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苕溪册  (阅读550次)



苕溪册 
 
     李浔 
一、
你命中缺水,却有着起伏的面相
回忆就是一杯水,有时会晃出一滴
坐在河边,看过渡的船
穿针引线修补不时断掉的行程。
流水,像说不完的家乡话
里面的风水紧系在土地庙的脖子上
缺水的人,有时会卷入这样的流水
一条女人的腰带,它游过的平原
有着刻薄的咒语和伤风败俗的倒影
水流走了,命中缺水
解渴的历史就是那朵妩媚的浪花。
 
二、
水鸟的无限,是倒影里流不完的天
那个靠水度日的人,天天在织网
水在网中漏走了,水流走了
但水留给他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晴。
他背靠着一株水性十足的杨柳
从女人想起,水缸里的倒影
对岸的捣衣声,腰还很细小阳春
想多了,就在倒影里玩石头、剪子、布
你赢的时候,有嫁妆的女子都会过桥嫁人
如果你错了,那就把那条小鱼还给了水鸟吧。
 
三、
河面上,有整个天空
这轻浮的气象,像脸上偶尔泛起的气色
行走江湖的人都有这腥味的经验。
随一条船破浪,拐弯处有案
你写下了几朵浪花和寡言的旋涡
你看,你还能干些什么
一条河的尺度,仅仅是几朵浪花
就分开了什是愉悦什么是沉默。
江湖不会老去,瞬间或悠久
你心思重了,船就有怯意
过河之鲫,犹如你
脑袋里晃动着全是鱼跃龙门的声音。
 
四、
苕溪是一条浸过水的绳子,捆绑过精致的风景
越来越紧,让美毫无还手的能力。
我是个自然主义者,不会违背流水的初衷
不会收留顺流而下的泪水。
你看,从前的词句,要么是枯枝,要么是浪花
要么是口无遮拦的小阳春。
唐诗与宋词,无畏越来越大的漏洞
那里,李白和白居易挖过,苏东坡与柳永补过
这些,都像苕溪两岸已修缮过的河堤。
我沿着蚕爬过的路,看见
两岸都是一些吃谷的人,写谷一样的小字
说谷一样会发芽的家常话。
 
五、
不会忘记挂在夜空中闪亮的河
了然,银河的初衷让我遥不可及。
自私的人,都拥挤在岸边
隔河观花,隔河忽视长满叶子的合欢树。
许多年,我从未见过善良的牛郎和织女
哦,假装的偶然竟然如此罪过。
现在让我再次回到河边吧
我只想过河认亲。如果水太宽太急
那就找一片曾被我打破的瓦片
打着水漂也要飞渡过河。
 
六、
太长的吿别,其间有桑和稻
有善解人意的桥,不回头的河埠
太短的人生,和船一样浮在水面
刻意有着对岸,每天把天流走。
苕溪,上游和下游绕在你的手指上
遥指左右,河水一会儿疏一会儿紧
太长的河,它不会在意
唐朝或民国,不会用浪花向岁月致敬。
就这样吧,你不由自主
像顺从的小白菜只长一季
像老于世故的人,只会沉默
像苕溪一样,只愿陪着想哭的人。
     2017-11-26初稿   2018-4-25改于湖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