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戊戌暮春、铁篱寨、月下 (阅读933次)




《月下》
 
令人平复的深邃透明夜
月,满若放射的铀盏
一个独自的夜,偶然抬头
仿佛月也是透明
 
佛光笼罩一架飞机
信号灯,闪烁轰鸣,穿过月
亿年嫩蕊的坟墓,荒田
 
地板都被蒙上荒凉的青
儿时月夜,这时浮出
街道,空旷,周围寂静
 
我的影子清晰,神秘
奇怪影子做着奇异动作
恐怖的影子,陪着我舞蹈
 
 
《戊戌暮春》
 
绿林小巷深处,白鹅和公鸡在看门,
生锈铁牢门一样的无人小巷,
令人成为荒野哲学家的绿林。
 
谁在屋内沉沦,谁就如同困兽。
四月最小的毛桃,麦子兄弟,
都爱着重生烈日的草莓。
 
蒿草站在混浊黄土上,站在坝上,
硬土的垄,被成熟放低的草莓。
油菜花田在草棚边,升起自然香薰。
 
万物在释放甜蜜忧伤的泪。
蜜蜂,草莓,白花的几个分身,
飞过塑料膜,飞过滔滔雄辩的野外。
 
腐烂草莓,腾起酒味,
黏黏红汁泡红了褐土。
油菜花田走出荒原的深海波涛。
 
荒疏的土,闪现兽类的足迹。
独唱的祭灵鸟,独步的黄蝶,
情愿迷失在这酷日当空的密室。
 
沉思的山,沉思的思想家,环顾
这青铜雕塑的暮春,这乡野
蜂蜜空气里,我们仿佛是空气。
 
大河赐予小麦的青芒,向上游荡
原野的野性,荒路也在游移,虫声,
鸟鸣,腾跃在无边浑蒙的土地。
 
 
《铁篱寨》
 
斜阳的红光烧红了荒野,
铁篱寨,得到一个暖红肤色,
顶刺的绿巨人,蓬松着冲动,
我们穿过绿篱,这超大的猫头鹰
 
看到中国北方浮士德的风沙心跳。
铁篱寨举刺,刺破激情、梦幻,
刺入最辉煌夕阳的皇宫——
这电磁的红圈,这扩大的广场。
 
黄金里迟钝发亮的王朝,
荒废,没落的昆虫,新颖
又陈旧,似缩小的人群,移动。
石榴花,深深探出荒原的血。
 
铁篱寨的念珠果实,下沉
落日的金銮殿,蒲公英开始流浪
自由的种子,蒸发的原子,
月的舞蹈,悬空,直播在太空。
 
月有白鹳,立着天上尊严。
而向西滚落的火轮,被山体围住,
无法陈述的,严厉规则了
这坠入黑暗的土地,慢慢坠落
 
亿万个磨损面孔的磨损眼神,
踏过铁篱寨,踏过天真,
分身分裂,伸展,似巨星
闪电被拉来,雷声隆隆而惊魂。
 
____
铁篱寨,小乔木,别名枳实、枸橘,全身皆刺,树冠伞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