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空白一九九四》 (阅读754次)



●空白一九九四
 
这一年是否真地有过一场大雪
没过幼年的膝盖,现在已无法记起。
世界还没有侵入童年的湿地,昆虫
还被当做一种玩具,提供年复一年的消遣。
 
直到孩童们坐进残旧的教室
翻开来源,巨大而无法窥见全貌的
黑暗,以白纸的形式统治了词语。
 
一阵袖口擦过鼻尖的冷
把孩子们的合唱声裁剪得异常整齐
只有贫穷而丑陋的孩子
没资格享有这殊荣。
 
但教师们最知道生命的真谛
要每个孩子种自己的作物
从此我等着墙角木架上的铁桶里
我撒下的那把黄豆什么时候发芽,妈妈
发酵的酸味涌出来,熏制着发白的脸颊。
 
我等着夏天的到来(我的朋友已经离开)
我等着秋天的到来(邻家的孩子染上鼠疫
已经死去)我如何来到了今天
没有一个人能够准确证实,回忆呀
空洞而沉重,那一年已隔得太久
是否在我的骨骼中留下隐秘的痕迹
 
我难以确定,也无从否认。
 
2017年10月12日-13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