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大字报 (阅读438次)



大字报

群主说,撤了吧
大家都知道的事不必发
五四青年节以后一个实名大字报
贴在北大,他说了一些大家都知道的实话
在一些聪明人眼里是愚蠢的事
他的名字叫做什么
回去看,帖子已废了
一位朋友在微信里介绍说,樊立勤
文革期间反江青的,
邓朴方的好友

2018


大海

其实没有大海
你看见的不过是一个谎言
洗完碗、奶瓶、遛狗
普通的雨天,没有博尔赫斯
没有德彪西的旋律
雨下到世界成了海洋
我们都是城市海底的鱼
浮起来的是有翅膀的,
沉下去的,甘于平凡

2018


迷失


失去箱龟的孩子
哭了一个晚上,满院子找不到
我安慰他让他读读路加十五章
那里的羔羊、银币、浪子是谁呢?
不知道。我只好换一种方式
你的朋友马科没有死
只是迷失在丛林中
好像你姥姥姥爷也是在别处

2018

 


莎迪

 
莎迪是一条狗
喜欢看见人就上前打招呼
她的哲学比叔本华简单
她爱就舔舔你的手,你的脸
一切都好缓慢,云朵飘过来
黑色如同一场革命
闪电,暴雨过后世界都成了池塘
小溪、湖泊、还有河
那些从河流飞扬的车辆
按照日常的路线回家
不晓得一些阴暗的暴动,
年轻草率的云朵现都成了倒影
屋里趴在地上睡觉
莎迪不是革命家,最多
就是一个自学成才的偷吃高手

2018

 


马科


它本来住在树林里
小溪边,迷路以后因为大雨
它到了一个社区,被一个男孩拾起
查出来它是北美最多的一种箱龟
喜欢吃虫,吃蔬菜
第一次逃跑,它在床底
第二次逃跑,它到了电脑桌子边缘
第三次,孩子拿它出去园子玩
看见一动不动慵懒的模样暂时进屋
箱龟看见主人进屋,
总算胜利大逃亡,从专制的宠爱之监牢
马科回到了它熟悉的世界
肮脏,陌生,自由自在

2018

 

心地荒凉


他是和我擦肩而过的
深圳或南昌街道上,
那些严肃赶路的人们
挤着上地铁的一位
他说十年前没钱,
现如今还是没钱。
(这个时代不是需要狂人日记
浮躁的它已经哑巴多年)
他的孩子在练轮滑,
太太在淘宝京东上购物
生活还算过的去
(也不存在什么
所谓时代的语言
墓志铭或标语,
因为背后没有了精神)
一棵镂空的枯木
高大而富饶,
鲁迅先生也拯救不了的
诗人更是无能为力

20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