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鸟影,或者其它(之七) (阅读310次)



《鸟影,或者榨词的声音》

听到榨词的最后一个音,各色的豆
分解出种种词语,又揉和出炽热的主题
我得歇一会才能喝掉它,这正中她意
她写好的情诗,从未相及我的感受
她得沉淀,她得等待一个合适的温度
然后咀嚼而卧。如同窗口的落瓣一样

我得走过去,关闭所有的开关
我想雷电要来了,各色的豆,歇够了
得重新组合起来,榨词的音,被罩住
寸步难行,却是我最认真的期待
 
《鸟影,或者树林间的厄运》

藏在树林间的厄运无处不在。有临水者
常在流逝的花香里度向远方,逢低吟唱
遇高旋缓。据说,这是一种小众的忧伤
我们可以想象骨头的相拥,或者碰撞

自然,也有巅地的瞭望者在众多的同类中
挣扎而居,脱离深渊是他的梦想
无所谓日出东海,或者霞落西山
有限的选择,是正午已然崩溃的合体

当然,更多的是夹在中间的不经意者
他们,既不关心进步,也不关心退步
他们,只关心抢进嘴里的种种养分
能否支撑到下一波的轮回,或者厄运

其实呵,我根本不想知道天平拨正之时
是谁,叨着厄运仓促而逃,全不像
他所说的那样。这不是一个英雄的朝代
 
《鸟影,或者骑马上苍山》

那时急着赶路,后面还有许多要去的景点
我不想排队,就骑马上苍山

苍山在洱海的西边,山巅有雾有雪有人
我骑马上苍山,只到山腰,没有风花雪月

山巅仍要我爬,那上面关键有人
关键在骑过的古道边,到处是人家的墓园

我急着赶路,就骑马上苍山
吃回亏,当回傻,有作伴的小情侣
 
《鸟影,或者鼋头渚下》

1

舅婆的故事是从鼋开始的,那时
我将鼋误作为龟。后来才知道这两种动物
是两种动物,龟是龟,鼋是鳖
虽然都很长寿,却是两种动物

2

舅婆说那鼋是为了救人才堵死在那里的
那时候天初建,地初造,有许多不听话的
魔兽,自然,也有许多听话的仙兽
那鼋,便是后面的一种

3

舅婆也提到过洪水之类,说太湖
便是因洪水而来,无休无止地
涌入当时蛮荒的江南,江南
一时到处都是洪水,譬如现在依然
波光粼粼的太湖,或者已经湮灭的
芙蓉湖,一望无垠,连接着邗沟
就在九龙山的北面

4

舅婆还提到了渤公,那位治水的祖先
如今给他立上了塑像,就在渚上
挺威风的,挺高大的。可是,好像
向他致敬的人不多

5

其实舅婆的故事漫无边际,想说到哪
就说到那。就像一波又一波拍鼋的湖水
想涌到哪里,就涌到那里
 
《鸟影,或者蓦然回首的桥边》

铃声响起,我赶紧关闭了它。我不能
让他的催促打乱我的阵脚。离边不远
但仍在桥上,我便有回首的权利
蓦然间,有孩童跑过,如我之前的那样
 
《鸟影,或者听戏记(1)》

1

小时候,听的是唱白,看的是结果
大了,听的是韵味,看的是过程
现在,老了
听的是命运,看的是起因

2

主角往往让配角捧着,直到
捧不动为止

3

那些刀,那些剑,在台前
是弄不死人的,能弄死人的地方
在台后
 
《鸟影,戓者任凭风吹来》

没有纠葛了,之前的债已经偿还一清
你任何的卜辞,对我已经不起作用
譬如你重若泰山,我不再会感动地奔跑
叙述壮烈;我会一次次虔敬地体验
被笃诚者占为己有的愚昧。倘如你
轻若鸿毛,我也要在很难勘察的场景中
发现诸多尚未被阳光临幸的深渊

据说立夏了,记住这是一个转折点
昼长夜短,或者任凭风吹来
 
《鸟影,或者与季节无关》

1

暮秋来,仲春去,没什么盼望
出息与否,应该与季节无关
该来的来,该去的去,传宗接代的事
总有人会干。这亦与季节无关
天暖也罢,地寒也罢,就像鸟儿
吃虫的也罢,吃鱼的也罢
只要能吃,必然杀生。既然杀生
又何惧操节。我就是这么想的

2

确实,该枯的枯,该荣的荣
没什么规律,没什么更多的梦想
诸如草木,秋冬有秋冬的萧瑟
春夏有春夏的繁荣。这与季节无关
最后的概念,往往来自最初的认识
我说你短暂,它是长久中的一瞬
你道我漫长,它是瞬间中的永恒

这与季节无关。季节重复着季节
周而往复的春华秋实,在我这里
从不敢奢望,只是总想做一件事情
与季节无关,却就在季节的掌心
 
《鸟影,或者夜雨中唳呺的猫》

等等,看来得确认一下思维,有猫
在夜雨中唳呺,但是听不出来
是雌的还是雄的。它应该离我不远
就在旁边的楼内,好像是孤枕难眠
如我一般。等等,得有个理由吧
或者有个原因,可以搪塞长夜的煎熬
漫雨的透析。这闹心的唳呺呵
竟然找不到斥责的手段,非得
谛听到天明。有一首煎熬的小诗
折磨了一夜的猫,离我不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