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8年3月8首 (阅读1094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捉迷藏》
 
后来。我从那个大木箱里爬出来
我的父母死了
房子变成了别人的房子
寻找我的小伙伴,都已经儿孙绕膝
我是他们的失踪者,他们也是我的失踪者
一下子就有了今昔
有了不容分辨
万物就这般鸟兽散
差一点哭出来的是,他们还记得我的名字
2018-3-26
 
 
《大水谣》
 
我命大水汤汤,大水头顶流淌
来自天之青藏,给我宗教,授予去向
帝国的江河总是西发东流,立命,立言,立身
伏随大势,狮虎咆哮,日出东方
活命于万代水脉,我心忙于倾泻
大水遇高山势同破竹,而我命柔肠百转
我一世态度陡峭,一决再决,永无背叛
深信流水就是父母心,服从得水得道,向东方
2018-3-23
 
 
《人间的旧句》
 
有人用枪顶着我的腰杆,要我俯下身去
辨认出一地鸡毛中的尘与沙
还有更不堪的戏耍
要我使用减法,淘洗出黑炭中
最后的黑。
我记忆里只收藏着几具剔除后的白骨
并交给了大地与墓穴
一只盒子里,还留有
母亲死后被我剪下的一束白发
这些都是人间阴凉的旧句
你们嫌弃我每天说出的话还是没有新意
就是不知道,你们所说的人间
最近又出现了哪些新词?
2018-3-21
 
 
《阅读》
 
当初读这首诗时,它的形体
是裂开的,有流水从这一头进去
另一头出来时变成了豪猪
并带着一群石头,成为我视觉中
无法看管的别的命相
我知道天下到处是挣脱术
不然就没有花容失色这一说
一些长相很急的东西
从来不与我们讲理,甚至
它们穿的鞋也是左右边反串的
反对我们的思维和习惯
死无对证,也显得难以克制
今天再读,它又闭合了
相互间谁在看住谁
倾向性或刀走偏锋都很合理
当中的什么睡醒后又已入睡
我明明知道过后它们还可能再次的
无法无天,但现在已终于安分
终于说,我已颜容尽显
2018-3-17
 
 
《十间海》
 
我有十间海,住着人间最美的心跳
十万亩牡丹在海面发出月亮的体香
海的十间房,每间都是星宿的房号
海神住这头,仙女在那边沐浴梳妆
去云上投宿的人,这里就是落脚处
为命运问路,大海点亮了一帘星光
今夜适合醉生梦死,适合内心起火
适合优游适合抛掷时光,适合魂不守舍的冥想
2018-3-13
 
 
《人神之约》
 
我头顶有一寸之忧。
而三尺处,有神明。
这传说中的河水和井水,多像一则绯闻
让普天下的牛头,一直在苦找那张马嘴。
2018-3-8
 
 
《往返课》
 
在我村庄,白天你我都是清白的山水门徒
一旦天黑夜晚,便进入人间变故的时钟
或者说,远古只是反穿的
某件衣服。必须用反向的话,把话说回去。
一帮人在来回走,白天为路边草木
入夜,就会在石头上摸到谁的呼吸
摸到走兽或飞禽的皮毛。
树身也是人皮,比复活的传说
略为具体,也有敏感地带
发出的声音带回了某妇人走失的消息。
隐与显只要翻过这堵墙
便能看见另一面早就涂写着什么字
人鼠之间也默契地维护着
谁的往返术,扮演谁是人谁是鼠
隔江那头有人对此质疑不已
可开阔的江风总是逆流送来一些身影
树梢上也有什么嚓地一声
汇入不约而同的群体,当中的
谁归,谁去,谁来,显得更有血性及归宿感。
有人开始发话,看到了
镜子里的另一面镜子,“你叫夜莺吗?
才知道你一直藏在我们中间
而从白天飞出去的,在夜晚就会真相大白。”
时间在这里一再作乱,它不想
借尸还魂,却总在村中一个新生儿的
啼哭声中,发出孤证,谁已回来
2018-3-3
 
 
《我的脚底板》
 
发现脚底板比狗的鼻子更有嗅觉
也懂得认路。每次醉酒
大脑死掉,它两便贴着地面一颠一嗅
一路嗅回家
不得不怀疑这货的另类思维
经常一左一右的耳语
朝东或向西,带有难言的心计
比如我一直想去你的家
就被推脱找不到门,说鼻子坏了
哪怕你的门已打开,怀有天下无贼的迁就
2018-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