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相似之处(杂诗八首) (阅读1144次)




相似之处
 
有谁见过狗在睡梦中痉挛
我没有。但我深信
因为我也会在睡梦中痉挛
我乐于承认,我们多了一个相似之处
但并不因此更亲密
或更疏远
 
只是有时,在一阵痉挛后苏醒
想到另有一头动物
在某处也同时苏醒
而在另一刻,当我再次醒来
它的生命已走到尽头
好像我代替它一阵痉挛
 
每一次痉挛正像一只脚踏空
然后赶紧抓住别的什么东西
以使自己稳住
我们有相似的时刻,相似的境遇
有时挣扎的脚会狠狠地踹向
某人、某物
有时,我们身不由己,一同
跌入深渊
2018.4.8
 
 
兄 弟
 
那人是我的一个兄弟
他牙疼,托着腮帮子的时候
更像我的兄弟
因为我也受过这样的苦
他也知道,尽管我不能免去他的苦痛
但现在我们更像兄弟
好像这是我们的一门宗教
这难言之痛,痛得世间再无“痛恨”一词
它的要义:我们如此不堪一击
无论彼此
2018.4.17
 
 
谷雨日闻啼鸟
 
喜鹊千呼万唤,总是很近
像要叫醒不肯醒来的人
斑鸠四处嘀咕,总是很远
像迟到者羞于入场
麻雀总在叽叽喳喳,多像我们小时候 
仿佛总是晴天
布谷总在远远的路上,多像我们的暮年
仿佛总是阴晴不定
而夜中闻鸟,只听得短促一声
恍如哀鸣……仿佛那不只是一只鸟
而辨认是可怕的。我愿意
是雨中的一棵树,只管枝繁叶茂
2018.4.20
 
 
一棵橘树
 
门前有过一棵橘树
也结过一些橘子
我看到的几个,都是从树上摘下来的
所以我从来没有把果实累累
和家门口的橘树联系在一起
但我欢喜,有果树的家园
才算真正的家园
 
有一年秋天回家,难得兄弟姐妹团聚
我对父亲说
我们不如就在橘树下摆上饭桌
父亲知道,我只是趁着酒兴说说而已
自家人吃饭、喝酒
哪里用得着那么张扬
 
后来,为给乡村公路让路
门前的橘树被父亲亲手砍掉了
为它无奈的结局
我甚至来不及惋惜
路修好了,父亲却去往另一个世界
我们挑了两个橘子放在灵前
本该是自然的馈赠却成了祭品
我知道,在他看来,这也是
多此一举
2018.4.27
 
 
乐 观
 
路边两棵小树,每逢仲春
浓密的枝叶合拢了
像一道拱门
 
我乐于看到
人们弯腰从那里经过
 
如果,这只是园林工人偷懒之故
那就让他们继续偷懒
如果,是他们手下留情
就请他们继续手下留情
 
冬天,那里畅行无阻
人们无需弯腰屈身
但我觉得那里仍有一道拱门
 
就像果树,在我们眼中
一直是果树
哪怕它光秃秃的
 
就像你,哪怕你一再加深
我的昏迷
2018.4.29
 
 
为“曾侯乙铜鹿角立鹤”编撰的解说
 
出土文物中
车马、兵器最多,主人熟谙车战
狩猎更不在话下
编钟、编磬、鼓、瑟、笙、箫
主人是最早的音乐家
更有一众艺人,助其宴乐欢饮
青铜尊盘、金盏、金杯,必不可少
青铜冰鉴,可温酒、可冰酒
大尊缶,2400年后酒液尚存
主人有过豪饮的排场,无数后人望尘莫及
但这样的生活只是过眼烟云
 
他和我们一样害怕死亡
他比我们更企盼长生不老
他相信仙人就是有人成仙
他祈祷神灵眷顾其子孙
他知道,美好的愿望是一个长长的脖子
而呦呦鹿鸣
又胜过所有金声玉振
他以天才的想象托付身后
昂首伫立,陪侍其棺侧者,乃镇墓灵兽
退而言之,与其百般讨好上苍
不如首先愉悦自己的性灵
 
在博物馆里,合体的神鸟瑞兽
从宝剑、玉戈中脱颖而出
仿佛我们未了的心愿
纵然不能展翅,也将引颈长鸣
2018.4.30
 
    “铜鹿角立鹤”(英文译名:bronze crane with antler):战国早期著名铜器。1978年湖北随县曾侯乙墓出土。通高142厘米,重38.4公斤。立鹤引颈昂首伫立,双翅作轻拍状,两腿粗壮有力,形态健美。现藏湖北省博物馆。
 
 
童 话
 
从一枚鸡蛋,到满屋黄金
 
终结于一枚鸡蛋
没有破碎。只是壳上带血
 
由此可知,一块黄金
就是血流成河
 
太阳沾染了太多血迹
它以自黑之日
教我们爱黑暗的日子,一如
 
光明的日子
2018.5.3
 
 
述 往
 
听人说起过:一位长者
安葬了母亲后
遭人举报是土葬而非火葬
他只好再次回老家
央求几位乡邻
掘开陵寝——
 
他跪着,眼见母亲的尸骨
尚未完全腐烂
与其说是跪拜,不如说是
被彻骨的寒意打倒在地
 
没有人愿意浇上汽油,他浇……
没有人愿意点燃汽油,他点……
他哆嗦着,点燃了一场大火
他目睹了灼人的寒光
所见之物无不随之飘摇
落地时无非白灰与黑灰
 
他怀疑,即便和众人一同走在荒野间
老鹰也会从天上一眼认出他
而事实是,掘墓者之一
不久摔断了腿,心生怨恨
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那乡亲
那些年,他的心就像一头受伤的鹿
跳得最高
又重重地摔倒

2018.5.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