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无序之诗(三首) (阅读651次)





那在屋里独自踱步的老人
 
这是黑暗的一部分,他想战胜什么
一个老人,比起孤独要显得年轻
他沿着屋子的墙体踱步
一圈又一圈,那机械得几乎让人失去信心的
形式感,犹如我面对时钟面对那虚假得
只剩下空壳的雕塑,悲伤油然而生
一个老人,他深居简出
肉体变轻,骨头变硬,再无需顾忌
白天或黑夜,那从上至下的凉意
犹如雨季过后老竹筒里高低起伏的水
水声跌宕,书本里的陀螺将由此而停转
一个老人,他能做的事情越来越少
昏暗的屋子形同马厩,草料即将啃完
随之而来的宁静,我略有察觉
但它又异于这个节令那疯长的芒果树
独立且盛大,谁也无法剥夺
 
2018.4.23
 
 
 
无序之诗
 
黄昏里的芦苇是最亮的,河水的反光
几乎都倾洒到了它们身上
忽起忽落的白眉山雀
远远扑腾着,堪比哲学中隐匿的修辞
 
近处的竹楼有着几何学般的形状
山峦微雾,晚风里耸动着成群的虫鸣
我希望自己有一颗老树的心
贴伏大地,持久却从未被探访
 
山道上传来铜铃声,清脆而缥缈
不见人畜,却感觉那村庄已偷偷点亮
模仿过星辰的流萤四野追逐
唯独这脚下的流水,漆黑但却尖锐
 
可是,我还想触探那一层薄薄的凝露
在这博大又毫无避讳的山野
我的肉体将和一株玉堂春秘密交换
而灵魂独自发光,带着暗褐色的盔甲
 
2018.4.7
 
 
 
此生
 
邻居想养鸟,买了一只金丝雀
第二天就死了。金黄色的丝绸般的死亡
压着那只笼子再也提不起来
我也经历过一些事情,在人群中抹掉
行走的身影,于中年的某个夜里
把自己分解为河岸与湍流
可是,我从未逃离此生
这是一个漫无边际但突然又能
让人深陷其中的词汇
无端地开始与无端地结束,一次次
我把自己填满紧接着又被掏空
在这明亮的尘世,我需要更为明亮的
存活的理由,如河湾里第一只跃出水面的
鲑鱼,哪怕是苦楝树上不结果的花
这样的想法,邻居毫无所知
他为金丝雀安排了一场隆重的葬礼
在海边,我抱着空空的自己
巨大的海浪如此喧哗
而心安处织锦为羽,陌路繁花
 
2018.3.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