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作(2017年10月)之五 (阅读239次)



截句集《点射》
 
先锋诗的正确答案
在合格的当代诗中
其实早就存在于
优秀的口语诗中
我假装不知道
为照顾所有人的情绪
 
 
 
对于从事许多
可怕的职业的人来说
写诗就是排毒和治愈
 
 
 
在繁多而动听的名目中
只有口语诗是有原罪的
所以我只认这一个
 
 
 
中国的启蒙者
启蒙完老子
还得启蒙儿孙
 
 
 
宗教徒相信
他们自身的问题
神已经替他们解决
 
 
 
今天乘坐的滴滴车
一首连一首播放着
浪声浪气的烂情歌
像八大胡同改房车
 
 
 
他(她)一写诗
就进入角色
开始表演
生活中倒还未必
 
 
 
写诗这活儿
可不敢
“撸起袖子加油干”
 
 
 
村上春树
未必恨诺奖
但肯定烦死人类了
以其亲人自居的
那部分人类
 
 
 
村上春树
应该将一部分人类
送上法庭
控告其对他所犯的
一年一次的
诺奖调戏罪
 
 
 
从昨晚到今晨
读到数首傻诗
 
 
 
体育直播民主化
实则资本化
谁买的谁主播
于是我在收看
屌丝版之后
又看到傻妹版
 
 
 
生活中真有
这么个人物
他点评别人的毛病
刀刀见脓
然后把别人的毛病
集于自己一身
 
 
 
即便是最荒谬的时代
也有相对而言的真人
大跃进那年
陕西作协鼓动柳青放卫星
柳青答曰:"我是刻图章的"
 
 
 
你的诗先不先锋
请把你的手
伸进你的诗中
看有无东西
咬你的手
 
 
 
在越晦涩越先锋的年代
大量混子混了进来
 
 
 
温室诗人
盆景诗歌
就别自作多情
来凑先锋热闹
 
 
 
何谓"先锋"
数十载如鲠在喉
之"鲠"
 
 
 
只关注比自己年龄大的
同行的写作
如此之人
什么下场?
——死菜!
 
 
 
只关注著名诗人的写作
如此之人
什么下场?
觉得自己写得比谁都好
觉得自己这辈子冤
结果又被另一批人踩在脚下
 
 
 
 
年轻人不先锋
你年轻干吗
 
 
 
有人求关
放进来
张口便问:
"你还在写诗吗?"
 
 
 
干想哪能想通
你要不停地写
写通了就想通了
 
 
 
一群鬣狗
在活吃
一头野牛
那头野牛
继续吃草
 
 
 
吴雨伦感慨他还没有写出自己的《车过黄河》
游若昕准备在两年之内写出她的《车过黄河》
《车过黄河》知道吗?这时间大河中畅游的好手
 
 
 
台湾诗人
唯有一根
痖掉的弦
 
 
 
此诗败于照方抓药
 
 
 
大善人
在其更年期里
排放一生之恶
 
 
 
常对学生说
万恶懒为首
诗人犹如是
诗内外的懒
 
 
 
一个月内
从蒙古包到彝乡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
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人
我宁可大口喝酒
也不大块吃肉
 
 
 
八十年代
几多狂人
已不再狂
无尾可翘
 
 
 
从未领跑过的人
说跟随跑才光荣
跑在后面叫领跑
 
 
 
吃孩子醋的人
是什么人
仅仅是
没劲的理科男吗
 
 
 
看不出天才
倒可以原谅
因为你不是
 
 
 
泛先锋=反先锋
历史又一次证明
 
 
 
一首先锋歌
几多走调曲
夹杂以怪叫
 
 
 
先锋之事
一如既往
还是你自己来吧
他们没有解决
自身的问题
玩不转
 
 
 
他的诗里有瘴气
 
 
 
更年男人弹自爆的景象
接连发生
场面血腥
 
 
 
多少人
在是非面前没有态度
在公愤面前怒不可遏
这便是政治正确
其实很low的
批判现实主义
 
 
 
与前友绝交于
他们的更年期
是生命的证明
是人生的课题
 
 
 
把自己应当现身
而没有存在的年代
说成万马齐喑一无所有
这不是学者而是内分泌
 
 
 
假想敌没出现
真反动就放过
 
 
 
他只转死去诗人的诗
就像一个守灵人
 
 
 
时间会站在谁的一边
那就看
谁的作品里有时间
 
 
 
包括那些写的好的
你一张嘴说诗
我就替你捏把汗
 
 
 
在诗的马拉松途中
典型第二集团的表征
老提醒领跑的第一集团
别太快稳着来
 
 
 
藏再深都没用
一到更年期
肠子肚子
全往外流
 
 
 
最怕一个CEO
带着时代的自信
谈诗歌
 
 
 
貌似更年弱智
实则从未抵达
 
 
 
反学院的我也必须承认
非中文系出身的诗人
比中文系出身的诗人
外行屁放得还是多得多
 
 
 
先锋的反义词是什么?
腐朽?肉头?面瓜?
 
 
 
把诗全押在"行"上
"宅"不出好诗
你狗日死定了
 
 
 
听说我的好些学生
其实还在写诗
只是坚决不走我的路
也不走我认可的路
甚至不惧世俗的失败
那么,好吧,有骨气
 
 
 
我把看巴萨的比赛
称作什么来着
"大脑深处的按摩"
 
 
 
从巴萨的球
对调至切尔西的球
那是多糙的足球啊
就像从我的诗
移向他人的诗
 
 
 
今年的会
流行苍蝇飞
即使没有
蜜蜂现场变苍蝇
 
 
 
临街电子屏幕上的
一条广告:
"吃肉减肥
98元体验三次"
 
 
 
"良煮面馆"
这名字一看就是
狗日的知识分子起的
 
 
 
鼓浪屿
是个乐池
大海的乐池
 
 
 
作为同志
他们不让你放心
作为对手
他们太让你放心
 
 
 
新诗典把土豆挖出来
某某节把它们埋回去
 
 
 
4天连上12节课的
雾霾天
反而休息得最好
身体会自我保护
 
 
 
两位老同事相继走了
走得有点急有点早
一位爱跟年轻人拚酒
一位爱跟年轻人爬山
 
 
 
此人之诗
好的理由
全写在脸上
 
 
 
"将人文精神
灌注诗中⋯⋯"
于是你看到一节节
诗的灌肠
 
 
 
"落后就要挨打"
不,在《新诗典》
落后必会自爆
 
 
 
所有做加法的
都是在证明
做减法的伟大
别乱猜了
我说的是
别的诗之于口语诗
 
 
 
太没眼色了
他当着一个秃子
喊:"地中海!"
 
 
 
如果一个歌手
你从不记得他(她)
唱过什么歌
但却常常亮相评委席
他(她)一定是
北京歌手
 
 
 
整体上
那不是多牛的一部电影
我却看了三遍
是少年男主角所表演的
焦虑跟真的一样
是《中国往事2》所要的
 
 
 
《中国往事2》
不得不暂时停下来
也许还会停很长一段时间
我知道:那是老天爷偏爱它
 
 
 
《中国往事2》
一定会写好
因为我的中学时代
过得不容易
 
 
 
 
掏肛大师鬣狗
之终极困惑:
鳄鱼的肛门在哪?
 
 
 
西安电视台的一位
光头主持人长头发了
一夜之间沦为吃瓜群众
让我一夜之间理解了
所有的光头诗人
 
 
 
豹子是花园,天才写的
孤独是花园,庸才写的
后者比前者传播力更强
是为侧证:大众即庸众
 
 
 
父母家的厨房
厨房里的一切
已经十分陌生
这喂养我的厨房
我初学厨艺的厨房
 
 
 
有些人
跟最好的一切有仇
怎么折腾都是三流
 
 
 
一个宝宝说
最怕读我骂人的诗
(怎么就不是批判的诗?)
宝宝,别怕,骂不着你
 
 
 
大学时代
写诗发表
只为求得一份好工作的同学
自然是早已不写了
我只祈愿
他们不要恨诗与诗人
 
 
 
伤仲永的事多了
这不是自私鬼
见死不救的借口
 
 
 
没有脾气的人
也没有爆发力
 
 
 
足球是团队项目
分门将、后卫、前卫、前锋
诗歌是个人项目
只有前锋
不进球得分是可耻的
 
 
 
足球,最先进的踢法是控制住球
诗歌,最先进的写法是心口合一
 
 
 
一个骨灰级的女主持
仍在出镜
化妆可以遮住她的老
但不会变出激情
我可以断定
她从未真爱过她的工作
 
 
 
啥叫先锋
在我上世纪90年代的诗中
便有鲜明的反抗欧美中心论
啥叫后卫
到现代还在玩西方式的
政治正确(视之为文明保险箱)
 
 
 
今天谈先锋
没有涉及高科技
所带来的写作的改变
是令人遗憾的
 
 
 
21世纪的
人民的诗人
是在公交车上
都可以写诗的
他就是人民的一员
 
 
 
被公认为"好人"者
其实就是不咋地
 
 
 
最坏的人
长得像
老实人
 
 
 
查敌人的岗
查到一串活死人
写着无效的分行
 
 
 
口语诗某初创诗人
成名之后
疯狂地爱上了修辞
华丽、高大上
怀着初学者的激情
像乍富之婆化上妆
 
 
 
有人跟口语诗打别
但口语诗的荣誉他要占
有人一心复辟兀自腐朽
但先锋诗的荣誉他要占
 
 
 
诗可以
人恶俗
我教导门生说
对这类人要宽容
 
 
 
怨结杀己
恨结杀诗
 
 
 
语感如美感
有则有
无则无
与有者分享
与无者勿论
 
 
 
看多了鬣狗活吃猎物的画面
加深了对人类与人性的认识
 
 
 
《新诗典》告诉你
21世纪迄今
中国有870个诗人
写过好诗
谁拥有的好诗多
谁就是更好的诗人
 
 
 
七年来我为《新诗典》
付出的时间精力心血
有目共睹
节省的你们看不见
在《新诗典》外
我再也不读中国当代诗
 
 
 
没有一个归来者
勇于承认
在他离去的时段
中国现代诗
前进了多少
所以归来也跟不上
 
 
 
有人不承认
先锋之存在
那请停写三年
试试
 
 
 
当年缘何回长安
只为华山论剑近
 
 
 
火劲柿子
我之最爱
进入我家
仿佛花开
 
 
 
你一先锋
我便尴尬
正如
你开玩笑
我老想哭
 
 
 
鬣狗是最彻底的解构大师
它把人类规定的死亡符号——骷髅
也吃了
 
 
 
我给其公正者
从不给我公正
现在又到我处
讨公正
你他妈以为
自己是谁啊
 
 
 
雄狮咬住了鬣狗的咽喉
稍一放松
鬣狗便咬穿了雄狮的嘴
后来在河边
雄狮的漏嘴喝不了水
眼睁睁看着自己追随鬣狗而去
 
 
 
王有尾发来的诗稿
是一堆稀松的乱码
貌似被先锋狗追急了
索性玩不解或达达主义
 
 
 
中国人的苏联情结
究竟是怎样造成的
从地狱十五层望十层
以为那就是美好天堂
 
 
 
诗之急先锋者出长安
是对本朝现实的讽刺
又是中华历史的必然
 
 
 
梅西踢球时像解题
在散步中思考大半场
两三下给出答案
 
 
 
假如后人在我诗中
搜索不出马拉多纳
和梅西的名字
他们就有权利怀疑
我是否真的在20世纪
和21世纪活过
 
 
 
啥叫深度意象
浇花时我看到的是
张开的嘴嘴嘴嘴嘴
 
 
 
红尘中谁不是一脸烟火色
到诗中却只见一派清风明月
你是这样的诗人就请自行宣布:
"我是狗屎!"
 
 
 
我目前的觉悟只能到此
食素者一定是因为
哪顿肉没吃好
 
 
 
晨起上网
仿佛早课
见到最多的名字
乃华人首富
一个在我诗中
绝不可能出现的名字
 
 
 
斑马从其天敌鬣狗那里
学会了嘶咬和掏肛
施加给同类
 
 
 
他们流着口水
多么希望
诗而优则仕
这条老路
仍然是通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