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作(2017年9月)之一 (阅读286次)



《鄂尔多斯行》(组诗)
 
 
《情况》
 
在去机场的途中
我们聊到一位
女诗人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
王有尾一阵亢奋
双手抓狂
随即一路无话
仿佛瞬间蒸发
到机场下车时
重又现身
我拍了拍
他的肩膀:
"虽然得不到
生活仍美好!"
 
 
《天才的另一面》
 
00后小诗星姜二嫚
亮瞎鄂尔多斯天空
午餐与之对坐
我说:"有天才的强项
就有白痴的弱项
你的弱项是什么?"
她说:"数学"
然后又马上纠正道:
"不对,是手工"
 
 
《问答》
 
大巴车上
西娃问我:
"砂锅,下午的讲座
你会讲得很精彩吗?"
"你说呢?"
我回答
 
 
 
《楚歌》
 
周瑟瑟朗诵完
我点评道:
"这是楚国rap"
周瑟瑟说:
"是这样的
我用的是我父亲
给村里办丧事
唱的哭丧调"
 
 
《忠告》
 
缘浅之人
切莫同赴
草原尽头
路尽头
天尽头
 
 
《撒谎》
 
在鄂尔多斯
记者问我
喜不喜欢蒙餐:
手抓羊肉和奶茶
我说喜欢
 
 
 
《大巴上》
 
00后小诗星
为什么不加入
我们的大合唱
她们的血管里
没有毛泽东思想
流淌
 
 
《听草原》
 
马头琴
马呜咽
 
 
《草原之夜》
 
诗人们在跳舞
烤全羊上来了
看他们不吃
便站起来跑了
遁入草原
茫茫夜色
 
 
《写生》
 
草原上的河流
是一行长句子的诗
羊群是省略号
 
 
《联想》
 
车子穿越
锡林塔拉草原
望着窗外的地平线
忽然想起二十年前
尚飞鹏在一篇文章中
对我的忠告:
"要多去郊外走走⋯⋯"
他的意思是
我被城市操坏了
 
 
《鄂尔多斯》
 
广场上不见跳舞的大妈
全跑到诗会上朗诵来了
 
 
《鄂尔多斯台上录音实录》
 
我不知道这是口语诗
还是书面语诗
我只知道这是好诗
我不知道
我是传统诗人
还是先锋诗人
我只知道
我是中国最好的诗人
 
〈忠告〉
 
缘浅之人
切莫同赴
草原尽头
路尽头
天尽头
 
 
《现实》
 
秋去鄂尔多斯
本打算是去写
草原牛羊格桑花的
是准备举头
仰望星空的
却被现实
无情的现实——
一个满身铃铛
电视台的男戏子
一个满腹仇恨
戴眼镜的女小吏
还有满台乱七八糟的
戴红箍的诗歌大妈
一把掌把一首
小浪漫的抒情诗
搧成了愤怒的口语诗
 
 
 
《酒名尽毁之地》
 
敢与蒙族专业歌手
同台献艺的
只有去年的安琪
敢与蒙族酒神
三饮而尽的诗人
却不乏其人
但鄂尔多斯
却是一个毁酒名的地方
一斤半酒量的大九喝倒了
青海酒王马非喝得早退了
啤酒不醉的轩辕轼轲
喝白酒喝红酒喝骨折了
坐上了四个轮子的轮椅
在机场跑道上追赶飞机
 
 
《老实点!别跟我里个愣》
 
不论你是
口语诗人
先锋诗人
现代诗人
还是
书面语诗人
传统诗人
古典诗人
在我面前
都是人
凡夫诗子
我是神
 
 
 
《酒名是屁》
 
一斤半酒量的诗人倒下了
让我想起了一位
两斤不醉的诗人
只是他喝了酒
更不叫人愉快
狭隘民族主义+小地方意识
+宗教愚昧
爆棚
 
 
 
《颂歌》
 
君不见
内蒙古的汉人
也有了蒙古人的
长相、表情与体魄
 
 
《恐怖片》
 
高速公路
切开草原
夜幕低垂
停车走进
废弃的加油站
空无一人的服务区
空气中有一股
爆炒腰花的香味
 
 
《草原之夜》
 
如何得度草原上
这风雨如晦鬼哭狼嚎
的寒冷夜晚
别怕
结实的蒙古包抱着你
干净温暖的被褥抱着你
血管中的酒精抱着你
没有断片的朋友们的
酒话抱着你
相邻蒙古包
传出的诗话抱着你
埋伏在梦中的诗篇抱着你
 
 
 
《蒙古伏兵》
 
鄂尔多斯的遭遇
遭遇以女小吏为核心的
大妈团伙的伏击
让我想起20年前
在呼和浩特郊外的
一座蒙古包里
一个铁塔般的蒙族女人
还是一个女小吏
活生生把汉蒙联欢
主持成了汉蒙对抗
她说:"汉族男人不是男人"
结果呢
喝酒,最先倒下的是蒙族男人
唱歌,最先唱光的是蒙族男人
背诗,蒙族男人一首背不出来
最终
我仰天大笑出帐去
看见草原上升起不落的月亮
 
 
《在这个时代》
 
在鄂尔多斯
我对只能叫先锋
不能称口语的诗人说:
"要做好口语诗
被封杀的准备!"
 
 
 
《鄂尔多斯点滴》
 
 
 
成吉思汗第37代孙女
辟谷了
 
 
 
桌上上来一道菜
是我讨厌的某人的最爱
我举起的筷子放下了
 
 
 
在大巴车上
听完小诗星们唱歌
我心情沉重地感到
上帝是个小气鬼
多一点点都不给
 
 
 
只有当你走过这一段路
才会发现自己的
迷惘、徬徨、徘徊
永远休想越过去
 
 
 
从老布到马非
酒鬼的脸
都是用酒
洗出来的
 
 
 
在睡觉质量上
我对自己要求严格
它关乎工作状态
 
 
 
 
有人用一辈子
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茅坑
 
 
 
两大诗派吵起来
洋芋派与土豆派
 
 
 
每一个桌上都坐了
三两个先锋诗的受气包
具体来说是口语诗的
 
 
 
孩子们写的诗
大妈们是服的
这时候她们忘了
他们写的是口语诗
 
 
 
 
坏人老了
当然包括
诗歌大妈
 
 
 
既然想玩后现代
就得一再遭遇
中世纪
 
 
 
几只苍蝇
完美了盛宴
 
 
 
无须抱怨
在草原
我们踩到了
牛粪
毕竟还看见
地平线
 
 
 
愚众与贱民
希望见到
怎样的诗人
非死即残
惨绝人寰
 
 
 
听不懂人话的人
是因为没有人性
 
 
 
读到硕士博士
再经过官场历练
这样的女小吏
就达到广场舞大妈
的水平了
 
 
 
同行们嘴上不说
但都心知肚明
谁在现场拿不出好诗
就是实力不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