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刘术香|| 物在物里错开(十一首) (阅读948次)




刘术香|| 物在物里错开(十一首)
 

 

从人间荡过
 
一截木头或一段冷光,
泊在山影里,
寂静发出小芽,
一点点生长,
一点点退缩。
 
有人指指点点,
有人抚摸轻按,
有人走在上面,
捻碎蝴蝶的触角,
咬牙切齿说话。
 
没有关系,
你可以从远处来,
一言不发,
穿过光点和暗道,
昂首挺胸,目不斜视。
我在这里,
或我不在这里,
每一株芽尽情地绿,
每一滴绿又安静着,
不带感情色彩。
善良也罢,凶恶也罢,
一波一波,从人间荡过。
春天掠过冬天,
一个季节含着多个季节,
木头开花,光点开花,
这般喧闹呵。
 
 
最后一颗星星
 
山顶上,最后一颗星星,
暖光遥远,冷光遥远。
细微光亮照着小草,
草身轻摇,
照着河水,浪花无言。
还有多少事物,
望着星星,做出不同的动作,
发出不同的声音,
一遍一遍,依依不舍。
 
这是六月最后的星星,
明天已不是六月,
星星将长大一轮,
当它再度出现于天空,
它会忘了六月,
那些风吹,那些闪电,
那些开过又凋落的花朵。
小草摇晃,小河流淌,
万物滋生,万物存在与不在,
而这一切,都得重新开始,
一一相认,一一熟知,
一一送得远远。
 
山顶上最后一颗星,
与谁都不亲近,从容,优雅,
与世无争。
出现,消失,都没有泪滴。
 
 
盼星星
 
伸手不见五指之夜,
万物闭着眼睛。
小草摇摇身子,
渴望望见一颗星星。
 
小草怀念,
石头怀念,
小花朵、小种子、小虫子,
都在怀念。
星星,星星,星星,
默念星星的名字,
睡去,醒来,又睡去,
夜越深,星星越远,
连梦里,都没有星星。
 
小草抚摸自己,
石头抚摸自己,
每一物都在抚摸自己。
自己和自己说话,
自己吹一口气,
吹出风来,风吹拂自己,
自己笑了,自己哭了,
笑是羽毛,泪是羽毛,
一片片,飞起来,
飞呀飞,山顶上落下来,
摇啊摇,摇成块块美玉,
绿光闪闪——
哦,星星升起来了。
 

◎每一次清算
 
每一场麦熟,
都是一次清算。
与麦苗对视,
与田垅平行,
且行且思,
且行且沉默,
日子越长,空落越多。
风吹麦叶,
在痕迹里低吟,
一半月光,一半斜阳,
看不见,摸不着,
一些人的影子,
横着穿过,纵向飘逝,
没有一丝重量。
 
这一切,钻在麦芒深处,
期待着,还有些恐惧。
有鸟飞来,有歌飘来,
有一串哇鸣生起,
衔走,掳去,咽下,
一一清算,一一清扫。
 
一望无际,
际是一条虚线,
无限深入,沉入,
清水漫过哪道堤坝,
蝴蝶悠闲着扑扇翅膀,
对人间,不屑一顾。
 
 
真正的我在远方
 
 
很多时候,真正的我,
在远方。
 
我站在海边,
看见一只船空了,
踏上去,对风说,
我要去海洋深处,
走向海的内心。
风把船推离海岸,
又把船吹回岸边,
风说,海的心太远,太远,
任何人不能接近。
 
我站在山巅,
见白云飘下来,
抓住云的一角,
好柔软呀,轻拍白云,
拥抱白云,不舍白云离去。
白云有眼睛,有耳朵,
有小手小脚,还有小翅膀。
云的每一个器官,
每个肢体,都会说话,
喃喃细语,雨滴一样落下来,
我听清了,听懂了,
它还要去好多地方,
不能停下来。
白云掠过我,掠过每一株草,
向着远处飘去。我跟不上。
 
哦,真正的我在远方,
再远,也远不过海的心脏,
远不过白云要去的地方。
 
 
用孤独阐释孤独
 
开的花落了,
结的果落了,
落到半山腰,
落到山崖下,
一去不返。
山顶上的树木,
望着山下,
怅然若失。
风吹树叶,哗哗作响,
不是快乐,是沮丧拍着沮丧,
独自伤怀。
 
树抚摸自己,
对每一片叶子说,
你们好好绿,
一直绿,一直,
无论冷暖,无论阴晴。
 
每一片叶子点头,
早晨绿,中午绿,
月光下绿,漆黑里绿,
绿着绿着,黄了,
黄着黄着,又落了。
跟花儿一样,
跟果子一样,
落到半山腰,
落进山谷,不回头。
 
光秃秃的树,
站在山顶,用孤独阐释孤独。
 
 
人在镜子里
 
一个人在镜子里,
抱着一面镜子。
雪花落在镜子里,
柳絮落在镜子里,
任何一个字,
任何一丝飘飞的,
草屑、尘埃及嘈杂,
都落在镜子里。
 
镜子越来越满,
镜子越来越沉,
镜子下沉,人也下沉。
月光铺满大地,
从镜子里漫出来,
人始终抱着镜子,
下沉,下沉。
 
季节一个追着一个,
欲飞的终要飞起,
高处,低处,
在镜子里,在月光外,
认认真真地飞,
镜子一满再满,
并无破碎。
 
而下沉的人,
抱着镜子,
从未看见过那飞着
的什么和什么。
 
 
◎有一些甜会飞
 
那时,你在镜子里,
我也在镜子里。
我们低头挖掘,
找到一些词语,
词语和词语说话,
词语和词语缠绵。
我在我的镜子里,
你在你的镜子里,
看着我们的词语,
亲密交往。
 
月光洒在词语间,
照亮每一个点,
每一个弯处,
词语们笑着,
笔画里的甜,
簌簌抖落。
 
时光游移,镜子翻转,
我已看不到你的镜子。
看不到你的词语,
我也挖不出一个词语。
而土层深处源源不断的甜,
扇着小翅,飞着,飞着,
在身边弥漫。
 
 
长不到对方面前
 
隔着铁轨,
它们望了好久,
从发芽开始,
它看见了它,
它,也看见了它。
 
风吹它们,
各自都没向着风的方向,
而是向着对方,
侧弯着身子,生长。
它不知它叫什么草,
它,也不知道它叫什么草。
 
滋生枝叶,
一杈一杈地滋,
一叶一叶长,
铁轨在中间,
像一道天堑。
 
火车轰隆隆驶过,
一列一列,一节一节,
它望不见它时,
它也望不见它,
憋闷得想喊出来。
 
长到一定的时候,
它们不长了。
再长也长不过铁轨,
长不到对方面前。
 
 
随时可以听见
 
 
“我不喜欢坐飞机。”
 听过这句话后,
我坐了好几次飞机。
掠过平原,掠过高山大海,
掠过我喜欢和不喜欢的地方,
我在飞机上,无事可想。
 
我在本子上写下这句话,
原本空着的本子,
被一句话占据了,
仿佛有了份量,
我打开,合上,
再合上,再打开,
暖风习习,月色溶溶,
花开遍地——
在我未抵达的地方,
和春天说话。
“我不喜欢坐飞机。”
风对花草说,
风对树木说,
风对每一物每一粒时光说。
 
当一切化为乌有,
只有这句话,
我随时可以听见。
 
 
我攥过多少事物
 
攥了很久的月光,
从我手心飞出,
星火一样溅入草丛,
溅上麦芒。
 
一垅地,一面坡,
白茫茫,红彤彤,
月光凝固了一切,
又点燃一切。
冰凌之下有火,
火舌之上冷至冰点,
蝴蝶飞不起来,
丹顶鹤仰天嘶唤,
一片羽毛逃离,
一万片羽毛跟着,
春风在远方,
河流清澈,在远方。
安静怀抱安静,
在毁灭与重生的交接处,
孤独地回望——
亲人的眼泪,
不能冰结,
亦不能焚毁。
 
我攥过多少事物,
必会放走多少,
缘着流水,缘着灰烬,
忧郁是一种状态,
喜极而泣需要勇气。
我踏歌而去,
你踏歌而来,
阴阳不能互补,
天地之间,
物在物里错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