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衣米一的诗|2018第1季 (阅读620次)



 
◎树
 
树从手机里面长出来
每一个数字键都长出一棵树
而我,急着要打电话给一个人
我一边拔树一边想
那是一个和我最亲密的人
 
树拔完后,手机散架,成了一堆零件
我反复做着这样一个
失败的梦
昨夜,手机再一次变成树林
我不仅拔不动那些树
甚至忘记了要拨的电话号码
2018.1.4
 
 
◎真的温暖
 
在冬天喝一碗热豆浆
感到特别温暖
我想起来了
是你给过我的那种温暖
你抱着我
温暖就开始了
是那种从消化系统
到循环系统
再到神经系统的温暖
是贴着骨头的温暖
顺着血流
回到了心脏
2018.1.13
 
 
◎雪地
 
在雪地里,你将看到我
闻到我的气息
我是远道而来的那一个
我不是白色的
因此,所有的白色格外耀眼
 
这是难忘的一刻
你会受到惊吓
你看着我
来到这雪白的世界
像一个发情的婊子
对结局充满好奇
对你饱含欲念
 
你将握住我,与我交谈
然后与我共舞
雪地又宽又阔又空
雪地是我的身体
雪地又硬又冷又渴
雪地是我的心
 
我坚信我是
或许我的祖父地位低微
祖母疯癫
或许我是农民的孙女
自杀者的孙女
2018.2.26
 
 
◎德意志少女
 
“她们身体上的弹孔里
纷纷冒出来一小股烟
而被撕开的肚皮里则冒着热气。”
在德国亚琛市
发生了一场激烈的盟军与德军之战后
少女芭比?登斯克
这样描述她的同伴
那是1944年10月12日的晚上
我还远没有出生
德国亚琛市街头
路障密布。芭比?登斯克裹着毯子
躺在狭长的战壕里瑟瑟发抖
2018.2.26
 
 
◎通电
 
长期低头,患上了颈椎病
买一个按摩枕回来
将颈部放入枕头的凹槽
通电后,仿佛一双手刚好
卡住我的脖子
 
温度逐渐升高
卡我的手逐渐用力
我闭上眼,让整个身体迎上去
颈部,喉管,海峡,跨海大桥
我那么主动,你却不知道
2018.2.27
 
 
◎在上海
 
上海有一条多伦路
原名窦乐安路。
当代艺术馆对面是老咖啡馆。
 
大红色桌布
铺在每一张咖啡桌上。
鲁迅和进步青年的雕像立在门口。
阳光照着屋顶
像刀锋连接着刀柄。
2018.2.28
 
 
◎剑毒木
 
当讲解员说到“见血封喉”时
她说,这树剧毒
会在春季开花。
 
它有乳白色汁液
如果我们有伤口
如果让汁液触碰伤口
我们将心脏麻痹,将血管封闭
将血液凝固,将窒息死亡。
 
讲解员又说,这树也治病
鲜树汁可强心,可催吐
可泻下,可麻醉。
外用治淋巴结核
种子可解热,主痢疾。
 
最后,讲解员强调
见血封喉又名剑毒木,使用宜慎。
2018.2.28
 
 
◎水草
 
从梦中醒来,就像是终于挣脱了
水草的缠缚
浮出水面
我睁开眼,我得救了
 
我让自己继续在水面漂着
感受着
水草在床底下
伸出所有的手脚
 
昨夜它们很疯狂
有时高高举起我
有时将我狠狠地拽下
2018.3.1
 
 
◎可爱的特征
 
动物心理与行为学家
奥地利人洛伦兹认为
具有以下特征的生物
会被认为“可爱”:
拥有较高的头身比,头比较圆;
大而突出的前额;
眼睛在脸部占的比例大,
且位于头部中线以下;
圆圆的、突出的脸颊;
圆滚滚的身体
柔软有弹性。
这些我缺乏的
我在我家小狗那里
全都找到了。
五个可爱的特征
那么完美地被牠所拥有。
2018/3/15
 
 
◎河边的事
 
海鸥死在河边,米格说
这下它就是鱼的食物了。
 
淳子想,是啊,死前它天天吃鱼
今天河水正好涨潮。今天适合河葬。
 
淳子将死海鸥
放进河水里
寂静无声的河畔
忽然鸟声大作。
 
从河心的方向
飞来上百只海鸥
发出的叫声,像猫叫一样
你想想,上百只猫一起叫。
 
它们是要吃掉我
淳子说
如果我不赶紧逃命。
米格说
动物的尸体,你永远不要触碰。
2018.3.14
 
 
◎困境
 
做正确的事
还是用正确的方式做事
比如是将一条鱼
拿到海边放生
还是直接杀死吃掉
我受困于此
也受难于此
是对着那个投海的人喊
岁月是一把
杀猪刀
早死早超生
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还是拦住他劝告他
苦海无边
回头是岸
2018.3.17
 
 
◎阳光正好
 
草地上,我和我的小狗并排躺着
晒太阳。我们的身体被晒得
软绵绵,暖洋洋
阳光正好。我和牠心满意足
在这盛景美意中
千万种事物都是沉默的
阳光也是沉默的,它只是直直地照下来
小狗便有了我的尊严
我就有了小狗的天真
2018.3.20
 
 
◎四年前
 
四年前,我们在凌晨四点的时候
看过一次月亮。在海边
对着海平线,黄昏时太阳落下的方向
清风拂面,四周太安静了
只有月亮在天际滑行的声音
 
四周太干净了,只有月光浮出海面
我们要生死与共,相爱一辈子
当时我们这样想。当时月亮在我们的正前方
离我们这么近。我们不敢说话
似乎一开口,眼前的一切就会分崩离析
爱,也会分崩离析
2018.3.21
 
 
◎天涯
 
在草海桐旁边铺上一块花布
在椰树下搭建一个小人国
没有君王,臣子
只有矿泉水,手机
只有44公斤的我,和4.4公斤的
我的小泰迪,坐在花布上
耳听六路,眼看八方
只有海在前方,再前方就是另外的国
新加坡,越南,菲律宾……
如果我180度转身
一个大国最南端的路
中国,海南,三亚湾路在我的面前
繁忙,喧哗,炙热。几乎每一天
我都走近它,穿越它,离开它
我穿越三亚湾路
向小人国走去,又穿越小人国
向大海走去,将脚伸进太平洋
2018.3.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