升已俩月
在新的领导岗位上顺风顺水
而我却仍然陷在
“睁眼说瞎话”的自责中
不能自拔
2018.05.21
 
 
《大都市》
 
出差上海
大都会
KTV
小便池
十四五岁男孩
盯着张强
足足十秒
嘴里慢慢吐出
一句话:
大叔
你没割包皮
2018.05.21
 
 
《希特勒和锦衣卫》
 
同事们
暗地里
管领导叫希特勒
称领导安插在我们中间的
眼线

锦衣卫
2018.05.24
 
 
《牛人》
 
上月调来我们单位
可能看不惯领导飞扬跋扈
在同事面前忍不住骂了几句
不曾想
这边话音刚落
那边领导就已知晓
被叫到办公室
提醒谈话一小时
郁闷间
收到单位“老司机”微信:
你是牛人
一左一右俩锦衣卫在你身边
居然还敢开口骂
2018.05.24
 
 
《愤怒的小鸟》
 
阳台上一只鸟
被家猫黑巧吓跑后
随即叫来一群鸟
停在阳台横杆上
对着黑巧大声咒骂
吓得黑巧
躲进了床底
2018.05.24
 
 
《狗类社会》
 
小二黑从小到大受大黄欺负
经常被咬得皮开肉绽
 
后来它从张屠夫家偷走整副猪肝
献给大黄
 
现在
它俩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兄弟
2018.05.24
 
 
《从很多家长的谈话中终于知道了中国校服难看的原因》
 
校服好看了
哪还有心思读书
2018.05.24
 
 
《梦》
 
她打来电话:
昨晚梦到你了
具体细节我忘了
其实也没什么
没有像你想象的那样
你不用紧张
我也没有把你怎么样
嘻嘻
看把你紧张的
说完
便把电话挂了
自始至终
没让我说一句话
2018.05.24
 
 
《裸露》
 
穿船袜
套皮鞋
我裸露的脚背
磨掉一层皮
 
舞台上
霓虹里
妖艳女子半露的丰乳
想必已被男人的眼光烤糊
2018.05.25
 
 
《误导》
 
每写下一首诗
我都会在结尾处
署上日期
好让若干年后
偶尔翻阅时
能像日记一样
清晰忆起
诗时的感觉
尽管诗的内容
大多并非真实写照
比如我此刻写下的
张美丽打来电话
而事实上她已去世多年
其实这些并不重要
哪怕是一次误导
我也愿意
在错误里回味
这些曾经令我心
突然变得柔软的
思绪
2018.05.25
 
 
《每月按一次》
 
派出所门口
父亲问儿子:
“不是让你去超市买酒吗
又犯什么事啦”
儿子:
“经过超市配电房门口
突然想到一篇文章
说配电盒里都有一个
‘每月按一次’按钮
我打开看,果然有
然后就按了”
 
“然后呢”
“然后超市就停电了
再然后
我就被保安送到这里了”
2018.05.25
 
 
《绑架》
 
刚刚还装着两个苹果的塑料袋
在我取出苹果
去往厨房的路上
被一阵风卷出窗外
它先是挣扎着
下落
然后慢慢上升
一点一点
朝远处飞去
 
耳边想起低沉的声音:
不要报警
否则撕票
2018.05.25
 
 
《最滑稽的事》
 
借着酒劲
一个诗人对另一个诗人说
金三胖都跨过三八线了
咱俩也和好吧
于是,两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彼此眼里闪着泪光
2018.05.26
 
 
《幸福》
 
“夜晚在蛙鼓里入睡
清晨在鸟鸣中醒来”
 
城乡结合部桥墩下
流浪汉扔弃的烟盒上
发现如上文字
2018.05.26
 
 
《呸》
 
一个搞诗歌评论的
引用了我的诗
评了很多话
最后强调
一个民间的不知名的诗人
能写出这么好的诗
着实出乎意料
言下之意
好诗都应该是
官方的
有名气的人
写出来的
2018.05.26
 
 
《六一儿童节》
 
每年六一
张强给儿子买礼物的同时
也会给妻子买一份
然后
一家三口
带着礼物
去饭店吃一顿
在其他女子的啧啧羡慕
和对各自老公嗔怨声中
妻子也不掩饰
溢在脸上的幸福
只有他们家知道
孩子的节日
也是妻子的生日
2018.05.26
 
 
《多了去了》
 
老K向倪娜求婚
遭拒绝
 
“你都是我的人了,怎么还不同意”
“我怎么成你的人了”
 
“我们都已经那个了啊”
“和我那个的多了去了”
2018.05.26
 
 
《没什么好得意的》
 
每一个贪得无厌者
都能在现实生活中
看到自己未来的下场
 
那些官比你大
背景比你深的大佬们
已经或正在
一步步向你作出示范
2018.05.26
 
 
《赞》
 
讨厌我诗
不喜欢我人
甚至连正眼都没瞧过我的一位领导
在他提升无望
无奈退居二线的第二天
在我凌晨三点
发在朋友圈的一组诗下面
点了一个赞
2018.05.26
 
 
《压轴》
 
村里首富儿子大婚
亲朋好友从四面八方赶来
通过门前长长的红地毯
进入豪华别墅
场面之大
堪与戛纳电影节媲比
走在最后的是
闻讯赶来的
一男一女两个乞丐
一个缺胳膊
一个少腿
他们相互搀扶着
在众目睽睽之下
走上红地毯
仿佛特意安排的压轴嘉宾
2018.05.26
 
 
《寻诗启示》
 
因误操作
不慎丢失
两首诗
如有好心人路遇
请予以收留
或告知他们
按原路回家
2018.05.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