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本命年 (阅读61次)



别人的时光
 
没有界限,也就无所谓多或少。一种惯势,撕开了黎明的黑,或傍晚的昏黄。
借用母语,影子学会了站立。
甚至奔跑,逆行,飞。让一些不可思议,按部就班地,被叫醒。
我是我,我非我。不可抗拒,我现在的肉身脱离了此前精神的束缚。我注定是被外人破解的一部分,我所体现的焦虑和不安,无法构成不朽的标本。
唯有时光,抓住的都是别人的。
属于自己的,仍在流淌,哗啦啦,唱着欢快的歌谣。
 
地铁
 
从一个陌生的地方钻下去,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钻出来。
像城市的蚯蚓,不知疲倦。
外在的繁华,被暗隐了。看不到的喧嚣,在大地的五脏六腑内,结满了忧伤的痂。
一些碎的生活,被链接了,一些片段,也契合了大地的缄默。
太阳高高,影子深陷,地铁在播种什么。
而两个季节未曾错乱,相约而来。
 
本命年
 
又一个轮回,往前望,或许没有几个了。
做个小结吧,回头,风景有点灰暗。挣扎着过来了,路上的痕迹即使歪扭,也是自己的。自己的脚,走属于自己的路。
深浅自知。
没有什么可庆祝的。可以画一条线,一分为二。过去的就放手了,而没有来的,一定要尝试抓住。
已不再是做梦的年龄,空幻想都是赤裸裸的,忘却了就不再自作多情。
剩日不多了,好好珍惜,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身边的人。
笑着前行,路旁的花随风舞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