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驯马 (阅读1204次)



驯马
 
 
在一堆平凡、常态的肉体矿藏中
每个人都会有所选择。
伟大的使徒,或者英雄,来到面前
通常也是一具有着奇异、激烈、短暂的
美的幻象的凡胎。
植根于现实的大脑,永无止境地交锋于
所有构成黑暗的时光中,他/她要你
选择提取的金子份额。
他/她要强行获得人类意志的比例关系
——深入体内,建立行进方式
交通规则。
谢克顿《偏远山区》第77页:
“他疯狂地坚持,使他赢得了特别的时刻
她凭这些时刻才活下来……”
无常带着哀悼的成分,一如既往
遍布于南方和北方,并通过半数的大门。
柳梦梅的朋友,因心绞痛
突然在天津女友的床上离世。
他充作政治移民的前妻,在笔记里写道:
“在旅馆,贪婪地等待着鞭笞,求他使劲
我幸福地哭泣,为自己的
小灵魂自我怜惜”。
我知道许多国人有苦涩的反叛
和毁灭的激情,战栗,惊讶,启示
可以一一条陈,这或许更接近真相——
任何享受男女之欢的人
都读过诗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