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日志:4.26》等 (阅读417次)



《日志:4.26》
 
初夏的早晨,人也变得
像光一样柔和和轻盈。地铁上,
穿蓝制度的年轻女工
看着活泼的电视剧,
我读着昨晚朋友圈的诗。
有时候我看一眼她的,有时候
她看一眼我的。有时候,
我们的肩膀会无意轻触一下,
好像我犹豫着在哪一站下车一样。
在倒数第二站,再徒步走上一段儿
我能看见松树和桃花。在终点站
沿途我能看见梨花和樱花。
或许白色的梨花和樱花更好看吧
无意间已是终点。于是,我看见
无数的落英铺满了林间小径
被轻柔的南风吹着
再亲近一点,就是她的影子。


自轻诗

 
少年时我就严守时间。我这样
评价自己不知道是从生物学属性上
还是物理学属性上,或者根本不相及
晚上六点钟有什么感想,大概
仅就天色而言,在暮色四合时
我轻易不触碰诸如灵魂、上帝、爱和虚无等等
仅就所识的低等植物而言,藏青或鸽灰色
或许更适合被雨水洗过的夜空
比如早年间被穿成手镯而熟知的草黍子
只有深藏在足够的黑暗中,星光才能若隐若现


第一次
 
 
二十二岁时,我第一次读到李金发和刘半农
突然感到孤独,但是还没有想到写诗
二十三岁时,我依然没有朋友,没有人
试着和我谈论诗。二十四岁时我还没有结婚
没有成为家庭中的一员,但是开始模仿穆旦
 
我孤身一人的时候,没有看过大海
也没有听过它的涛声,只在笔端试着
写出它的咆哮和呜咽。直到有一天
它出现在我面前,轻拍着我和我的
棺椁,第一次,我泪流满面。这土地
孤独如灯,仅把自己照亮
我们正以同一种方式呼吸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