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8.05.12 (阅读180次)



《我母亲不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早晨擦地板的时候
卫生间里、卧室里、客厅里
甚至厨房里,四处都有掉落的头发
长而弯曲的是妻子的,短一些的
是女儿的,最短的是我自己的
没有我母亲的。她不和我们
生活在一起。我母亲一辈子
厌恶掉落的头发,同样厌恶
我父亲,她的丈夫。甚至扬言
一定亲手杀了他,当她离开这个
世道的时候。当然,她杀死她丈夫的时候
不一定亲手知道。这一切凭借的
仅仅是回忆,待他的孩子
以同样的方式,反击的时候
——她那么孤独,自己却不知道
所以,她从未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蝴蝶》
 
雨后的山林里有我母亲
刚换上的新式短袖衫的气味
她清凉地看着她的孙辈们——
正扑腾在一洼积水边上,好像
两三只黝黑色的蝴蝶,总是
试图亲近他们的父亲。而他正在
一团泥浆里搅动着翻滚着,当
蝴蝶的卵分泌在他的眼角和鼻窝时
 
 
《老四季》
 
面馆里,人间的热汤滚沸
我一个人。挤坐在我对面的
小伙子,年轻又雅致,也是
一个人。他消费了一碟咸味的榨菜
一碟咸味的香菜根,优雅的
把它们合在一个盘里,然后
倒上免费的黑酱油和三大匙鲜红的
辣椒油。最后,花上一些时间
被我细盯着,充分地搅拌均匀
还有两个油汪汪的鸡架,一碗清汤
面条——看着他吃的这么热闹
我们好像真的活在人间。而我仅吃
一碗面,感受这闹中取静的方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