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作(2017年11月)之四 (阅读350次)



截句集《点射》
 
是永恒的美人容颜
打通了不同的时代
 
 
 
保守而言
在医院呆上24小时
便可得出如下结论
医患矛盾
起源在医
 
 
 
文喜百事通
诗怕常有理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
诗人远未吟尽其美
作家远未书尽其丑
 
 
 
有的人
怎么是人都认识
我从讣告才得知
还好
是能人而非诗人
 
 
 
度人
能度多远就度多远
不以短悲
不以长喜
 
 
 
有人问我
某著名诗人的
成名作或代表作
我想都没有想
便答道:"不知道"
 
 
 
病房里
34床的宁夏老汉
夸35床陕北老汉
俩闺女尽美女
陕北老汉道:
"到西安早"
 
 
 
吸烟处
穿病号服的胖子说:
"我三高"
穿病号服的瘦子说:
"我也三高"
胖子道:"你凭啥也三高"
 
 
 
先锋看身后
是回头
俯瞰
 
 
 
王的下场
一头雄狮
被一头野牛
顶成了
一条围巾
 
 
 
自以为真理在握之时
嘴便在瞬间自磨成刀
 
 
 
最为吊诡而鬼魅的是
前口语诗人
其实是口语诗的敌人
 
 
 
亲人生病时
你发现万事不重要
其实原本就不重要
 
 
 
夜鸟在叫
喜鹃啼鸣
 
 
 
中国有个诗坛
诗坛有个民间
民间有个丐帮
比官方还要脏
 
 
 
忽忘此事:磨心
 
 
 
爱国主义
民族主义
是0成本投入之
愚民教育
 
 
 
病房里
父亲的护工
向我普及国策:
"金三胖不能少
是咱们专门用来对付
美国、日本、韩国的"
 
 
 
父亲的护工如此反美
却穿一件仿美式军服
理由是:"耐脏"
 
 
 
如果先锋就是以诗证明
我有鸡巴你有屄
那迟早要滚到一边玩蛋去
事实上也早已歇屄
 
 
 
这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蓝领阶层比白领阶层
更了解高层人事变动
 
 
 
多年以来
网上网下
我制造了一种人
在别人面前谦谦君子
一到我面前
就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即使孤身战多狮
寡不敌众时
巤狗也是
且战且退
舍不得
这是它致命的弱点
 
 
 
当先锋派时蒙上了老子辈儿
当反动派时赶上了孙子辈儿
 
 
 
有个胖子
体育主持人
老爱在这亚亚文化上
做文化科思想状
成了行业尴尬癌
 
 
 
差诗人最爱说:
"别太认真嘛!"
他们甚至敢于说:
"身后自有定论!"
 
 
 
诗歌
是文明夜空中的
点点繁星
比喻到易
你的领悟到了吗
 
 
 
一介草民
反口语诗
更加可笑
 
 
 
如果你们是由于
不懂生活欠缺人性
而读不懂我的诗
那就不懂好了
我也没办法
 
 
 
我惊讶于个把
诗歌钉子户
被列入新归来诗人
的受之怡然
哥,渴糊涂了吗?
 
 
 
有人到哪里
哪里丑闻出
 
 
 
新世纪以来
有人就写过两首诗
被称作"诗歌圣徒"
有人年年写月月写
被授予"新归来诗人"
都是两厢情愿
 
 
 
心安便是"啧啧啧"
是客厅里看电视的父亲
所发出的不知是赞叹
还是不满之声
 
 
 
一个油子
不论社会油子
还是嘴皮油子
只能写前口语
写不好后口语
 
 
 
冬天来了
我心如春
最坏的事没有发生
现实比预想中最好的
还要好
 
 
 
在近期紧张得透不过气来的生活中
我还笑喷过一次:一边喝茶
一边读横鼠与丑八怪的对话
前者说:2000年前他是知识分子
2000年后变成了废话
 
 
 
我所在的小区物业
在给我们上
冰冷的资本主义课
不到明晨0点
暖气绝不开通
 
 
 
独裁者
刽子手
中国政府的老哥们儿
孔子和平奖得主
穆加贝被端了
 
 
 
一看我的诗
就知道出自大国诗人之手
绝不可能看反
 
 
 
三天之内
两见喜鹃
像天堂母亲做的标本
送给大病初愈的父亲
 
 
 
一早起来
便见朋友圈中的
自信青年抱着
大咖的假鸡汤
咕嘟咕嘟喝着
 
 
 
西外是11年前申大成功的
我特别想知道:11年来
每次介绍我时
坚持说西安外语学院的人
他们的孩子
上的啥学校
 
 
 
社会主义暖气烧得好
资本主义暖气烧得差
唯西安外国语大学例外
明明是社会主义大学
暖气烧得能凉出鸟来
 
 
 
多少人
以打抱不平之名
行助纣为虐之实
 
 
 
唯有幸福
没有指数
 
 
 
那么多年
从未见过
一个北方诗人
写过一首《暖气颂》
他们笔下的冬天
永远冰天雪地
 
 
 
译布考斯基
给我译笑了
他写自己朗诵时的
紧张与囧相
骂自己是"胆小鬼"
又甩了中国诗人几条街
 
 
 
过去的李岩
一年四季
只在秋天写诗
现在不了
《新诗典》
令其农转非
 
 
 
一只鬣狗
叼着一对牛蛋跑过
这货在胜利时
还是一副颓荡相
是我最欣赏的地方
 
 
 
鬣狗开始啃食轮胎
诗歌由此进入现代
 
 
 
只有球迷熟悉
这事实的诗意
明明三线作战
但却四大皆空
 
 
 
儿子最怕
父亲的缺点
遗传给他
这是个案
还是典型
我拿不准
 
 
 
回想起来
七年前
《新诗典》开创前夕
我只做好了一念准备
得罪人
 
 
 
一周之内
三见喜鹃
这自然是
心情使然
但也可能
就是事实
 
 
 
老实讲
身为一名大学教师
我主要的心性
都是二十八年来
到行政楼找人
签字盖章磨出来的
 
 
 
对于故人
还是宽容点吧
只要他(她)在你面前
没有装作失忆
(真失忆可以)
 
 
 
说句不正确的非废话
体制外的货
修养普遍差
 
 
 
鬣狗又获我心
它每次见到
百战百虐的豹子
总是有点不好意思
装作吃草
等其逃跑
 
 
 
我要经过多少傻瓜
才能撞见一首好诗
 
 
 
亲戚又一次送来
排骨包子
出自一位
啥都敢包的老太太
我在第一时间想到的是
诗人的思想还远未解放
 
 
 
这是近四十年来
先锋与保守
最泾渭分明的时期
也是多元共存的名义下
价值判断最混乱的阶段
 
 
 
作为操盘手
我明知在我加大加长加厚的
这个区间里会冒出先锋之敌
但也只能这样了
宁可放过一个
也不错杀三千
 
 
 
 
毛时代过来人
老是在追赶着什么
像有恶狗在后面追着
像有鞭子在后面抽着
多快好省效率够高
创造出一穷二白
 
 
 
新世纪也有周扬
只是不那么
位高权重
 
 
 
曾经有一个怨妇
也到我处诉过苦
江湖硬说人假怨
现在人家抑郁料
 
 
 
鳄鱼瞬间变成
一条黑焦碳
嘴里咬着
一只电鳗
 
 
 
再毒的蛇
不过是蜜獾的辣条
对,辣条
没有比这更妙的比喻了
但对书面语诗人来说
没有用——他们不敢用
 
 
 
这种清高由来已久
我从不与本省陕西
的官文人讨论文学
我不习惯于
将文学诗学
谈成农活儿
 
 
 
寻某副校长签字
两天寻三次而不遇
我不敢再寻下去了
他那层未见人迹的楼
已有灵异之感
 
 
 
让我想想
上一次我是为什么事儿
跟院办那个傻博士吵来着
我又不是党员
出国用不着书记签字
 
 
 
体制的能耐在于
明明是公民的正当权益
搞的也像是民在求官
民会提醒民:
"谁让你求人来着"
 
 
 
这其中有何讲究
鬣狗生吃异类时
从肛门下嘴
鬣狗生吃同类时
从脑袋下嘴
 
 
 
绿草坪
黄落叶
平凡的常青的背景
刺目的死亡的主角
 
 
 
有一种诗人
天生高洁
以道德协警自居
毎逢公共事件
出来打砸无辜小贩
 
 
 
平素不屑是与非
如何忽生正和义
 
 
 
说大是抬高了他们
不就是想借公共事件
白捡诗歌的附加分嘛
 
 
 
装作跟我从不玩
你们因此在别人那里
拿到了多少好处
你们这些猥琐的男女
 
 
 
上网公知范
下网体制狗
如此双面人
构不成新闻
 
 
 
无知的精英
别以神甫的口气审判无辜的人民
神甫乃恋童癖的重灾区
本来就一屁股屎
在这个话题中也别提瞎眼的上帝
 
 
 
女鬼一定穿白裙
我们经常被
这样的诗
所欺骗
 
 
 
悲伤来不及
埃及的清真寺里
三百多人被杀
不过对民族主义者来说
这不算事儿
 
 
 
我欣赏鬣狗
是因其最具
低等动物的纯粹性
 
 
 
"这种球都踢不好
快滾回家去吃奶⋯⋯"
近年最酷的一句球评
发自于身边
我的八十老父
 
 
 
蠢问题:谁是谁的掘墓人?
惟一正确的答案:丫自己!
 
 
 
毎当我感到世道不公
就会想起当年
健力宝少年队赴巴西受训
不带孙继海
 
 
 
这一届人民还是不行
低端人口比例太高
 
 
 
颓荡鬣狗自挂东南枝
No,是咬定豹子
晾在树上的腊肉不放松
 
 
 
里约贫民窟
孟买贫民窟
过去我们只知道
它们的存在是种悲哀
现在我们终于意识到
它们的存在还挺伟大
 
 
 
穿过冷霾
咽喉不适
想起儿时生病时
想起母亲
 
 
 
一个大学教师
多往行政楼跑了几趟后
找到了群众上访的感觉
 
 
 
"对知识分子的改造"
忽然想起这句话
亲切自然
一身冷汗
 
 
 
在中国
办成一件事
容易忽略的
必要程序是
发火——启动
 
 
 
鬣狗追狮子
狂奔的狮子尾巴没了
奇耻大辱
像清末被剪掉辫子的
男人
 
 
 
从形象上我便厌恶该朝
男人留辫子的满清
包括中间半壁披头士的
太平天国
 
 
 
我厌恶的诗人毎发诗
黑暗倒未必加深
只见脏物在拱
 
 
 
不知什么神
给人更年期的拐角
安装了一面照妖镜
让其一个个现原形
 
 
 
第三代到达更年期
精神病院围墙拆了
病人跑了大夫疯了
 
 
 
我看第三代
诗歌红小兵
看诗歌红卫兵
 
 
 
红狼哺育出的一代人
变态得如此丰富多彩
 
 
 
只有在长安诗歌节
只有在口语精锐诗人中间
才会如此谈论前年的那起公案:
"看来那小子真有可能
在去接丈母娘的路上
抽空嫖了一把⋯⋯"
 
 
 
父亲经过
这场病之后
乡音更重了
重庆知道吗
 
 
 
又是一句
为照顾同行的情绪
而延缓说出的话
浪漫主义是诗毒
新诗之毒源
 
 
 
看她转的东西
便知为什么
写不出来了
 
 
 
别见着黑
就想到暗
在这世上
还有黑丝
 
 
 
在中国诗坛
有多少体面的二傻子
来自职业与社会身份的体面
中高端人口写着最低端的诗
 
 
 
布考斯基向编辑
推荐一位女诗人:
"她的火焰中没有谎言"
在中国有没有一位女诗人
配得上这句推荐语
 
 
 
年轻时发现
付出同等的努力
机会总属于别人
为此我曾抱怨
好在我加倍努力
于是机会也就来了
 
 
 
我已经习惯于
在凛冽寒风中
收获

作为一名写作课教师
我出命题作文考题的逻辑
向来都是:能够激发学生
写作欲的题目是好的
 
 
 
央视新闻里
竟然也有"事实的诗意"
一个小子用白漆
私自修改了马路上的指示线
并声称:"我每次下班时
这个地方比较堵⋯⋯"
 
 
 
毎次看到捕鲸船
驶过血红的大海
我对某族的戒备之心
都会加重几分
唉,这文明的野蛮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