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淡如清水的日子——了乏4月诗选 (阅读547次)



了乏4月诗选  Ι  淡如清水的日子
 

 
《刀与枪》
 
当武警期间
枪毙过人
复员后
面对一只鸡
却下不了手
他这样向我们解释:
使枪比用刀
容易得多
2018.03.25
 
 
《屎不完全是肮脏的代名词》
 
米立十个月大的夏天
我光着上半身
抱着她
玩电脑游戏
先是感觉身上一热
进而发现
她在我肚子上拉了一坨屎
老婆笑得前俯后仰
米立也跟着张开小嘴
大声哼哼
我边笑边收拾
没有感到
一丝的脏和臭
2018.03.26
 
 
《警示》
 
218路公交车
前门
赫然九个字:
禁带宠物和榴莲上车
2018.03.26
 
 
《后来他娶了更年轻的张寡妇》
 
李寡妇对瘸腿刘说
你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有20万我就嫁给你
 
第三天
瘸腿刘80岁的老父亲
被挖掘机铰进车底
赔偿25万
2018.03.26
 
 
《中国父亲》
 
儿子从国外给父亲
带来一双价值4000元的菲拉格慕皮鞋
父亲将它2000元卖给隔壁的陈总
花200元从淘宝买了一双仿制品
然后用“赚”来的1800元
买了两条香烟,10斤白酒
给孙女包了个1000元的大红包
2018.03.26
 
 
《抢地盘》
 
幼儿园孩子们
在老师带领下
移师小区广场
排练集体舞
原本每天跳广场舞的老大妈们
只得转移到小区草坪
连音响的声音
都调到最低
2018.03.26
 
 
《搬家》
 
山上修公路
大志爷爷的坟挡道
被要求迁到另一座山
活着的奶奶
头一天同意
第二天又反悔
她说爷爷当晚托梦给她
不愿意搬家
说那边房价没这边高
且人生地不熟
打个麻将都凑不够人
2018.03.27
 
 
《监控》
 
她走进电梯
左手捏着鼻子
右手用卫生纸隔着
按了一下10
随手扔下纸
捊了下头发
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瓶
哧哧哧哧
向四周喷了一圈
然后拿出口红
对着壁镜画了起来
画到一半
八层门开
她转身冲了出去
发现不对
欲回头
电梯已关门上升
至此
她从监控室的9号屏幕消失
进入11号走梯监控窗口
2018.03.27
 
 
《第三者》
 
我和老婆睡觉的地方
褥子越压越实
而中间没压过的地方依然蓬松
当夜晚我俩躺在各自的一侧
中间的隆起越发明显
乍一看
像是并排躺着
三个人
2018.03.28
 
 
《复婚》
 
《》
这个书名号
不是原配
是一个的左边
和另一个的右边
重新组成的
再婚家庭
2018.03.28
 
 
《对话小恬》
 
“看你朋友圈照片,感觉你脸变好看了”
“是的,去了趟韩国,稍微动了动”
 
“动哪里了?眼皮?鼻子?嘴唇?下巴?”
“眼皮,鼻子,嘴唇和下巴”
2018.03.28
 
 
《采访》
 
“听说你喜欢旅游,去过好多地方”
“是的,几乎走遍中国,包括大家不怎么去的
像贵州、江西、福建等地都去了”
 
“贵州去过遵义吗?”
“没有,看过黄果树瀑布”
 
“江西去过井冈山吗”
“没有,去过三清山”
 
“福建去过古田吗”
“没有,去过厦门”
 
“那那……”
主持人的脸由晴转阴
 
他突然反应过来
这是档红色旅游节目
便急忙补充:
“我去过嘉兴
还专门在红船上吃了顿饭”
2018.03.28
 
 
《能人》
 
办公室粉刷一新
工人来安装电脑
我看着面熟
他告诉我
他就是昨天刷墙那个人
 
下午师傅换空调
看着面熟
他告诉我
他就是上午
装电脑那个人
2018.04.04
 
 
《天机》
 
早上醒来
枕边本子上
记录“天机”二字
我知道这是昨晚
半梦半醒间
一首诗的灵感
可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
要表达的内容
看来真是
应了那句话:
天机不可泄露
2018.04.04
 
 
《摇》
 
朋友圈
微信运动
她步数每天都排第一
日均3万步以上
 
只有我知道
她身高155
体重155
连着微信的手机
始终放在电动摇椅上
2018.04.08
 
 
《人言可畏》
 
办公室的幸福树越长越高
几乎所有来过的人
都让我把它脑袋砍了
让它横向生长
尽管我不会那么做
但每当独处时
还是不由自主地
用眼睛比量着
该从哪里下刀
2018.04.11
 
 
《公交车上》
 
我大哥和二哥之间
还有一个男孩
在二哥出生之前就夭折了
从母亲口中得知这个事实之后
妻子改口叫二哥为三哥
而我则一直叫二哥
一次公交车上
“二哥这人太实在”
“是的,三哥这样容易吃亏”
我俩一边二哥一边三哥交流甚欢
可旁边的陌生老太太坐不住了:
你们脑袋怎么这么乱
一会二哥一会三哥
我听了半天也听不明白
2018.04.11
 
 
《诗人与母鸡》
 
母亲养的母鸡
体内积油太多
每次下蛋
都会痛苦低鸣
一帮诗人在谈论这个话题
有的说可怜
有的说鸡不下蛋
就只能杀了吃
一直沉默不语的徐三
突然抬头看了看我:
你好像
好几个月没写诗了
2018.04.11
 
 
《捐款》
 
村里唱鼓词
组织公益募捐
听说捐款人名和数额
会在戏台正中间显示屏上如实公布
老光棍徐老焉收回10元纸币
大方地抽出一张百元大钞
抖了抖
塞进募捐箱
2018.04.12
 
 
《清明团子》
 
小时候家里穷
包好的清明团子
放在竹篮里
挂在屋檐下
一来通风延缓变质
二来防止我们偷吃
母亲每天都会给我一个
作为奖赏
那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
也是母亲难得脸露微笑的时刻
我把这事说给女儿听
女儿一脸疑惑
面对母亲整盆递过去
热腾腾的清明团子
闪身躲避着
一个劲地喊着
不吃不吃
母亲满脸失望
低头向厨房走去
我喊住她
要来一个
大口咬了一口
连声说着好吃
还是小时候的味道
那时
笑容才重新
回到她那张
沟壑纵横的脸上
2018.04.12
 
 
《类聚》
 
同学聚会
像事先说好了一样
3个光头坐在一起
4个女同学挤在一起
2个老板凑在一起
3只烟枪围在一起
各自聊着熟悉的话题
只有我这个基层公务员
孤零零站在旁边
靠不停地给他们添茶倒水
来化解尴尬
2018.04.15
 
 
《巧合》
 
我认识的四个警察
都烧得一手好菜
2018.04.15
 
 
《错》
 
写一份总结
洋洋洒洒三千字
一气呵成
 
被领导纠出一个错别字
把马云写成了
马非
 
他说很不应该
大人物的名字
居然会写错
 
我也觉得很不应该
让诗人马非在矫揉造作的文字里
呼吸污浊之气
2018.04.15
 
 
《伴》
 
天鹅怕孤独
从鄱阳湖到这里
16个小时车程
单只肯定会死在途中
为了活着带回来
让你们尝尝鲜
我们仨潜伏了一夜
终于又诱捕到一只
跟它作伴
 
他指着一锅热腾腾天鹅肉
得意地给我们介绍
2018.04.15
 
 
《顿悟》
 
我不能喝茅台酒
一杯就倒
屡试不爽
 
这次去贵阳
兄弟拿出茅台
让我喝半杯试试
试试就试试
结果一试
试进去六个半杯
加起来7两半
哇,我惊叫起来
想不到年到半百
不仅打破了
“逢茅台必醉”的魔咒
酒量还见长
 
兄弟嘿嘿一笑
一语道破天机:
你之前喝的
都是假茅台
2018.04.16
 
 
《战友》
 
一个传播藏传佛教
一个推销基督教
被张强母亲相继骂出门的
两位中年妇女
在门口相视一笑
握了一下手
结伴而去
2018.04.17
 
 
《真该减肥了》
 
朋友四岁儿子问我:
你是肌肉男吗?
我握拳
露出肱二头肌
大声回答:
当然是的
他盯着我
足足三秒
然后摇摇头:
你太胖了
2018.04.17
 
 
《老乞丐》
 
常年守在学校门口
刚开学时彬彬有礼:
“小朋友你好,请帮帮忙”
过不了多久,就成了
“小朋友帮帮忙”
之后就是
“小朋友小朋友”
再后来
连话都不愿说
见到小学生过来
像炒菜颠锅似的
颠两下手中的碗
让碗中硬币发出“炒炒”的声音
而当他变得连碗都懒得颠
双手插袖蹲在墙角
把碗随手置于面前时
那就预示着
这学期马上就要结束了
2018.04.17
 
 
《夜风景》
 
要不是一次偶然的放纵
我就不会发现
凌晨三点的大街仍然车水马龙
不会发现
那么多窗口还灯火通明
不会发现
早点铺的夫妻
已开始一天的劳作
不会发现
时不时有警车拉着警笛
呼啸而过
不会发现
河边按摩店的女人们
仍坚守在红灯笼里
不停向路人招手
不会发现
刚上大学的老孙家的儿子
还在霓虹闪烁的酒吧里
燃烧青春
不会发现
白天里如行尸走肉的张强
竟疯狂如野兽
更不会发现
一路蹒跚
一路高歌
一路呕吐的
并非仅我一个
2018.04.18
 
 
《动力》
 
最近关注减肥问题
便加了一个减肥群
我发现
减肥目的大同小异
减肥动力却千差万别
有的怕找不到对象
有的怕体胖多病生不了小孩
有个信仰佛教的中年妇女
怕菩萨不要她
还有个二十出头的小伙谨遵医嘱
怕再胖就活不过30
而我的动力
跟一位美貌女子不谋而合:
怕穿不进
漂亮衣服
2018.04.18
 
 
《他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愤怒地冲出了会议室》
 
主席台一侧的条桌上
并排摆着两个暖瓶
服务员每次
都是提起右边暖瓶
给领导们倒水
坐在第一排的张强
为此而烦躁不安
终于等到休息时间
他一个箭步冲上去
偷偷将两个暖瓶互换了位置
然后笑眯眯回到座位
殊料
在下一轮倒水时
服务员毫不犹豫
端起了左边的暖瓶
2018.04.19
 
 
《惨》
 
7:40
学校门口
杂货店前的台阶上
一个低年级学生
趴在地上做数学题
 
米立说他肯定是昨晚贪玩
忘了写作业
上学路上才突然想起来
 
米立接着说
挨批是铁定了
没写完作业要挨批
迟到了也得挨批
 
我问为何不到教室再写呢?
米立说
那肯定不行
要是被老师发现
会死得更惨
2018.04.20
 
 
《理由》
 
每次面对昂贵奢侈品
下不了狠手时
她俩便会不约而同地提起
各自病逝的母亲
 
一个说:
“人生真的太苦短了”
另一个答:
“是啊,所以我们该享受就得享受”
 
一个说:
“不管了,我要买这个包”
另一个答:
“我也买一个”
2018.04.21
 
 
《点赞》
 
一朋友来电
半当真半开玩笑地问我
为何不给他微信运动步数点赞
 
我打开排行榜
慢慢往下拉
终于在第177名处发现他的名字
 
在给他点赞之前
我顺便给前176名
都点了赞
2018.04.21
 
 
《猫的幸福》
 
相较于流浪街头
食不果腹
整天提心吊胆的野猫
拥有丰富食粮和温暖怀抱
可以随意撒娇的家猫
无疑是幸福的
 
相较于叫猫时
只能蹶着屁股
惨叫着
一遍遍往主人身上蹭的家猫
拥有自由交配机会的野猫
无疑是幸福的
2018.04.21
 
 
《与高智商女性谈恋爱的可怕》
 
她笑着对我说:
你真像一只海马
在我印象中
海马是一剂补品
具有强身健体舒筋活血
消炎止痛镇静安神之功效
因此断定
她这是在夸我
 
直到分手后一年
我无意中得知
海马是地球上
唯一由雄性生育后代的动物
这才恍悟
她那是嫌我胖
腹部藏有育儿袋
2018.04.22
 
 
《它改变了我一直以为护食是动物天性的看法》
 
母亲养的大黑狗
正低头吃饭
我双手撑地
挨着它将头伸向狗盆
假装要抢食的样子
它回头看我一眼
向右挪了挪
给我空出一个位置
2018.04.23
 
 
《惊出一声冷汗》
 
今天与往日不同
一路上
行人见我都纷纷躲到一边
偷偷观望
有的还拿出了手机对着我拍
诧异间
我突然发现
自己手中
被当作指挥棒
随嘴里哼唱小曲的节奏
自由挥舞的
一把从家捎来
打算将办公室的衣帽钩
钉上墙的榔头
惊恐之余
不禁笑出声来:
幸好不是一把菜刀
2018.04.23
 
 
《取名》
 
两只小猫
一黑一花
 
黑的叫木耳
花的叫花卷
 
黑珍珠
花蝴蝶
 
小二黑
翠花
 
克林顿
希拉里
 
海王
冥王
 
……
 
米立都不满意
最后改成
 
黑的叫小黑
花的叫小花
2018.04.23
 
 
《太阳雨》
 
太阳高挂在天上
竟滴起了雨点
张强说这时的天空
肯定是不知情的
或者是控制下雨的开关坏了
就像他小便失禁的父亲
一边笑着给他讲昨晚的梦境
一边里里拉拉地
从裤腿里流出尿液
2018.04.24
 
 
《母女》
 
一对母女走在小区林荫道
母亲说什么,三岁女儿学什么
 
田蓉,我们出去一趟
田蓉,我们出去一趟
 
今天天气真好
今天天气真好
 
哈哈哈你学我
哈哈哈你学我
 
靠你娘你还学
你靠你自己,哈哈哈
2018.04.25
 
 
《叮嘱》
 
每天早上的校门口
都能听到长辈们对孩子
各式各样的谆谆教诲
有望子成龙型的:
有时间多看书,别疯玩
有美食诱惑型的:
这次考全班第一就带你吃西餐
有体贴关怀型的:
多喝水,热了就把外套脱了
有威胁恐吓型的:
再考不及格你就别回家
有霸气撑腰型的:
谁欺负你就给爸爸打电话
……
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
是一位老奶奶
对转身进校的孙子大喊:
上课要是困了
你就睡会儿
2018.04.26
 
 
《倒车》
 
前方的路
因修桥而中断
只得在不到5米宽的江坝上
小心翼翼地倒行
一对情侣
向我竖起拇指:
“在这练倒车
高”
2018.04.26
 
 
《耶稣在打架》
 
位置偏僻
文化生活匮乏
我是知道的
村民虔诚
周末参加礼拜
给心灵找个寄托
我是可以理解的
想不通的是
一个方圆不到3公里
人口不到1千人的小渔村
为何要建三个天主教堂
且各自都有固定教徒
三部分教徒之间
怒目相向
老死不相往来
2018.04.26
 
 
《每日有诗》
 
为保证每日有诗
我把27日写的一首诗
送给了24日
2018.04.27
 
 
《现实的疗效胜过任何心理疏导》
 
小姨肩胛骨骨折
一听得动乎术
吓得浑身发抖
寝食难安
安慰半天效果甚微
 
当她得知临床男子的大腿
刚刚钉进去12根钢钉
她的心情渐好
开始说话
还跟我们开起来了玩笑
 
住院第二天
病房又抬来双腿被车碾碎
必须截肢保命的老太太
她便完全恢复了乐观的本性
哼着小曲进了手术室
2018.04.27
 
 
《黑名单第117号》
 
一辆小车
从小区狭窄的水泥路上
呼啸而过
差点刮到走在我前面的女童
惊出我一身冷汗
车停在我家楼下
下来一男子
掏出电话
我的手机响起
正是我预约的家装老板
我手指往屏幕上一划
毫不犹豫地拒接之后
顺便把他加入黑名单
进单元门时
我回望一眼
只见他
还在一遍遍拨打我电话
眉头紧锁
耷拉着脑袋
像蔫了的茄子
2018.04.27
 
 
《名字》
 
许戋彧,王燚掱
拿到下半年
小学适龄学童名单
发现许多名字都是偏僻字
不会念
为何把名字起得这么复杂?
据我所知
这些儿童的父母
十有八九可都是斗大的字
识不了一箩筐的本村人啊
2018.04.27
 
 
《万能老婆》
 
碰到有人向他推销保险
他说他老婆就是卖保险的
碰到推销面膜
他说他老婆就是卖面膜的
碰到推销所谓进口商品
他说他老婆就是搞代购的
……
只有一次例外
一男人向他推荐站街女
他没说老婆就是小姐
而是直接跟男人走了
2018.04.27
 
 
《淡如清水的日子》
 
8:00吃饭
8:30—12:00上班
12:10吃饭
12:30睡觉
14:00—17:30上班
18:00吃饭
23:00睡觉
吃饭上班睡觉
睡觉上班吃饭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过不了多久
就熬成一把骨头了
到那时
再炖一锅汤吧
2018.04.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