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鸟影,或者其它(之九) (阅读277次)



《鸟影,或者叛逆的仙人掌洞穿溜须拍马的喇叭花》

让机器轰鸣起来。一刹那的触及
让叛逆者感到震撼,如被电击一般
在撕杀的旷原上,每天都能找到
抽搐不已的骨头。此时的喇叭花
开的正好,她们的溜须拍马始于好奇
陷于无法抽身的泥井,她们的能力到此为止
让机器轰鸣起来。把结好伤疤的眼镜摘下来
枕旁恰巧缺少写生的静物,彰显出智慧
却并没有带来愉快的效果,濒危者
仍旧苟延残喘,高贵者依旧主宰着生死
你的我的,一张张命符轻贱如四月的雪花
在最美不过的时节,残忍都如此妖艳
我看到的仙人掌花是在黎明,起先并不在意
融开的春雪,死亡是一刹那的事情
让机器轰鸣起来。我要喝一杯加油的牛奶
 
《鸟影,或者雀鹰与寒鸦》

你们吃遍天下美食了吗?彼此松开手
让我带你们去吃。北方有烤鸭,金黄色的
南方有烧鹅,乳白色的,还有西部的牛羊
东部的鱼虲,翻着花式地吃,我保证
你们彼此会松开彼此的手。为什么要
置对手于死地?我知道的,是为了
自己不被对手置于死地。死地,花样翻新
却从来不是一个好的去处,好的去处
也不在餐桌上,让你们彼此松开彼此的手

这是一个问题,并没有太多的生存法则
你能置对手死地,千万不要留有余地
这是好的,也有坏的,譬如
你能置对方死地,自己也丢掉半条性命
那么逃跑是最好的选择。这并没有
太多的生存法则,我保证,那里的头脑
是一片空白,既分不清东南
也分不清西北,哪里是暖,哪里是冷
哪里是干,哪里是湿,傻傻分不清楚

的确,这是一个问题。这并没有
太多的生存法则。即便答对,也是假的
 
《鸟影,或者一只鹳在徽宗的画里死里逃生》

盯紧了,让我逃脱就不好了。现在不像过去,不用喟叹
可以在众多惊慕的眼神里逃之夭夭,或塞北,或上河,随后
瞬间消失在天茫地茫的云际。盯紧了,不用担心
你的这一只鹳能够追上我的惶恐不安,凌乱而仓皇

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不会暗度陈仓
 
《鸟影,或者暗度陈仓》

1

三十六计中的军事计谋,也是围棋术语
我常跟棋童讲,它的精妙与难点
说做诱饵的樊哙很有名,得摆在明面
必须能揪住项羽的心。棋童顿时会问我
这个项羽是虞姬为他自杀的西楚霸王吗
我答是的,棋童便说:那么
让项羽最揪心的应该是虞姬吧

2

有的棋童懂得多,胆子又大,问我
那暗面的韩信不是比樊哙更有名吗
我答韩信是帅,樊哙是将。棋童不解
手指棋子:可我的棋子都是黑色的
我笑而不语,知道智慧落在棋童的根上

3

自刎乌江之边的项羽,曾有绝对的机会
杀掉后来灭掉他的王,但这仅是明面的事
暗里的关键,是名气很大的将帅们

4

最厉害的还是灭掉项羽的王啊,很有名
很有名,自然比他手下的将帅们更有名

他手下有名的将帅们,他可以随便地杀掉
我对棋童说:他是君,他是臣

这王是谁?这君是谁?棋童没有问
在他心中,应该都是该死的坏东西
 
《鸟影,或者红嘴鸥如我般在湖堤上走来走去》

风很大,但是,吹来的波浪对我瞭望的视野影响不大
应该冇人在攒足千年仙气的黄昏随着悲悯的霞光落下去

这毕竟是一个新时代,毋庸置疑
我想我不需要跟随任何的一只走上任何的战场
 
《鸟影,或者担惊受怕的黄瓜在我的掌心里瑟瑟发抖》

那刀斧太钝,但弄死黄瓜的能力绰绰有余
多少年了,某些说是异常聪慧的力量
已经弄死的黄瓜,铺满整个楸枰
划分四季的楸枰,应该不是刻意的
它曾因某某某的死而活,却又因
某某某的活而死。在一人一手间
岁月被一点点填没,在你来我往间
年份被一块块吞没。是的,多少年了
盛世的狂傲,弱朝的屈辱,只收进
棋谱的玄机中。至于,被连累而死的黄瓜
是一碟碟爽口的凉菜。她并不能视死如归
在我的掌心,她真的瑟瑟发抖。我将她
攥的越紧,她抖动的幅度越大。她知道的
那刀斧太钝,但弄死黄瓜的能力绰绰有余
 
《鸟影,或者被冻死的仍在活动》

花枝在向我招手。他并不看向敌视的一方
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他,甚至怎么射死他
他不在乎敌人攻陷他的土地,甚至生命之根系
他不在乎自己可能身无居所,亡命于天涯海角
他不在乎。在被冻死的仍在活动的前提之下
他可以放手一搏,为最终的四分之一目
扛起溃败之旗,直至能够将敌人盯死在黎明
——这不应该是另一个神话,在神话丛生的世纪
他应该只是一抹轻描淡写的影子
无所谓活,诸如白子
无所谓死,诸如黑子
 
《鸟影,或者等到繁花落尽时我开始鸣唱》

先要保护好自己的嗓子,千万不要
在繁花落尽时前功尽弃。每一个旋律
必须唱准了,不能让瑕疵叫旁听者有刺要挑
不能让他们找到撒野的缘由。对自己
必须倍加呵护,在关键的时候,我的嗓子
必须能够喊出,杀与不杀

世俗如此不堪,又有多少人听命于自然
在我鸣唱的时候,还会有负隅顽抗的花朵吗
 
《鸟影,或者以微弱的光期待黎明》

沉寂于酝酿新规则的前夜,与所谓的千禧之交完全是两个概念,但是值得期待
这是一个最平常不过的以微弱的光组合而成的黎明。有鸟叫,有鸟飞过
有鸟影,漫长,一闪而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