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未完成(三首) (阅读1349次)




我与佛像
 
比起明月,它的光更像魔法
泥身背后另有一座寺庙,受孕中的白鹇
远远盯着,比它更高的是我的幻觉
那些前来叩拜的人有着无比
虔诚的体态,而那香火经风吹又回到自身
我与佛像之间隔着一段人世
几根枝杈搭起的框架,外加旭日和雨水
再也没有比它更为恬静的容颜了
它看我,我看它,我是起风时的湖水
它是湖水的某个片段
更确切地说,它是湖水的无限种可能
站立的湖水,旋转的湖水
死而复生的湖水,比起明月
我如此短暂,我活得浑然不知
而它,保持沉默
对世间物似乎早已了如指掌
 
2018.3.21
 
 
 
 
未完成
 
我做过的事情现在还有人做着
我说出的话,在另一张嘴里
潜伏,我写下的每一个汉字都有出口
灯火在前方闪亮,随它们而去的人
只在废墟里留下一根木桩
我去过的大海,现在仍在咆哮
我从大地上唤醒的每一颗魂灵
现在成为直的箭、弯的河以及不可触摸的
云朵,这世上所有未完成的
包括我及我的命运,都像一束光
投射于深渊而后弹射回来
落在一些人的额头
一些人的怀里,一些人的心尖
彼此对峙,彼此互融,如不可辨认的
两极。对此,我无可选择
唯有这副躯体仍在摇摆
被撕裂时居住着天使与亡灵
等待愈合时,它仅保留着两种意愿
前者只为昨夜星辰铺一片宁静
而后者将为第二天的日出做永恒的命名
 
2018.3.5
 
 
 
请赋予万物以最初的安宁
 
我留到最后的那个身份是属于大地的
不需要称谓,繁杂如帝王蝶的斑纹
那从无所畏惧的火焰中重新聚拢而来的
事物,我因它们而得以填充
一个生命委身于另一个生命这意味着
我将重生,那奔跑于旷野的犀牛
也是这副模样,长长的人类的猎枪
正瞄准它们的头颅,就像无数颗子弹
就要穿越时代的心脏
 
我在那样的时刻才祈求神明给予恩赐
赋予原本平等的万物以最初的安宁
给河流以天空的岸,给天空以
人世的昭华,这极具历史性的时刻
我愿赤裸如摇摆风中的圣物
让猎枪迷糊,让子弹随风而逝
或许这是我在另一个我中存活的理由
像一大片合欢树从体内向外散发着
香气,又能从香气中找回失散的自己
 
2018.3.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