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刘术香:岁月的空袖子(十二首)  (阅读990次)





刘术香:岁月的空袖子(十二首)
 
 
今日无风
 
羽毛掠过花朵,
掠过草丛,掠过
有名无名的物质,
都是擦肩。
 
仿佛有人叫着羽毛的名字,
对它的白,对它的轻,
对它的柔软,
一根一根剖析,
一根一根喜欢,
一根一根怀念。
 
羽毛记着花朵,
记着它经过时的一切。
羽毛对风说,
我爱它,爱它,
爱它的一切,
唤起它们,让它们跟我一起飞吧。
“今日无风。”
有人按着风的胸怀,
按着风的手脚,
按着风的灵魂。
 
风不能吹动,
风沉寂不语。
此刻,风只是一团泥,
一坨铁,一段山崖。
擦肩而过,
风尚未到来,
风永不到来。
 
 
在你看见我时
 
在你看见我时,
我在我的影子之下,
胸怀变得无限宽广,
任冬天的冷,
随意穿行。
 
你的气息一旧再旧,
被影子挡着,
一粒雪花碎了,
一朵玫瑰碎了,
一条纱巾及数年余温,
碎了,花团锦簇之碎。
气息蜿蜒,冬天没有此岸,
亦无彼岸。
 
捧一粒碎雪,
想告诉它月亮升起来了,
海水荡过来,
金色沙粒涌过来,
拍打你的脚踝,
你痛着后退。
 
冬天与我溶为一体,
顾不上编写春天的虚假信息。
槐花开了,一根刺挑着众人的笑意,
此刻没有伤口。
 
 
一个人的踪迹
 
你可以把石头抱起,
当作时间的刀柄,
任意刻下去,切下去,
前世今生 ,血脉清晰。
我坐在一处,你也坐着,
有人伸手捉住蝴蝶,
一片落叶卷起,
小梦连连,蝴蝶闭着眼睛,
千年旧事,不是秘密的秘密,
被它演绎。石头滚落。
 
放下一切,
一层海水漫过你的心扉,
咳嗽声声,震耳欲聋。
大鲸小鲸,红狼苍狼,
从一片岛域移向另一片,
船头朝后,船尾向前,
你是你的船长,
你是你的水手,
握紧一根稻草,
一生清醒,
松不开过往云烟。
沤烂什么,拔起什么,
一切都在命运里叠放。
 
回首之地,
一个人的踪迹泡在一粒盐中,
独自亮白。
 
 
两股风
 
风与风相遇,
没有留下痕迹。
风说,你是白色的,
风说,你是灰色的。
风说,风说,
风和风,你一言我一语,
在山谷之中,
在荒芜之地,
在一片海浪花里,
在人间一切可以到达之地,
一句一句说着。
 
风说着,风听着,
一缕风是一缕风的品性,
一缕风有一缕风的职责。
风只能看风,
不能进入另一缕风,
风说着风的话,
风忘了风的话,
没有谁来作证。
 
风之外,世界有多大,
风的心室有多大,
风扯着自己,
风揪着自己,
风去风各自该去的地方,
拍响什么。
 
 
皆已剖开
 
剖开小径,
剖开石块、土粒,
剖开那些干瘪的花朵,
岁月的空袖子,
被风吹得摇摇摆摆。
 
一些人坐在山顶,
一些人趴在河床,
寻觅,不舍昼夜寻觅,
旧人旧物,新人新物,
交相呈现。船如刀剑,
划过身边,飘过耳际,
伸手与不伸手,
空空的镜子搁在身后,
空着后移。
 
小径在哪里,
镜子望向天空,
谁在空中游走,
空袖子,空手臂,
空空地划拳,
空空地吆五喝六。
天空晴朗,天空阴暗,
天空的秘密,伸向小径。
 
皆已剖开,万物完整,
万物离散,一条线
或一朵云的正反两面,
细雨纷纷,裹着四月风骨,
去别处漂泊。
 
 
鱼跃上悬崖
 
夏日风吹,
鱼跃上悬崖,
紫竹叶摆开阵势,
手拉手转成圆环,
鱼在草丛里,
鱼在星空下,
唱着它的歌,
随意漂浮,流动,
在竹叶的缝隙里,
寻觅故人陈旧的味道。
 
青花瓷碗里有鱼,
鸽子的窝边有鱼,
天南地北拼接一处,
鱼的眼睛,鱼的骨刺,
小玩具一般聚积。
会说话的鱼,
会抛眉眼的鱼,
背对月色,高枕无忧的状态。
 
故人何在?
一朵花枯萎,
一抹阳光撕裂,
鱼和鱼目目皆空,
悬崖驮着鱼,
向天边行驶。
 
 
一场雪下得多好
 
在远离雪的日子,
时不时闭上眼睛,
想一粒小雪花,
落在一棵草上,
草叶安静,雪花安静,
安静托着安静,安静无眠。
 
然后,许多雪花,
落在一棵草上,
落在一坡草上,
落在一个季节的草上,
雪花一片比一片安静,
安静越来越多,
越来越沉,压弯发草,
压折了草,
草最初那份安静,
雪归初那份安静,
越埋越深,越走越远。
 
哦,一场雪多好,
太阳在远处,
月亮在远处,
星星及海水的波澜,
在远处,如果你在。
 
 
吹泡泡的人
 
吹泡泡的人坐在岸边,
他说他吹了数十个泡泡,
白色泡泡,七色泡泡,
从他的口里,轻轻吹出,
成群结队飞飘着,
去了远处。
 
大大小不的泡泡走了,
他像一个倒完了粮食的口袋,
觉得浑身都是空的,
拍拍胸脯,空,
捏捏大腿,空,
抠抠指甲,空。
小溪淙淙,蝴蝶翩翩,
蜜蜂嗡嗡,他听不见,
也看不见,只想着他那些泡泡。
有着生命质感的泡泡,
高入云端,或渗入地下,
不知道吹泡泡的人,
坐在河边,目光有些呆滞,
思念,就是思念。
 
吹泡泡的人右手攥紧左手,
他说有一个泡泡回来了,
但不能打开看,
一看就飞了。
 
 
在旧事物里
 
小木船旧了,
我是第一次坐它,
我是新的,
一条鱼刚被捞上来,也是新的。
 
船看着我,
鱼看着我,
都是陌生。
船向前行驶,
鱼活蹦乱跳,
鱼想挣脱船,想跃出去,
鱼不是看着船,
而是拍着船,
踢着船,打着船,
船啊,船啊,
放我出去吧,
仿佛鱼在喊。
船不能救鱼。
 
我摸摸鱼,
鱼看我,左边眼看过,
右边眼又看,
左右眼哀求我。
我抱起鱼,
用力扔进水里,
水花溅起,鱼走了,
左右眼都没看我。
 
船载我前行,
我不想跃出船。
在旧事旧物里,我是新的。
 
 
雪花继续飘落
 
走出冬天,走出山谷,
小径去了哪里,
我去了哪里,
时间的钟摆只能摆动,
不能记录。
 
雪花继续飘落,
落在别的路上,
落在别人身上,
边落边化,
边化,边把人间的浓情,
冲淡。
 
雪花看不见我,
看不见曾经的小径,
一段人间旧事完好,
空中飞着,树上坐着,
或土里埋着,
春天没有到来,
春天不会来,
旧事只有空壳,
没有苤芽,
笑无声,哭无声,
目光执迷不悟,无声。
 
 
一切已老
 
那时候,
风拍着你的手,
也拍着我的手,
风认识了你,
也记住了我。
 
日子已远,很远,
日子站在天边,
忘了我是谁。
一股风来了,
吹着我的手,
说见过你,
且知道你在哪儿。
我缩回我的手,
不让风吹,
不让风说出更多。
 
你的好,旧了,
你的不好,也旧了,
风吹旧物,
除了破碎,还能怎样?
 
我的好和不好,
也旧了,
旧得没有纹理,
没有色泽,没有感觉。
 
彼时已老,此时将老,
老进尘埃,老入虚空。
 
 
我来了,是我转身的时刻
 
有一天,
一片叶子落下来,
一粒尘吹进来,
一条线射进来,
你会以为我来了。
 
哦,我来了,
我走在小径上,
跟在你身后,
不说话,不微笑,
没有困乏,没有劳累,
从冬天走向春天,
走过四季,
走过几世时光,
从不停歇。
 
我来了,
荒漠开花,旱地淌水,
花盖住了我的脚印,
水淹没我的影子,
我安静下来。
我仰卧于花丛,
我亲吻水流,
我叫着我的名字,
把自己从迷津处唤回。
 
我来了,
是我转身的时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