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日志:5.3》(外三首) (阅读725次)



《日志:5.3》
 
在我搁笔之前,曾经写的
比较疯狂,几乎每天一首十数行。
那时,我期冀获得安宁。我
做到了。——虽然若干年后
我不得不每天服用若干的丹参片剂。
现在,诗不再让我获得什么,
我们之间,更多的是依赖和信任。
早晨,匆匆步下最后一蹬台阶
却见地铁刚刚掠过,只留下一个尾声。
从远处听,未来——呈现出一片稀里哗啦的碎响。
我迟到了,虽然只差了十几米。但是
接下来的五分钟,我可以静下心来
为此写上一行,几十个字。
好像过去了五十年,我更加依赖并信任自己。
 


《枣树》
 
今天是陶王氏老太太
故去很多年后的一天。她活着时
简直就是个先知——她要送我一棵枣树的幼苗
——她好像知道我根本养不活,或者
根本没有耐性为此等上三五年
如今她死了,我想告诉她
水果市场上有很多枣子
如果有足够的钱,还可以买到
依附其间并随之售卖的的灵魂
她已经没有时间了解那些后来的
未知的东西。我们根本没时间等她活到120岁
如今我的父母亲尚在,还可供回忆
而女儿还未满7岁,未知的事还说不清楚
好像笨拙的老式磅秤,我们总是犹豫
该用哪个砣挂,并把游砣在计量杠杆上
拨来拨去——对于忍耐,我们还没有
为其发明一种标准的度量衡单位



《黑暗》
 
在山村客栈,不知几时
天空里的和大地上的暮色
已经合而为一。好像刚栽下的蓝莓枝
泥土尚湿润,蓝莓果寻而不得。
一般我们把群山写为“隐于夜空”
其实不是。在长久的坐而凝望之后
群山的黑暗更像是用英文写作的
埃兹拉·庞德,而夜空被映衬得
如同译后的汉语。后半夜,在睡梦中
转醒,看看窗外尚可辨物。点亮手机
窗外忽然又陷入黑暗。如此反复几次
好像忘记了某物。在这互为明灭的两界间
我们好像是被剥离的果核




《日志:4.27》
 
入夜时,楼下花园里的
灌木丛起了风,又有点降温。
唯有紫丁香还时有暗香。
其中一个年轻的孩子母亲说:
“……天气预报说是有雨呢,
本来想好穿那件蓝色的……”
路中间,一对儿小夫妻互相依偎着
“我在最优秀的时候嫁给了你……”
说着把下巴支在了男子胸前。
刚从外面归来的一对儿,挎着胳膊
更像是恋人。女的对男的说:
“你能不能心胸开阔点……”
语调幽幽的,忍不住让人多看了两眼。
其时,我正围着花园走圈儿,匆匆地
经过他们,不时为我这旋涡一样的
生活绣上几个花边。唯有明天,
雨中的丁香花将继续回忆它
曾经的美丽,虽然看上去有些忧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