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肉蛋 (阅读995次)



带冯波冒雨去朝林大厦办事

车上只有一把伞
有个保安举着
一把硕大的黑伞
前去停车场接我们
我将车上的那把伞
递给了冯波
保安帮我举伞
冯波独自打伞
跟在我们后边
走进大厅里后
我回过头
看到冯波打的
那把伞合上后
还被人套上了
一黑色的伞套
是谁帮你套的我问
门口那个美女他说
2018.4.20


徐冬冬

扒拉手机时
突然
就扒拉到了
徐冬冬
奶子真大!
我脱口而出
并立刻将
手机屏幕对准了
坐在我对面的
求哥的脸
求哥盯着我的
手机屏幕说
受不了
看到我就
口酸
想亲
我说是男人
都想亲
2018.4.20


拉黑活,练蛤蟆功,曾经是我的最爱

大王被剥夺了继续
承包鑫乐汇店的权利
冯波想包
但又有所顾虑
我对冯波说
你不包我就去包
后来跟求哥
单独聊天时
求哥对我说
侯,你去包可以
但要上点心
如果还像你15年
承包马驹桥店一样
动不动就去拉黑活
找美女练蛤蟆功的话
我看你就很难赚到钱
2018.4.20


陈工说他跟我一样,也喜欢练蛤蟆功

陈工坐在被自己装修一新的
湘水滨北环路店里
边吃喝边接受我的采访
我问陈工
在你不搞装修时
你最爱干的事是什么
陈工呵呵笑着说
那还不是跟你一样
找个美女练蛤蟆功呗
2018.4.20


肉蛋

去年夏天
侯问初的门牙
被磕掉了一对
第二次带她去
北京口腔医院急诊科
拆线时
在走廊里
我看到了一个
令我感到
窒息的肉蛋
她从我的左手边
昂首挺胸地
走过来
在我眼前走过去
并很快走向了
我的右手边
那真是一个
美妙至极的
肉蛋
前凸后翘
两条雪白的长腿
在走廊里晃动着
每一条腿
都能要了
我的命
2018.4.20


强烈的诗意

当我一首诗
都写不出来之时
就是我被生活
无情裹挟之时
但即便我被生活
无情裹挟一首诗
都写不出来
我的心中也依然会
充满着强烈的诗意
2018.4.20


弱者的悲哀

弱者的悲哀之处
不在于
搞不过别人
而在于我们
这帮呆逼
根本就没机会
遇到
强大的对手
2018.4.20


女司机与新手

超车早已成为
我生活的常态
出门开车上路
见车必然就超
除非前面的车
跑得比我车
还要快
事实上我却
很少见到比
我车跑得
还要快的车
我发现那些将车
开得极慢造成
拥堵的人
分为两种
一种是女司机
一种是新手
这两种人开车
无一例外
都如临大敌
双手将方向盘
给牢牢地抓紧
他们的头
个个都快伸到
前挡风玻璃上去了
他们的眼前也
只有眼前的路
后视镜对他们来说
根本就不存在
他们不需要往后看
上帝为了不让他们
撞到前车的屁股
也不会轻易提醒
他们往后看
2018.4.20


老鼠军团

美团
百度
饿了么
都未设门槛
谁用手机
下他们的客户端
谁就能立刻接单
于是大街上就
多了许多
骑着电动车
急匆匆去给
老虎和狮子
送饭吃的
老鼠军团
他们个个都将
脑袋别在了
电动车上
无论春夏秋冬
风霜雪雨
他们跑啊
他们跑
他们唯有
不停地跑
才能从老虎
和狮子的口中
讨得一口饭吃
2018.4.20


小公鸡

求哥秃了顶的
脑袋上
被那只小公鸡
抓出了两道
长长的血印子
求哥对我们说
(我们是先后
赶到的田攀
冯波和我)
我没吃亏
我揍了他
他抓了我
你们为什么
会打起来我问
求哥说他妈的
他的车停在
我的车后面
我让他挪车
他不仅不挪
还冲我嚷嚷
我说妈啦个逼
你是从哪里
钻出来的
这么嚣张
2018.4.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