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北京通州时间 (阅读299次)



 
  
  
  《游击队灯》
  
  我现在
  还好。
  看上去很好。
  比看上去很好
  好一点。
  比看上去很好
  好一点还要
  好。是内在的好
  和真正的好。
  可能比好
  还要好一些。
  前些天
  我在想着
  自己的游击队。
  野外作战
  和野外生存。还看了
  有关狙击手的
  战法。
  在从一个巷子口
  经过时
  也尽量地放低
  身子。我希望自己
  是一盏
  随时都可以
  熄灭的灯。
  
  
  
  
  
  
  
  《西营前街小区》
  
  在黑夜里
  有一个海盗
  这是临近门口时
  对于
  门外那片树林
  的想象
  风像呼吸
  推着黯黑的船只
  
  
  
  
  
  
  
  
  《别看我》
  
  弹丸之地的意思实际是
  有很多的人在
  一个地方上拥挤
  在一起
  还有人不断的加入进去
  满了
  像池水
  那么缓慢的流溢
  我的意思是
  别看我
  
  
  
  
  
  
  
  《我特别喜欢吃豆豉》
  
  我一直在攻打一座存在着的城市。
  它那里堡垒林立。每一次
  我都耗费掉许多的精力。有时是被迫的。
  更多的时候是被迫的。
  有点上瘾了。这是种机械式的
  上瘾。我来来回回地在脚下踢着一个白色的皮球。
  
  
  
  
  
  
  
  
  《伦理的关系》
  
  一个二十年没管过女儿的父亲。
  一个二十年没父亲管的女儿。
  从其中的某一理论看
  他们没什么关系。从另一个角度看
  好象还有。
  一头已成年了的幼兽。
  一头早已壮年的。
  两个生物都是各自独立着的。都
  潜意识地在意被点过的这支烟。
  一个捡回来的烟头。
  
  
  
  
  
  
  
  
  
  《白马啸西风》
  
  蹲在椅子上抽一支烟。
  烟火在昏暗里。有一只手
  一张脸。整体看
  黑暗很有份量。黯黑的
  那个部分。又像
  仿古刺客游戏的宣传片。
  有时是一直在唐朝的末期。
  月光惨淡。白马。西风潇潇啸啸。
  
  
  
  
  
  《雾气在逐渐散去》
  
  那些
  在盒子里
  坐着的人很安全。
  无论单乘
  还是多乘的。
  在通州。太阳
  从左侧升起。
  寒冷的空气里
  温度也越来越高。
  
  
  
  
  
  
  
  
  《来得及》
  
  太阳
  也可以
  从右边升起。
  当你转向
  这一面。可
  这也不会影响到
  在逐渐变暖的
  寒冷空气。
  在通州
  也可以是在
  有太阳的任何
  一个地方。
  有两条
  大的马路。
  从左边
  和右边
  太阳升了
  起来。
  这是在早上。
  还不到
  只能理智
  去谈论去哪里
  去干什么的
  中午。
  这是在
  早上八点。
  好象做什么都来得及。
  
  
  
  
  
  
  
  《男的和女的不是性别可以区分的有时候》
  
  一个男的
  不一定结婚。
  一个女人有可能结婚。
  一个女人和男的
  应该结婚。一个女人
  涉及到两性的问题。
  男的有可能
  不涉及。涉及到
  两性的结婚。或结合。
  结合
  结合后分开。
  有一段路那么远。
  
  
  
  
  
 
  《扑克牌:黑桃A》
  
  房间里
  找不到迈特
  从这边慢
  慢走到
  那边
  也找不到
  其实现在我想
  说的是
  房子里的
  光线
  一会明了
  一会又回到
  暗处
  不时还会有些
  呼吸着的风
  滞留地
  停在眼前
  
  
  
  
  
  
  
  《第三层睡眠》
  
  这种感觉是
  三个木桩。
  
  三个木桩插在水塘里。
  
  三个在阴雨天的
  木桩沉默。
  
  在雨住后。
  轻轻的。
  风。
  涟漪。
  
  三个
  由里而外的
  木桩
  和这种感觉。
  
  
  
  
  
  
  
  《XY》
  
  女性有喜好另一性别的可能
  具有腐蚀那样的侵略
  
  
  
  
  
  
  
  《跳来跳去的米粒》
  
  在早上
  适合喝粥。
  适合
  在沙锅的里面。
  这种石化了的泥巴
  有特殊的香气。
  也偶尔会
  让人
  想到死亡。
  并非
  一定想到死。
  有时
  是麦地。
  欧洲死神拿着的
  就是长柄镰刀。
  在瓮中骸骨
  没有
  想像的
  那么洁白。
  那些平原有时
  在压迫着
  很蓝的天空一直压迫天空。
  
  
  
  
  
  
  
  《右手比左手粗壮或相反》
  
  晚上
  好像有
  很多东西
  可以
  被使用。
  现在
  是一只手。
  实际上
  隐约看到的
  是
  一只手掌。有
  很多个
  想法。
  都可以
  确定,或
  觉察出
  力量。暂时。
  坚定得
  像
  一块
  能够 生锈的
  铁。
  幽暗的
  内部。
  分子
  排列的
  密度
  大。像
  安排了的
  行程
  计划。又有
  很多是
  不可
  实施的。
  需要对话。缓解掉
  焦虑感。最好
  有一面
  镜子。
  当然
  它可以 是
  刻意被
  想象
  出来的。
  有
  两米 高
  的
  那种。
  
  
  
  
  
  
  
  《照射而下的阳光基本呈现出一个45°的坡度》
  
  阳光
  在树叶上。
  看上去
  阴凉的阳光。
  或
  有温度的
  阳光。
  在树上。
  随后在远一些的地方。
  或想象处。
  一种持续着的
  光。好像
  不会被取代
  或被
  消灭的。
  光。
  没有声响。
  
  
  
  
  
  
  
  《影子很湿很沉。》
  
  从里面讲。
  有的人。
  并不想待在。
  一起。
  孤零零的。
  像一面
  镜子多出来的
  东西。
  再从里面讲。
  有的人待在一起。
  孤零零的。
  像镜子
  外边的东西。
  远远的荫暗着。
  依然。
  从里边讲。
  还有的
  没在一起。
  孤零零的。
  一棵树。和
  一棵树
  隔着一面
  镜子。
  
  
  
 
  
  
  《美是卑微头顶上的一片天空》
  
  美女。
  是个什么。概念。
  附着在。肌肤上的
  那种。清凉的
  呼吸。
  我母亲。
  有一次。坐在
  梳妆台前。
  很久很久以前。
  我感觉到。
  幸福的样子。
  头顶。
  有。
  一整片的
  蓝天。
  我觉得。
  展现。欢笑。是。
  美满的。
  我还觉得。
  一个人。待着。
  就是。整个。世界。
  
  
  
  
  
  
  
  《沙》
  
  他眼睛里。有沙子。
  然后。在一个。背风的
  地方。我们停下来。
  有的阴影。是。需要。
  眯着去看的。
  好像。还和视觉
  无关。其实用声音的器官。
  也可以。比如。轻轻的。
  啊。或呵。我很在意
  呼吸。里的。某些东西。
  好像每一次。都有。
  它们各不相同。
  他眼睛里有。
  很细的。沙。沙沙的那种。
  我们。站在背风处。看了下。
  外边的阳光。然后。
  就沿着。
  阴影的。边缘。走远了。
  销融。在微微的。花香中。
  
  
  
  
  
  
  
  《在通州联通公司门口》
  
  那种黄色
  有点金子的意思
  有纸张那么薄
  散乱地堆在一起
  感觉
  有风的时候
  会哗哗的颤动
  
  
  
  
  
  
  
  《阴影与阴郁》
  
  房子的玻璃窗外面
  躲着鸦嘴兽
  
  再外边点
  有可能是它的池塘
  和
  点着烟卷
  朝这
  看过来的
  在树荫下的 阳光
  
  
  
  
  
  
  
  
  《冲浪手布里斯》
  
  布里斯
  在和美人鱼
  说话。
  布里斯是
  失去家庭了。
  布里斯去银行
  实施抢劫。在梦里。
  布里斯在
  被警察的追捕中。
  
  布里斯和一个盗贼
  被铐在
  医院的床铺上。你妈的,
  布里斯从没有
  海浪的海边
  逃到了
  有海浪的海边。
  
  马利鲁是朋友。他从一个美人那
  给布里斯
  偷来了一块冲浪板。
  
  
  
  
  
  
  
  《哈里哇》
  
  我用
  牙齿止痛
  很坚强
  坚硬的牙齿
  有一些
  时候
  我就住在
  上面
  我想象着
  它的洁白在发光
  当
  它凋谢
  我就会看到
  那个
  强壮的
  黑人
  
  
  
  
  
  《一个行为艺术家在猜火车的行为》
  
  
  实际上一开始8点一刻我玩了微三国
  帮助一个朋友收回他丢掉的失地实际一开始
  9点多我玩了Q三国然后我看着信息从雍和宫地铁
  出来向南走了500米实际一开始11点我接到出发的
  电话然后去一家鸡毛店吃了中餐很简单的
  青椒肉丝鸡蛋汤实际是12点我到了
  九棵树地铁站看到一个长布偶样的女孩
  在上车前实际是我想写一首诗打发下乘车的时间
  然后从东四惠地铁站下车实际是我到了东单
  我想问小指挥我们到了哪里而实际上是另一个热情的
  外地人告诉我的然后我再看着信息从雍和宫地铁站出来
  朝南走了500米这时我身边多出了几个朋友小平饿发
  实际是从雍和宫地铁站C出口出来向南500米步行到
  方家胡同的猜火车实际上整个的这些行为我将它
  叫做“不靠谱”而现在我称它为“不在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