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残忍四月 (阅读845次)



四月是最残忍的日子
艾略特说的时候应该想到什么
颓废,推翻所有传统抒情的习惯
还是多余的美学
如同花粉飘落雨水之间
那些诗人和他们浪费的感伤
一股股对抗的,革命的
退隐的,自傲的花粉
乌有结果,残酷的不是雨水
是说话者不弯腰驼背
没有去过地里开垦,
这些岁月蹉跎的坚实
全部在一块田地里
那些被历史遗忘的人们
在泥土在混泥土在赤裸日光下低头
天天抱着苦难吞着泪水
熬过一代
入土以后,还有子子孙孙
接着熬过下一代

2018



一朵花开在四月


与路人无关 
有意与无意的赞美 
都随雨水流转 
季节交替 
花落枝头 
还是只有根一直 
默默泥土深处 
将她高高撑起 
让她自由伸展

2018


医生


他们起早
沉默在白色衣服背后
以及那些医学知识,
多年经历与一个个病人后面
他们不说话的时候
像一些移动的树枝
平淡无味,甚至没有季节
回家因此可以是一场奢侈的旅行

2018 



红烧肉


小程叔
送肉来的时候
骑着电瓶车
说来的路上还摔了一跤
他烧的肉不肥不腻
我都舍不得吃
想送一些去医院
他却叮嘱,
自己吃吧,不能把身体拖垮
姨夫是一个单纯的人
他平时喜欢打麻将
有空约到人就爬爬山
那肉的香味,我在美国炒不出来

2018



四月的夜晚


残忍的事实
就是平凡的日子
比平淡又忙碌的生活
多不出什么
我们被时间驯化
语言变得渺小,无力的
不带任何隐喻
他说有莫名的忧伤
我抬头看看天空
甚至连这忧伤也各奔己路
如同一只空瓶子
空在生活的边缘
只是诚实无心掩饰

2018

 


电瓶车


老家路上最多就是电瓶车
大街小巷,绿灯红灯
都挡不住它们的灵活
见过雨天打伞开车的
突兀的感觉,一个东倒西歪的帽子
一朵朵雨中平行移动的花儿
这些年车多了,路也堵
可是电瓶车可以从车辆间
人行道旁的缝隙,泥鳅一般游过
仿佛大时代的潮流底下
总是默默无闻流淌很多没有品牌
没有时尚,不能优越可以优雅的人群

2018


 



那些离开的人


在光中的人
看不见黑暗,也没有黑暗 

美丽的树在四月都开花了
鸟儿也叫醒的早
那些熟悉的不熟悉的照常发生

你发现一切原来可以这么轻易
似乎没有什么缺少
紫色的花,还在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窗台开放

那里离去的人
独自等待你的到来
思念凝固于以前的一幕一幕

仿佛那些老电影都是真的
镜子外面的世界
显得遥远

窗台外面群山在变绿
香樟树,柚子树都要开花

 2018




白内障

母亲今天微信
说体检报告有白内障
这一以前不太注意的词语
现在也让我心惊
她一生多病,在药里浸泡
健康是她的七十岁身体的老乡
留在远方,互不相望

20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