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麦的村庄(组诗) (阅读964次)



1
 
沿途开满了春天
农人带着我曾在诗歌中描绘的表情
深入麦田
麦苗青青,像一片碧水
源源不断流进我的心里
 
艳阳高照。村庄的名字
在举起的站牌上微笑
一闪而过的村庄,令我想起
挽留不住的朝气蓬勃的少年
 
鸽子展翅抒写满天的喜悦
有一刻,我把飞翔的鸽子
误认作儿时亲手放飞的风筝
 
2
 
来到乡下,那一再召唤我的
是青青的麦田
春天,十只鸽子升上高空
我有没有希望寻见一条通往天上的路
 
善良的乡亲又在埋头劳作
庄稼,庄稼,除去庄稼
他们的心底究竟还能藏下
什么样的风景
 
青青的麦田,去年我在异乡
念念不忘的色调
麦田青青。我对已往岁月的怀念青青
 
十只鸽子升上高空
像十个脱离了人间的灵魂
如果其中的一个是我
我有没有背负着使命
 
3
 
如果是在午后
你会睁开困倦的眼睛
关心一下不远处的麦田
天气清明,刚刚经历过严寒的阳光
多少还有点拘谨
 
山峦皱起眉闷闷不乐
风筝跌跌撞撞总算爬上了天空
正因为如此,你突然惊叹于
麦苗把握时机的能力
仿佛一觉醒来
仿佛节气擦燃火柴抽几口烟的功夫
麦苗们一声惊呼爆发出来的绿
彻底粉碎了冬天伺机反扑的阴谋
 
接下来就是三月
南风像刚过门的小媳妇
一天到晚暖乎乎地说个不停
哗哗啦啦的雨水打发小溪一路奔跑着
给谁送信去了
在此之前,墙上的日历
似乎眨巴着眼睛犹豫不决过
连日历也把握不准它要带给我们的消息
是真是假啊
麦苗们一呼百应,集合起强大的绿
彻底打消了日历的顾虑
日历这才平心静气
从从容容迎接我们曾经翻动过它的手
 
如果是在午后
你困倦的眼睛被麦田感染得神清气爽
面对一大片涌动的绿
你也许会有意无意地发现
麦苗的周围是麦苗
麦田的周围还是麦田
 
4
 
目光又一次抚摸青青的麦田
刚下过一场小雨
麦苗的情绪空前高涨
阳光,蓝天,白云
麦苗所处的环境
令人想起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麦苗在成长
麦苗纤纤的身影
像弱不禁风的女子
此刻,我注视她白皙的脚踝
和延伸着诱惑的腰肢
倒退一千年
这样的腰肢和脚踝
早已深陷进蓄满幽怨的宫廷
 
连成一片的麦苗
是一股震撼人心的力量
村妇挎着篮子走过田埂
脸上的笑容久久不散
站在地头
我在想,是什么力量
唤出村妇这般灿烂的表情
 
5
 
最好的风景在四月的麦田
麦苗流过祖辈开垦的土地
平静的水面一尘不染
我们站在岸边
或者深入其中
鲜亮的绿色拂过周身
周身的疲惫被擦得一干而净
 
这是再动人不过的风景了
阳光在天空飞翔
四月的麦田里波澜不惊
麦苗流过祖辈开垦的土地
那个丰收的方向
令我们压抑不住地激动
 
四月的麦田里
农人衣着简朴地劳动
望一望天
哼一哼歌
都有麦浪在心底翻滚
 
6
 
雪地里走来的麦子
挽起五月
便是一幅暖洋洋的风景了
燕子衔泥筑巢
她要将一条大河的心事
枕进梦里
一阵风点着脚尖走过
这样轻巧的步伐
只能惊动柔情万端的柳条
农具们还是那种忍俊不禁的好脾性
一到农人的手里
便会咧嘴笑出银亮的牙齿
农人就是踏着这笑声走向
土地深处的
田垄在农历中延伸
汗水淋漓的劳动没有尽头
雪地里走来的麦子啊
那场洁白的雪被你珍藏在了哪里
 
7
 
守望麦田。麦浪在风的指引下
忽左忽右向你奔来
你的视野里波澜起伏
 
麦苗旺盛的初夏
阳光在麦田里燃烧
它要驱走麦田里的寒冷
它要将麦田冶炼成一片金黄
 
麦棵拄着节气一天天长高
春天和农人的劳动使它茁壮
麦棵憋足气力
要把农人倾注进麦田里的情感
和春天的喜悦表达出来
在一个晶亮的早晨
郑重其事地举起了麦穗
 
麦穗在舒展
麦穗在饱满
麦穗探出长长的麦芒
描绘着农人迎接丰收的欣奋
 
守望麦田,笔直的麦垄
把我和埋头劳作的农人
紧紧连在一起
有一刻,我突然发现
麦浪是从农人身上向我奔来的
 
8
 
跟你说说我的村庄
麦穗黄了,一群麻雀打着饱嗝
在地头的荫凉里嬉戏
风绸缎似地卷过
麻雀们欢快的眼神不时被风卷向
北边坡上高高低低的院落
 
那就是我的村庄
几缕炊烟描绘着天堂
一排梧桐跟着池塘边的柳树学跳舞
谁家女儿手扶门缘朝这边眺望
她麦穗似的发辫,一只掩在背后
一只沉甸甸地搭在胸前
 
雨水刚刚浇灌过的乡亲
发间躲闪着一小片草叶的乡亲
睡梦中被瘦瘦的麦芒扎疼的乡亲
雨过天晴,一长串鲜活的脚印
跌跌撞撞游进麦地深处
 
雨后的村庄眉清目秀
天空和蔼,鸟鸣发亮,乡亲们领着麦子
信心百倍地生长。而道路蜿蜒
曲曲折折指出收获的方向
 
麦香阵阵,轻轻拍打着疲惫的村庄
一轮明月升上高空
明月之下,拥挤着无边无际黄金般的
麦子
 
9
 
今天天气很好
麦穗在田里打着饱嗝
举着两片不太圆满的叶芽
很容易使人联想到白云的
是棉花的幼苗
农人晴朗的脸上布满
脉络清晰的山水
 
今天天气很好
黑蚁抓牢麦秸心平气和爬上顶端
吸一口气
同麦穗一起沉甸甸地摇晃
与树相比
这种动荡更能使它痴迷
 
小路像一根跷跷板
农人走到哪端
哪端便气喘吁吁地下沉
正因为下沉
农人才离泥土更近
 
今天天气很好
昨天刚来过一场雨
就差这精纯的阳光了
农人一大早站上地头
看看意料中打着饱嗝的麦穗
再看看虎头虎脑的棉花的幼苗
农人脸上山水的脉络更加
清晰了
 
10
 
麦子走进我们的生活已经很久了
吃南瓜充饥的时候
麦子是富贵的象征
一群留鸟在家乡的上空盘旋
饥饿的羽毛散落在田间地头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农人穿着粗布衣裳与农具相依相伴
汗水和着泥土捏出瘦瘦的收成
吃南瓜充饥的年代
麦子占据了节日的大部分内容
母亲小心翼翼地捧出那些金贵的子粒
以水冲洗,在阳光里晾晒
待磨成白白的面粉
节日便不紧不慢地来到了
 
做梦都握着麦子的祖母
一辈子也没有洗去脸上的
菜色的祖母
临终前挤出的几滴清泪
肯定是她珍藏了一生的麦粒
 
11
 
谁能把我们同麦地分开
阳光茂盛的六月
我们坐在细细的麦芒上等待收割
一些辨不出方向的风吹得我们
坐立不安
镰刀已从墙上摘下
砂石和水喂养的刃像眼睛
闪烁着收获的渴望
 
麦子是唯一从冬天走出的粮食
有着雪一样洁白的质地
翻新的麦垄,返青的麦苗
清香的麦花,金黄的麦垛
麦子连起我们四个季节的心跳
 
麦地在我们附近海一样
堆涌起一排排麦浪
从近处到远处,从远处到更远处
我们是麦地中心的岛
编织劳动的网
捕获粮食的鱼
把我们同麦地分开
就是把我们同手指分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