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鸟影,或者其它(之六) (阅读316次)



《鸟影,或者啁啾之日》

幸运往往隐藏在不幸之间,就像此刻
我在不幸的花旁坐下来,我才想起
今天,是个啁啾的周末,求偶的鸟
格外的多。我想,总有成功的一对吧
就像身旁的花海,总有不幸的一朵

我介于幸运与不幸之间,就像此刻
花儿在逐渐凋零,我也是。这是一个
啁啾的周末,求偶的鸟格外的多
 
《鸟影,或者虞美人》

1

虞美人的美藏在剑鞘里,抹开
便是东方一道朝霞
在凄婉的帷幕一角
陨落应该陨落的背景

甚至,在背景里还夹带一些
或许熟悉的民谣

2

或许,她的这种以死亡为目的的歌颂
便是以死亡为传播手段
而流传下来

3

那些隔世的美丽是否一样的美丽
需要统一美丽的标准吗
当我们嗜美如狂之际
美丽总是不够我们挥霍啊

4

我总是想抓紧那么一点被驯化的韵白
在大家退场之后
经验告诉我不可盲动
那是人家千寻万寻的风格

我岂能破坏两千年的风格
那些坐等望断秋水的不朽诗词
还不将我凌乱如蝶的思念
嵌入一阕玉壶水

5

就算她死得其所
我也要怀疑霸王的戟
能否刺穿温柔的春梦。以及
一点点江东的芬芳
 
《鸟影,或者负笈从师》

终于找到准确的成语,来表达
我此时的行为,带给大家的思考
揉在已经结束的故事里吟咏,会不会
呈现全新的故事,从形态到意境
都无法解读。是的,师傅的绝招
必须留下最后一手
 
《鸟影,或者过怒江》

1

现在的怒江,水浅多了
真怕鬼子再来,我们怎么办

2

怒江里的鱼,不小不大
煮了吃,连骨头都能吃呢

不知道,我死之后
我的骨头被谁吃掉

3

怒江两岸的茶林古老而珍贵
我在门口简单地望了望,发现
最高大的不是最古老的
最珍贵的不是最稀少的
那些,我们都看不见

4

说实话,我担心怒江的风景
既像熟知度很高的平面模特
又像锁于阁楼的梳髻的公主
 
《鸟影,或者割香蕉的刀》

刀快,一刀下去,砍落一大串香蕉
有人说,那是香蕉太软了,没骨头
有人说,那是香蕉太傻了,一根筋

我说,是掌刀的人太刁了
或者,是种蕉的人太弱了
 
《鸟影,或者天越来越热》

1

虫多了,天越来越热
未必猝不及防
却也来势凶猛

不巧的很,我的
苍蝇拍
坏了

2

印象中,这个时节
是我撒娇的开始
可是,撒娇的道具
都已去了

3

到了光膀子显露伤疤的年纪
因为爱无所爱。因为,想来
伤疤不会增加了吧

天,越来越热
显然,彼此忘记了约定
 
《鸟影,或者梁溪河畔的仙蠡墩》

1

谁能告诉我,范蠡来于何时,他
真的携着美得杀国的西施来过这里?
如果确是如果,当地被杀国的人
岂不杀掉他们;他们,如果遁匿而行
当地又岂能记载他们的踪迹,岂能
记载他们从这里,逃至世外的隐居

臆断总是在推敲之前就注定了命运
稍有风吹草动,命运就会有改变
或许,这是人们需要的场景

2

谁也不会奢望不敢奢望的事体。传说
便是如此,如此不经推敲
如此易于改变

3

当浑然天成的渔舟,渔网,乃至渔翁
在一个眶内,渔村便诞生于墩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远古于
范蠡,或者西施的莅临。我知道
这纯粹是一个假设的问题

4

可是,有许多人热衷于回答
这个纯粹是假设的问题。如同
他是怎么知道这的,是如何走到这的
是如何走过这的,是怎么无影无踪的
诸如此类的问题会孕育许多

一座渔村的窗户应该足够让风徜徉
甚至在船尾,或者船头,环绕着
近乎原始的生活律动。但等
离巢远征的春燕,回到放弃的家里

5

岁月永远掩埋不了岁月,那些撒向
四面八方的时代,其实来自一个祖先
草昧的,聪哲的,其实可以颠倒过来
乘夜深人静,温暖正拂荡我们的家乡
 
《鸟影,或者黄金构图法》

1

厉害的角,不坐在中间。总是
漫不经心,一副埋汰自己的样子
据说聪颖便是如此,估计有人会笑

2

如果是纯数字概念,挺好记
也挺好懂。把人往那一放
那人便是那的主子

3

粗暴就是这样来的,勿须人多
在那,有什么就说什么。千万不要
似是而非,弄巧成拙

4

何况,还有数字以外的概念
这与哲学相关。多少不是问题
真假才是关键。这与哲学无关
 
《鸟影,或者极简主义》

1

所以,人们一下子揪准了他
没有任何花哨,往往在黑白之间
就诠释一切,并决定胜负

2

所以,它是我们的孩童
最早的益智游戏。据记载
可追溯到尧帝的时代。那时
我们的孩童都比较愚钝

3

所以,这不是从国外传入国内
而完全是从国内传出国外。我们
藐视自己的时候,洋人
正暗暗得意,发出会心的笑声

4

所以,该结束了。更多的素材
永远,在下一桢。他逃不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