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作(2017年10月)之二 (阅读204次)



 
 
《西昌行》(组诗)
 
 
《教友》
 
飞机上
邻座两位大姐
一个对另一个说:
"我向上帝忏悔了
我这一辈子
讲吃讲穿
对别人小气
对自己大方⋯⋯"
 
 
《双城记》
 
我从西安
飞到西昌
一路上
总觉得
这双城
是有关系的
到底啥关系
卫星
从西昌发
由西安测
 
 
 
 
《以诗为名》
 
在西昌青山机场
看见几位风尘仆仆
不远万里飞来的
外国诗人
心有感动
我对接机的志愿者
说起某年在西宁
某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我看见一位
花了三十多个小时
方才到达的智利诗人
双眼发直
表情发木
舌头发僵
志愿者说
好像他
这次又来了
 
 
《诺》
 
几年前
在青海
诗人吉狄马加
对我说过:
"我要请你
去看看我的家乡
大凉山⋯⋯"
于是几年后
我应邀而来
彝族汉子
一诺千金
在这个不讲
承诺的年代
 
 
《缩影》
 
人类不可能揪着头发
把自己从地球上揪起来的
又一见证:国际诗歌节
所有人的诗
都是所在国现代化的缩影
(古老文明靠不住)
 
 
《三等人》
 
在西昌
我把国际诗歌节上
请来的十个国家的诗人
分成以下三等人
第一等人我羡慕
英国、波兰、俄罗斯
第二等人我揪心
阿根廷、智利、美国
第三等人我同情
拉脱维亚、亚美尼亚、泰国、中国
 
一切都与世界杯出线形势有关
 
 
 
《酒后真言》
 
谢谢你们
那些太久不见
我己经忘记了你们
你们却还记得我
并且毫不计较的朋友
你们让我相信
人类是可信的
 
 
《彝人起汉名》
 
我的彝族朋友讲
彝人起汉名
喜欢用时髦词
于是有个娃儿
被取名叫
社会主义
 
于是每当吃饭时
整个彝寨
就听到一个阿妈
狂呼乱喊:
社会主义!
回家吃饭啰!
 
 
《看地图》
 
我现在西昌
从地图上看
它虽属四川
但靠近云南
距以下两地不远
并且距离也差不多
昭通:陈土司、罗土司之领地
丽江:韩土司、李土司之领地
 
 
 
 
《冤案》
 
昨晚
西昌国际诗歌周
首场朗诵会进行时
晚餐时喝了不少的
当地诗人发星先生
坐在我旁边
一直自言自语
在做现场点评
拉脱维亚诗人
一开始朗诵
发星便点评道:
"知识分子!"
哦,这实在是个冤案
该诗人所念是两首
挺有感觉
并且写得很干净的
精短纯诗
还很口语化
但他解释的话太多了
把好端端两首纯诗
搞成了中国
知识分子杂语诗
在发星灌了酒的耳朵眼里
 
 
 
 
《诗人的个体写作与诗歌的社会性存在》
 
 
在邛海湿地游览
阿根廷诗人欢天喜地
智利诗人垂头丧气
反映的是今天上午
世界杯预选赛
两国国家队的战绩
主题发言我有说的了
 
 
 
《故人》
 
26年前
一位年轻的西昌诗人
带着一个女孩
来西安找我
我请他们吃了一顿饭
将我的小屋让给他们住
 
26年后
我来到西昌
逢人便打听他的下落
终于打听到了
死于十年前
死在床上
 
 
 
《功课》
 
 
下午主题发言时
晚上看先锋答卷时
竟然两次想起多年前
我在某次访谈中
说过的两句话:
"诗人是一门课
大诗人是另一门课"
 
 
 
《见光疯》
 
昨日夜酒
众人聊起几个
新晋的疯子
经过一番分析
发现全都属于
多年压抑后的
见光疯
 
 
 
《倾听》
 
我想听到
彝人祖先的脚步
诗里没有听到
歌里没有听到
鼓声响起时
闭着耳朵
都听到了
 
 
 
《反思》
 
就跟其他少数民族一样
彝人对自己民族的爱
令我感慨万千
汉族从来没有这样的爱
汉族缺乏汉族意识
老是越级认领"中国人民"
 
 
 
 
《谷克德词》
 
大雁之家
墨绿深沉
不是哭泣
而是呜咽
 
 
 
《天在看》
 
在西昌国际诗歌周
某辆大巴车上
诗人们谈及中国如今
诗歌节多如牛毛
平均每周都有活动
这时候有人发问(不是我):
"你们知道哪个
诗歌节最有名吗?"
有人回答(仍不是我):
"长安诗歌节"
车上有人偷着乐(这个是我)
 
 
 
《怪相》
 
毎次出席官方诗会
看到那些明明人到了
却随意放弃朗诵权的怪相
(玩低调乎?耍牛逼乎?
还是他娘的怯阵乎?)
我的心都会痛一下
想起一大串
写得比他们好得多
却得不到这种权利的
真正的诗人
 
 
 
《孤独的炸弹》
 
西昌国际诗歌周
昭觉活动中心
主题发言场
晴朗李寒在发言中
讲到阿赫玛托娃的
苦难命运
讲到她的第一任丈夫
古米廖夫以"反革命罪"
被枪毙的事
随后
一位着装现代的
彝族中学生
跳上台去
站姿扭曲
怒目圆睁
一腔怒火
喷泄而下:
"你们这些
面对人民的苦难
不能秉笔直书
伸张正义的
狗屁诗人
跑到小地方来
讲什么反革命⋯⋯"
我们全都傻了
不知所措
不知发生了什么
后来
当我们的中巴车
穿过县城离开时
看见那个中学生
独自一人
走在街头
余怒未消
直喘粗气
像一颗孤独的
行走的炸弹
 
 
 
《真相》
 
一位中国同行
悄悄对我说:
"说实话
这些外国诗人
没有我们写得好⋯⋯"
我说:"嘘!
现在是我们
夹起尾巴做人的
最后阶段⋯⋯"
 
 
 
 
 
《问答》
 
西昌学院讲座
提问环节
有个女生
(不知是汉族
还是彝族)
站起来问:
"痛苦对于诗人
意味着什么?
您能用个比喻
回答我吗?"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苦荞"
 
 
 
《体验生活》
 
我想:彝餐味淡
一定缘自盐的珍贵
当地俚语道:
"彝人离不开汉人的盐巴
汉人离不开彝人的皮货"
我这个观点
马上得到诗人印子君的共鸣
他生在盐都自贡
那里的口味重得要死
 
 
《我们是鬣狗》
 
西昌一周
最美味的一餐
在我看来
当然是火锅
外国诗人
肯定不同意
那一餐
他们差点饿肚子
因为禁食
动物内脏和血
管他们呢
反正我吃嗨了
那一天
那个时刻
当我上厕所归来
看见几个包间里
热气腾腾中
只剩下几个老外
和一大群
生吃活扒的鬣狗
 
 
《反应》
 
晴朗李寒用俄语演唱
俄罗斯歌曲时
拉脱维亚诗人的夫人
脸上绽放出少女的笑容
她原本就是俄罗斯少女
而波兰诗人
本届诗歌周的开心果
却很不开心
 
 
 
 
 
《著名诗人》
 
离会日
诗人们按点分批赴机场
我们车的志愿者
忽然大叫一声
"还差一个!"
于是便给那人打电话
打完之后告诉我们说:
"各位老师,不好意思
那个人这次会没来
咱们出发去机场吧!"
全车一片欢笑
有人说:
"那可是个著名诗人啊!"
 
 
 
《天意》
 
老天爷总能做出
最好的安排
硬是不让你去北京
与反先锋者论先锋
而是去西昌
去听黑暗中的知音
告诉你
你一个人
早已干出的一切
至今无人超越
 
 
 
《大凉山点滴》
 
 
江湖上
著名的酒鬼
都喝不动了
酒名留不下
圣贤仍寂寞
 
 
我发现
吹奏乐手
也爱玩"制涩"
我为诗歌写作
发明这个词时
并不掌握这一知识
 
 
 
只有开官会
才会知道
我是多么厌恶
假大空的中文
 
 
 
再娴熟的翻译体
也是可笑的假洋鬼子
中文诗歌在口语之外
没有任何出路
 
 
 
阿根廷诗人在台上发言
我老朝他脚下看
 
 
 
起怪名走官道
时常沦为笑柄
 
 
 
老外
跟中国
接触越多
毛病越多
 
 
 
中国诗人普遍存在的
前东欧(含前苏联)情结
在拖中国现代诗的后腿
 
 
 
李琦大姐说我是
中国最有教养的男诗人
说是她和娜夜、路也
一起评选出来的
我说我爹听了会高兴
 
 
 
贫穷的智利有诗歌学校
培养出了智利的游若昕
我们富强的中国呢
有,在《新诗典》
 
 
 
唉!一个中国诗人
(包括港澳台及海外华人)
要经过什么样的修炼
才能确保在国际诗歌节上
不丢人
 
 
 
诗不先锋
丢中国脸
 
 
 
发星说
彝语像情话
 
 
 
开官方诗会总会遇见
一些不常见面的同行
晚餐时遇见两个八年未见的诗人
一个说我胖了
一个说我看起来
没有八年前状态好
 
 
 
智利队没出线
智利诗人
整个人都不好了
由此可见
诗歌带不动你
超越国家
 
 
 
车向大凉山深处去
我又成了海拔报警器
同车诗人无不称奇
我说:"谁让咱是先锋呢"
 
 
 
"我代表我自己
欢迎大家!"
在领导的发言后
彝族诗人说的这句话
是诗
 
 
 
在昭觉
零上八度的高山草场
泰国诗人梦凌说:
"曼谷冬天
最低温度零上十八度
冻死了三个人"
 
 
 
拧巴人儿
以口语诗标准苛求译诗
却用翻译体来写自己的诗
 
 
 
 
真相如此残忍
国际诗歌节上
台湾诗人已经
不可能不丢人
丢的是中国人
 
 
 
由于天气或时间之故
朗诵会照顾外国诗人
cut掉中国诗人
我不生气
但从我开始cut
我很生气
 
 
 
讲好的先兆
你大概知道
要讲些什么
但又不知道
会讲出什么
写好也一样
 
 
 
舞者之手
水与火
同一动作
老布说
燃于水
溺于火
 
 
 
生身之地
我不会忘记
我诗上的鬼聪明
是你赐予我的
也被这里的人们
欣赏着
 
 
 
西昌最后一夜
与知音同饮
有一瞬心在哭
他说
当年入狱的诗人
在狱中都是硬汉
 
 
 
我对知音说
你们为1989
所负出的代价
未得任何补偿
除了信仰
 
 
 
被赞誉所包围
最入心的赞语
来自老知音
来自老外
梅丹理说:
"他有唐人的底蕴"
 
 
 
泰国华裔女诗人梦凌
说:我作为一个男人
魅力不如澳门诗人姚风
因为我长得很像中国的
处长
 
 
 
在西昌的饭桌上
邱华栋对一桌人说:
"你们不知道伊沙
还是个多好的小说家⋯⋯"
我心说:天知道
 
 
 
从温暖的南方诗会归来
北方冷手冷脚的寒意
倒是有助于
迅速恢复工作状态
 
 
从西昌学院
讲回到本校
诗的"南人北相"
是必有大成之相
 
 
 
大凉山归来一周了
耳际还时常响起
彝人的口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