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追梦者(近作7首) (阅读1093次)




◎小花和我
 
那些年,我们一起在家乡的山野中奔跑
我七岁时,小花两岁
我九岁时,小花四岁
小花永远都比我小,但她比我跑得更快
 
黑白两色的小花
多么美,她美过了希梅内斯的小银
白色占据了她身体的70%
30%的黑色变成一朵朵小黑花
散布了她的全身
 
小花多么好,山路弯弯
她本能地护送我和妹妹上学放学
有一次在小学校门口
小花竟然叼走了我的小书包
提前送回家
 
小花,我以为我们会一起长大
可是那年乡村打狗队把小花
堵在了家中,当小花尖叫着钻入床下
我竟然不在她身边
 
“小花呜呜地哭叫着
她一定在想姐姐,因为小花与姐姐最亲”
从妹妹的描述里
我看见了最后的小花
 
毛茸茸的小花
云朵一样柔软的小花
卧在血泊里……那年,小花六岁。
 

 
◎赴约
 
星河呼啸,在我的激情幻想中
一匹马
激情而至
 
这盛大的出行会把起伏的群山
夷为平地?
可我不能再想了
 
像最后的骑士
我紧紧地抓住了马的鬃毛
 
野马腾空而去
一切还来得及

 
 
◎春夜听雨
 
幽微而迷濛,这春夜的雨声
一次次把我带入山水古画的秘境
我往石碑的方向走去
抬头看见白鸟、神鹰、飞天的玄女
 
绵绵的细雨中是谁
在宣受神语?那山,有美玉
有奇兽,多竹?而我
只是在本能的圆润间
又一次遇见了水做的自己
 
如同那位婉约的
白衣玄女,纤手间弹奏的一款神曲
凌晨两点,雨依然下着
雨声中,我从涡状的深山中飞回
衔着一卷鸟迹丛书
 
是的,下雨的夜晚我也出去了
我一次次挣脱了
星月的召唤
一次次陶醉于这美妙的雨声
 
苦难就是才华
我开始与多年前的自己
握手言和,雨声里一份明亮和清澈
又回到了我身上

 
 
◎追梦者
 
日落之后,她又变回人形
像一个美人在我身上
缓缓吹动
 
她在吹风,吹那埋骨的云朵
而我仍在假寐
 
是的我可以爱,也可以不爱
可是当她像一面湖水
在我身边躺倒,那么多的理所当然
突然败下阵来
 
现在我是火
一匹乌有的马从火上
一闪而过,我再也抓不住她的影子
甚至  抓不住一缕风

 
 
◎海边的白色小镇
 
那年七月,我在一片雨线中沉迷
想象着远方最广义的诗意
而大海就在那里,一直都在。
那是一个有关岛屿和大海的梦
月光照着海边的白色小屋
月光照着沙滩,月光多么白
而晨起的人们从梦乡中
带回一个白色小镇,带来那夜荷花
和花茎中最幽远的呼唤
为此我决定出走一次。那时
河流追着波光远去,我远去
沿着渡轮的方向
黄昏时分,我抵达了白色小镇
一块女姓的领地
那时节,风中飞扬着真丝披风
风中飞扬着波西米亚长裙
白裙曼妙飘逸,印花芳香馥郁
白色小镇,新鲜的人们
渡轮来了又走了,而我留下
我用七月的红凉鞋一声一声
敲打着青石板,感觉自己就是小镇的居民
而在小镇那白色的寓意中
我找到了一种特别的快乐,它有关大海
有关远航,也有关小镇
 

 
◎白色小镇
 
它是佛学的,也是耶稣的
它带着宗教的蓝
和雪山的白,一次次悬空于我的梦中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找寻这座白色小镇
我知道它更多的
属于灵魂,我只有回到最深的寂静中
才能找到它,带走它
 
白色小镇,它以欧式的白
以佛山的白,一次次把我引向神的故乡
 
 
◎安特克拉,我的白色小镇
 
灿烂的阳光、热情的人民、激情的舞蹈
安特克拉,这一天我是如此迷恋
这个传说中的白色小镇。当熟悉的香气
缓缓升起,我一点也不忍心
把她从我的诗歌中移走
为了形容她的纯洁,我动用了白色
形容她少女般纯净
我动用了眼睛里荡漾的清澈
我握着春天的诺言,不停地向诗中
添加鸽子、星光和此地的深爱
她是我的小镇:白色的、女性的
带着海水的咸和花朵的蜜
一次一次向我倾倒。
其实我根本无力回应她
我知道什么也不能替代她
小镇,我的白色小镇
春风过境,专吹她的樱花如雨
吹她的行云如画
甚至把小镇的月亮
也吹走了一半,可我如此坚持
绝对不会让白色小镇
从我的诗歌中消逝,她是如此洁白而纯净
我把她牢牢地固定在我的诗中了
就像星空、大海和梅里雪山
我知道安特克拉不属于任何人,可是你热爱
她就是家乡的小镇;你遥望
她就会把你的心,一次一次地带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