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作(2017年10月)之四 (阅读118次)



短诗
 
 
《哀歌》 
 
灾难不断袭来
诗人无暇喘息
除去哀歌
无颜写作
 
 
《酒话》
 
虽说我酒后不断片
但也不记自己说过什么
诗友们说
在锡林塔拉草原之夜
我确实喝多了
一直在说车轱辘话
对毎位对饮的诗友
都说一遍:
"好好写
别为名利操心⋯⋯"
 
 
 
《翻译问题》
 
我知道这个秘密
一些绝妙的诗句
是如何被平庸的译者
译平了的
当他们不解其妙
他们便想起
翻译教育中的
"不合中文表达习惯"
于是便釆取
平庸的意译
翻译教育没教他们
"合乎诗歌的创造"
是怎样的
 
 
《问》
 
写哭的事
常听说
读哭的事
更多了
怎么没听说
译哭的事
没听说
已经历
 
 
《足球场上》
 
为国效力
自动熄火的是
阿根廷人
 
为国效力
自动升档的是
德意志人
 
那我们——
中国人呢?
自成僵尸
 
 
 
《light》
 
我记得
三年前
在佛蒙特
奥地利汉学家
维马丁说
他不赞同
把英语中的light
译成中文的"光明"
"光就是光"
他没说理由
我理解成
他不喜欢
这来自毛时代的
假大空中文
如今
三年过去了
就在刚才
我恍然大悟
"光"是第一现场语言
加个"明"
就退到了第二现场
对于后者
口语鹰是不屑于叼走食用的
 
 
《对话》
 
"某某怎么不跟你们
《新诗典》玩了?"
"小市民是要算利的
但只会算小利⋯⋯"
 
 
《小得意》
 
几乎全部诗人
中文听力没我好
听诗能力没我强
判断力更不及
即便他们在现场
听过被我订货的诗
等推荐出来
读到文本
还是会觉得更好
 
 
 
《使命感》
 
我相信布考斯基
诗中的美国
美国的20世纪
50-80年代
胜过任何一部
美国小说或电影
所表现的
 
在未来
也会有一个人
不一定是中国人
会如此信任我的诗
我一定要写好
这大变革的中国
它的小说或电影
更不能指望
 
《诗》
 
黑漆漆旷野上的
闪电、闪电、闪电
一次又一次的闪电
 
所谓长诗
就是闪了一长夜的
 
有人理解错了
将它领进灯火辉煌的
死亡殿堂
 
 
 
 
《秋后算账》
 
一位死去的诗人、诗评家
在其洋洋万字的遗文中
给我罗致的罪名是
1989年后
趁第三代精英诗人
坐牢的坐牢
下海的下海
罢笔的罢笔
而后来居上
 
这种思维很有意思
我想拿来一用
给美国诗人布考斯基
罗致一项罪名
1960-1962年
趁中国人民在水深火热中
忍饥挨饿
不顾我们死活
喝了好多烂酒
写了好多好诗
而后来居上
 
 
《诗的体形》
 
君不见
以汉字写古诗
火柴盒般的体形
呆板、机械、单一
丝毫不美
以汉字写自由体
的现代诗
长短不一
错落有致
有起有伏
自成韵律
汉字的结实
又不会像拼音文字
那般易于造成全诗
肥胖臃肿
有一种难言之美
毕生贡献这样的美
你不感到自豪吗
 
 
 
《第一行或先驱者》
 
中国意象诗
是从食指
"当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开始的
 
中国口语诗
是从王小龙
"红肠总是卖完"
开始的
 
 
 
《支持者》
 
一路走来
除了遭骂
口语诗人还要
不断遇到这样的
支持者
"我坚决支持你们
诗经就是口语
唐诗就是口语⋯⋯"
 
 
《追上了》
 
2002年,我首次出国
在瑞典南部小城奈舍
参加国际诗歌节
来自世界各地的
受邀诗人都住在
一所艺术学院里
走廊外的几张桌子
几把椅子
成为诗人们活动之外
的交流场所
有一天
我与一位瑞典青年诗人
(比当年的我还要年轻)
同桌而坐
他的面前放着一台
手提电脑
似乎刚刚完成一首诗
兴奋不已
逮着我就讲
他的英语口语
和我一样烂
所以我听明白了
他这一首诗
在毎一行的开头
列一个他并不懂的
希腊语字母
然后靠对这个字母的想象
写一行诗
又写一行诗
又写一行诗
又写一行诗
⋯⋯
字母写尽
全诗完成
我一边向他竖大拇哥
一边在心中嘀咕道:
"这是我十多年前
热衷玩的形式主义
经过那么多年的努力
我们终于追上了⋯⋯"
 
 
 
《秘密》
 
一个死去的中国诗人
生前一直认为自己
比特朗斯特罗姆
写得好
直到他读到
我和老G的译本
方才恍然大悟
并把这个秘密
悄悄告诉了我
 
 
 
《不讨论》
 
科学技术
提高生产力
诗也不例外
譬如:手机写
量大增
 
 
 
 
《讲话追记》
 
一个职业教师
在讲台上
大讲反成功学
是不道德的
 
 
《龟兔赛跑(新版)》
 
知了一叫
比赛开始
龟兔之间
距离迅速拉开
拉开百米时
龟大声叫道:
"兔子,你要记住
你虽然跑得快
但却不是唯一!"
兔子继续猛跑
套了一圈时
龟又叫起来:
"这样的比赛
毫无意义
要比就比
谁活得长⋯⋯"
 
 
《现象》
 
有一批人
前半生写
鬼也不懂的诗
竟也成名了
后半生开始
学习说人话
像个初学者
 
 
 
 
《我之丑态》
 
起因我就不说了
说了我也对不了
那一天
我从公车上跳下来
一个箭步
窜到车头侧面
向中年男司机
竖起中指
口中大骂:
"你个傻逼
你个疯子
是不是有病?"
他鼻子气歪
上半身起伏
酝酿了好一阵儿
想冲下来打我
勇气终是不够
还是将车开走了
空留下我这尊
野蛮的雕塑
竖着中指
骂不绝口
在西北大学站
文明的师生们
看着我
瞠目结舌
 
 
 
《告白》
 
没错
我就是在
野蛮岁月中
打群架长大的
它让我懂得
哥们儿义气
在大是大非面前
也敢于出手亮剑
在时代的老迷糊(装的)
和小宝宝(真的)之间
 
 
《宝宝一代》
 
公车站上
两位穿校服的少女
在交谈
一个对另一个说:
"我爸有病
星期天出来逛街
竟然给卖艺的一块钱
我在家天天拉琴
也没见给我一分钱⋯⋯"
 
 
《出身论》
 
你最初的表现
你永远的立场
从未有人叛变
 
 
 
《校园公害》
 
播音专业的学生
在窗外站成一排
他们不论齐声朗读什么
听起来都像红卫兵
抑或纳粹青年团
 
 
 
《秋》
 
长青之树永恒的绿色
衬托着
枯萎之叶最后的金黄
 
 
 
《小巫师》
 
在书院门
我看见一个孩子
一个未来的巫师
(绝不是诗人)
对另一个孩子说:
"你爷爷是好人
原本在天堂
爱玩蹦级
一蹦就蹦到
地狱里去⋯⋯"
 
 
 
 
《拜见痖弦》
 
真正的好诗人
到来时
总是那么宁静
真正的好诗人
都像普通人
十五年前
我在长安
见到痖弦
他不为活动而来
也不办任何活动
只是一名游客
带着女儿
来看长安
我把我所有的赞美
当其面重说一遍
他总是说:
"当不起⋯⋯"
他欣赏口语诗
说他也想这么写
但是当年
一步跨不了这么远
他说我的诗:
"拥有无限的可能性"
我没有当作评语
而是当作目标
不知为什么
对于这次见面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包括最好的朋友
让它在记忆中
风干成一次
秘密的会晤
 
 
 
《印证》
 
布考斯基诗云:
当心知识分子!
当心读书人!
 
多么好
我已经跟他们
干了三十年
 
 
 
《觉醒》
 
出生于1960年的
滴滴司机
陕西移动员工
某师傅
如是说:
"我一身的哈(坏)毛病
全都是小时候养成的
那个时代环境太哈(坏)咧
周围全都是哈怂(坏蛋)么"
 
 
 
《对话》
 
医生:"什么原因
造成了你的晕倒?"
患者:"我也不知道
反正就晕倒了"
 
 
 
《病友》
 
心内科
某病房
六位患者
六个胖老头
护士不在时
他们讨论
大肥肉
如何好吃
 
 
 
《先锋一瞥》
 
我能清楚地辨出
前后左右的化石
形成于哪一年
哪些是死的
哪些是活的
 
 
《木塔寨》
 
早几年
老说要搬到那里去
最终还是没有去
其结果是
我现在途经它时
感觉它是我的故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