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立夏病中怀人 (阅读848次)



 [立夏病中怀人]
 
秀实
 
 
臥病于床上,感到时光在宁静中流逝
我喜欢這般宁静让我可以思索自己的肉体与
那人的肉体。腐朽的是肉体而存在的
也是肉体,故而我们必得重视那些疼痛与
欢娱。生命总是疼痛的多
 
同时也在思索著空间。整个房子
是一幅午间的静物画,未曾挪动过
任何的物件。我看清了悬挂在牆角上的
蛛网。沾著微尘当中蹲坐著一个王
荣辱总是一体之兩面,而你不知道
辱总是在你不闻不問中出现
 
我想到那些生活用品来,如鸭舌帽
绵帕与五十惠洗发水,這都是有用之物
而能让物件有意义的卻是情
我逐把這些物赠予那人,并说
好好活著,一同看著這个世界瑰丽或崩塌
 
病是应该重视的,它戕害了身体也
可能叩响了喪钟。故而我说
我听话,体息在家,睡觉,多喝溫水
当然,在精神稍好时,会写起一些诗句来
给妳并念想妳在那个城市里,同样地
想著一个羸败的身躯,卻有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