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井蛙日记 2018/5/14 (阅读548次)



我曾經是圖書館管理員,每天懷著吃馬林魚的熱情在書籍和讀者中穿梭。時間成了被遺忘的角色,而圖書館秩序也成了我整個精神空間的參照物。後來轉行到心理學術,才發現聆聽病人的痛苦、憂鬱、掙扎、甚至絕望都會成為心理學家的第二道感染源。病人都是病歪歪地坐在心理學家對面的。這種病歪歪的坐姿使我理解了另一種生態的失衡。其實,精神的自由就在於你對物質空間裏的每一種擺設是否感到滿意。他們對一種空間擺設的不滿和絕望也將影響到我對這種空間擺設的換位思考及其角度大小的測量是否準確。
這些時間以來,我也學會坐在自己的對面。當我每天回到家也病歪歪地坐在沙發上喝著多年如一日的英國紅茶時,我感覺我就是自己的第一個病號。我的坐姿使我懂得生病的意義在於理解病人的精神渴求以及精神渴求之後的重歸自由。關於自由,我曾經幻想過有一天我會在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抒情地過著一個老作家和老心理學家的晚年生活。我也幻想過有一天我會在巴黎郊外的奧弗悠閒地寫完一本迷人的兒童小說。我的法語也開始有足夠的魅力可以解釋自己。關於自由,又使我無法避免地想到我性格的暖色調由於我的精神是冷色調。這種對立經常會使我感到不自由。對於世俗生活我是徹底的悲觀主義者然而在世俗生活中我卻必須扮演樂觀主義者的角色因此我又成了樂觀主義者。 為解釋這種對立和不自由,我對未知的人內在的語言充滿吃馬林魚的好奇。因為,這些都通常游離於世俗道德框架和律法規則之外。我們無法用律法的規則去探知人內在的語言,它也無法被科學準確測量。精神的量表只能用在外在的具有聲音、符號、以及文化特徵的表像上來測試。人精神深處的內在語言不是無聲無息無色無味無影無蹤無跡無象。我經常提到精神秩序,精神秩序需要參照物來引導。這些人內在的語言會通過意識來表達它們對另一些“它們”的不滿、憤怒、憂鬱、絕望。意識包括潛意識也不能被測試因為它不完全屬於認知,它只能被間接引導,催眠的或者夢境的手法。 然後自由才有被解釋的可能。 然後你才能姿勢端正地坐在心理學家那一邊喝著十年如一日的英國紅茶。
(2018/5/14 JINGWA)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