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了乏5月诗选(上) (阅读793次)




 
 
《米立这样形容我们生活的城市》
 
巨型蚂蚁窝
2018.05.02
 
 
《毛寸》
 
我让理发师
把我头发四周修一修
理得稍短点儿
结果却被理成毛寸
理完之后
在我耳边连声地说
你理毛寸挺好看的
真挺好看的
还扭过头去
问与我同去的朋友
你说是不是
是不是
2018.05.02
 
 
《目睹共享单车的N种死法》
 
抛下河沟
扔进垃圾场
抠掉二维码
卸下轮子
揭掉座套
扭断链带
敲掉脚踏板
松动把手
拧歪挡水板
涂满污秽
锁在自家门口
……
2018.05.03
 
 
《他肯定吓坏了》
 
文联一朋友打来电话
说某名诗刊某著名编辑
要来当地一高校
搞一场诗歌讲座
问我去不去听听
我想都没想就满口答应
去,肯定得去
我要当面揭一揭
这个骗子
是如何一步步
把有知青年引入歧途的……
“算了,你还是别去了”
没等我说完
他便挂断了电话
2018.05.03
 
 
《顾虑》
 
学校拟扩建
市领导带队调研周边社情
校长指着旁边庞大建筑物
对领导说
把这个KTV的10亩地给我们就够了
领导笑了笑:
边上的空地可以协调来给你们
KTV你想都别想
人家背景深着呢
2018.05.03
 
 
《为时晚矣》
 
在台州国际酒店
冲澡后
正欲提醒妻子
别用热水壸烧水喝
却发现
她不但已烧好水
且已喝上了热咖啡
我只得把从网上看到的
呼之欲出的
一条关于一中年妇女用客房烧水壶
煮脏内裤的消息
活生生地
咽在了肚子里
2018.05.03
 
 
《丑陋》
 
心术不正之人
定有丑陋之相
五官再端正
衣裳再华丽
言语再巧妙
伪装再完美
也掩饰不了
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恶毒邪气
2018.05.03
 
 
《疑惑》
 
某地又发现
唐朝二品大臣之墓
挖出陪葬品无数
众人皆喜
 
其右室妻子墓
早在十年前被盗
陪葬品去向不明
众人皆破口大骂
 
我心生疑惑
有何区别呢?
考古与盗墓
明暗不都是掘人家祖坟吗?
2018.05.03
 
 
《照》
 
在历史博物馆
一面失去光泽的铜镜里
我看到一张锈迹斑斑的脸
2018.05.04
 
 
《五四青年节》
 
16岁那年
身材矮小的我
拿着电影票
去观看学校五四青年节包场电影
却被无情地拒之门外
面对周遭的嗤笑
有了人生第一次
耻辱的感受
和揭竿而起的冲动
2018.05.04
 
 
《响指》
 
十字街口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身旁
示意他先过马路
这令他始料未及
情急中
将拇指往正欲竖起的中指上
一贴
再使劲一搓
打了个漂亮的响指
手势迅即变成
拇指向黑轿车
高高竖起
2018.05.06
 
 
《太阳照在拱瑞河上》
 
凸出水面的一块岩石上
一只小甲鱼在远眺
身旁蹲着一只癞蛤蟆
2018.05.06
 
 
《对峙》
 
我掏出一根烟
刚要点上
发现桌旁请勿吸烟的牌子
便放下打火机
 
服务员发现我要点烟
正欲过来制止
见我放下打火机
便转过身去
 
我见服务员要制止我抽烟
便故意时不时
把烟叼在嘴里
拿起打火机
 
服务员见我故意挑逗
便坐到离我更近的地方
目不转睛盯着我手中的烟
既便有时在忙中也不忘回头望我一眼
2018.05.06
 
 
《笑与哭》
 
我毫无来由地笑
也毫无来由地哭
 
我在众人面前笑
只在独自一人时哭
 
我肆无忌惮地笑
小心翼翼地哭
 
我已做到想笑就笑
却仍然不敢想哭就哭
2018.05.06
 
 
《守夜》
 
我执意送走亲戚朋友
独自留下为奶奶守夜
是因为我相信
一见到我哭
奶奶就会从棺材里坐起来
把我抱在怀里
一边轻轻拍打我背
一边哼起
月儿明,风儿静……
2018.05.07
 
 
《幸福》
 
关上门的一霎那
他发现自己没带钥匙
短暂的恐慌过后
若无其事地啍着小曲上路
不再是那个无家可归的单身汉
他知道
只需比平时多跑一圈环山路
就能等到下班的妻子为他开门
如果再多跑一圈
家中等他的将会还有
热腾腾的饭菜香
2018.05.07
 
 
《过来人》
 
张强炫耀他的新手机
再三强调
人脸识别功能强大又方便
闭眼都能识别
并不厌其烦地
为我们一遍遍演示
而之前也这么炫耀的王家富
自从一个深夜
妻子趁他熟睡
将手机对准他脸
洞悉他手机里所有秘密之后
就早已关掉此功能
此时
作为过来人
他躲在角落里一声不吭
眼里透出
不易察觉的狡黠之光
2018.05.07
 
 
《情书》
 
十年前准备的寿衣太肥
为了让爱美的奶奶
体面地去往另一个世界
我们专门请来裁缝
在连夜为奶奶修改寿衣过程中
发现寿衣前襟下摆褶缝里
一个红布包
里面一张斑驳的黄纸
上面歪歪扭扭一句话:
“你和三朵花一色好看”
署名王上春
2018.05.07
 
注:方言,三朵花=杜鹃花,一色=一样。
 
 
《窃窃私语》
 
与隔壁办公室
只隔一张木板
我们都嫌对方声音太大
彼此影响
便找人换下木板砌成砖墙
之后再听隔壁说话
总感觉像压低声音的窃窃私语
令人忍不住
想靠墙贴耳去偷听
2018.05.08
 
 
《炫技》
 
米立练琴进入厌烦期
开始偷懒、压减时间、磨洋工
苦口婆心讲道理
威逼利诱耍心眼
都无济于事
正当我们满心苦恼一筹莫展之际
她突然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
从上周三开始
一曲接一曲地弹
嘴里还不停地跟着哼唱
每晚都要再三催促
才肯上床休息
后来在一顿西餐诱惑下
偷偷透露原因:
实在受不了楼下学钢琴的小孩
三个月来一直在练音价
且一练就是两三个小时
2018.05.08
 
 
《神回复》
 
上美团
花38元
点了份糖醋里脊
打开一看
寥寥小小几块肉
勉强盖住长方形小餐盒的底
笑过之后给店家留言:
你卖的是龙肉不是猪里脊
店家回复:
亲,你这是一人份
2018.05.08
 
 
《有屎为证》
 
“起床啦,起床啦
上厕所啦”
我想
每天一大早
对面树林里
定有一只头鸟
在高声招呼同伴
并带领它们
冲上天空
飞临我家
并排落在
开放式阳台
横靠的竹竿上
一声令下
稀里哗啦
不然
阳台地面
怎会每天都落满
厚厚的鸟屎
2018.05.09
 
 
《屎与蛋炒饭》
 
五笔输入法
拟打“屎”字
先“尸”,N键
再“米”,O键
出来6个备选答案
第2:屎
第3:蛋炒饭
2018.05.09
 
 
《张强的爱情故事》
 
因工作关系
校长要留他电话
他主动拨校长电话却不通
拨第二遍才明白
拨错了一个数字
 
二十分钟后
错号的机主回拨
一个陌生的慵懒的女声响起:
你烦不烦啊
说不联系了你还打电话
 
后来
她成了他老婆
2018.05.10
 
 
《迷津》
 
炒股十五年
从未中过新股
经股友点拨
遂向后山济世庙先觉大师请教:
“炒股打新从未成功
请大师指点迷津”
大师双手合十眉头紧锁:
“施主你心不诚啊
妖怪才要打
新股是菩萨
得说请”
2018.05.11
 
 
《老人》
 
参加一个诗会
几位年轻诗人朗诵完近作
主持人让我说几句
被我婉言谢绝后
仍揪住不放:
“虽说这几年你不怎么活跃
但在诗坛也是个老人
你的点评
对他们今后写作一定会有帮助”
说完还带动现场
一起鼓起了掌
2018.05.11
 
 
《吸烟的女人》
 
我承认
对吸烟的女人有着天生的好感
在我为数不多的女性朋友中
她们占了不小比例
多年来
我一直在自己心里
和她们身上
寻找一个合理的原因
结果却总是令人失望
直到那一年冬天
我探亲回家
远远看到门口阳光下的母亲
这个47岁失去丈夫
靠一已之力把我们7个兄弟姐妹拉扯大
早被岁月榨干水分的女人
像一个小孩
蜷在躺椅里
安详地进入梦乡
夹在指间的烟已燃尽
灰烬刚落下
就被寒风吹散
2018.05.11
 
 
《肠都悔青了》
 
刚一落座
一陌生女子就微笑着盯着我看
仿佛早已认识
我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
在哪里见过
即便后来同学介绍她叫张雪莲
我还是仍无印象
三巡过后
她端杯子过来敬酒
我才明白大概意思
在我高中毕业去当兵期间
母亲曾托人向她父母为我俩说媒
她当时师范刚毕业
根本看不上一个穷当兵的
所以就不了了之
她喝了一口酒
使劲拧了下我胳膊
夸张地继续:
没想到你这么优秀这么帅
我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2018.05.11
 
 
《芦山岛》
 
走在我们前面的一对胖子
甲:看,天鹅,你吃过天鹅没有
乙:没有
甲:我吃过
乙:看,海鸥,你吃过海鸥没有
甲:吃过
乙:我也吃过
 
张强拉着我快步走到他们身边停下
指着海滩对我说:
“看,人,你吃过人肉没有”
我:没有
张强:我吃过
2018.05.11
 
 
《母亲节》
 
小二黑叼来一块骨头
轻轻放在老迈的狗娘面前
2018.05.13
 
 
《小二黑叼鞋》
 
小二黑喜欢叼拖鞋
这个月已被叼走五只
且都是左脚鞋
很难想象这是它故意为之
而事实的确如此
面对摆在一起
五只清一色的右脚鞋
连一直心疼钱的母亲
也不禁笑出了声
2018.05.13
 
 
《鸡类家规》
 
早来一年的花母鸡欺生
每次进食
都会狠狠地
啄两只刚来的母鸡
 
细问母亲才知道原因
它刚来时
也是被比它早来的黑母鸡
整整啄了一年
2018.05.14
 
 
《对于谢爱雪,我开始有些认同他的话了》
 
女同学谢爱雪
刚结婚就遭家暴
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
我和张强找她老公理论
他不但不认错
还大放厥词
说女人就是用来揍的
揍过两次之后
你上厕所她都会乖乖地
拿着手纸在边上候着
话音刚落
就被我们胖揍一顿
之后
女同学挥舞扫把咒骂着
把我们赶出了家门
至今不和我们说话
2018.05.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