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街角》等5个 (阅读656次)



街角

一段新的旅程在悄悄酝酿、
延展。自昨日
蒸腾的日暮,以及
清爽的深夜。

那街始终立定在那里,
如凝固的油画。已记不清
谁人曾在此虚度了生日,
在此匆促地拥抱
并遗下唇印。

没有故事如此秾丽
却又找不回主角;
没有灯盏,闪烁不停
仿若一只只无辜的眼睛。

甚至再没有一丝风,从楼群中
窜出。那边只有一支老歌
独自妩媚,情欲般难禁。

           2018.5.15.




无眠之夜

或为宿醉——每当眯缝双眼,
自有雪片翻飞,
有时乳白一片,
有时凄迷,不见了树影。
那人,仍远远站着,
在记忆的边缘,盈盈而动。

屋顶也在摇晃,
床和枕头都在漂移。
钟表只重复着僵硬的“滴答”、
“滴答”……
并无人穿过廊道,
竟似有了漫长的喘息,
起伏在每一片窗扇上,
纠缠如绿藤,
散逸出一股股轻佻的体味。

故事重叠着故事,
让电影一遍遍回放。
骄傲的额头不时昂了起来,
让残梦继续,
让空寂的夜晚不至于孤独。
甚至,没了鼾声,
却有了更其响亮的雷声,
在闪电的掩护下也更其沉浑。

子夜早已逝去多时,
一切错觉都变得不再重要了——
无论那光斑,
来自心底的烛火,
还是熹微的晨曦。

            2018.5.17.




阵雨

终于还是爽约了。那艳阳
依旧猖狂,而恣虐,
而无度。对世人并无丝毫怜悯。

只图一时的痛快,
让万物膨胀。也不嫌烦厌。

愈加干燥!只有妄念
是被浸渍过的,但与雨无关。
空有祈祷显然并不太够。

郁热中,赤裸亦是另一种赤诚。
至少是妩媚的——像极一双出浴的唇。

                    2018.5.18.




博物馆日

一桩爱情凝固为碑刻。
五月,汉隶剥落,
惟余唐楷。
下月还将流行狂草。

任毛笔写秃,
任恋人高声吆唤,
也难往返青春。
青铜陈旧,一如古昔,
散发出沉闷的光泽。

分分、秒秒,
那时都已葬入史书,
不复醒来。
时间不过是件文物——
珍稀、易碎,
生满孤僻的锈。

偶尔还很滑稽,
南腔北调,
五颜六色,
像一组嘻哈的彩绘。
(但无人留意我的云髻。)

——我再次被发掘了,
被收藏于静静的日光下。
那是我的又一段轮回。

              2018.5.18.




五月偶书

炙烤早早到来:炎夏起源自
腋窝,汇为成串的
汗珠和茫然,纷纷
提前降临,一律迫不及待。

仿佛过客一般,自带着
遍体惺忪的气味,来去无踪
却也多了几分骚乱。滚滚热浪前
已无暇端庄,瞬时泄了春光。

眉宇间,清奇从此不在
而团蹙出一丛焦灼的花。妖艳
直可攀比流霞,层层浮游时
但见异彩,诡谲得令人心惊。

五月开始乔装八月,并向三伏
致以膜拜的军礼,让天际
悬满缤丽的火球。若偷偷蜷缩
如子宫里的胎儿,还可否冰洁如初?

                   2018.5.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