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新诗一首:我身边的类人猿 (阅读730次)




 
我身边的类人猿
 
 
仿佛尘埃如螺旋将他推转到
海边的明月夜
他摸摸身子,有些轻松如
长尾消失
兄弟姐妹们不见了,祖先的仪容
需要多年后才被记取
如果尾巴是树皮船的桅杆
单凭日影不能切取他航速的切片
 
 
火的烧荒一轮又一轮养肥脑丘
风味已不限于提炼熟食
他结草为庐,调教种子
相比挑逗蚁丘,更新鲜的火攻
逼顽石冒出亿万斯年的精气
霹雳一声,他摘到金属
这一闪,地上有了磁针
他已是举着矛的纵横家
 
 
随便就能蹚平的地球的确
比他想象的要大
傻问题似乎都是灵机一动便有
答案的问题,譬如
银河的水为何没浇到我头顶
海水画出的蓝色地平线
为啥那么瓷实?他在万能时
无聊催人秃顶
 
 
除了森林后退,不会致敬的物种
哀鸣一声消失不见
再没什么新鲜事呀
会说话又怎样,还不是难说清
城邦高出蚁丘几个意思
他推开我,兀地腾上悟空
拔毛一吹,那熙熙攘攘
镇不住万古愁的都是猴啊
 
2018、4、12,望江

 
谒潜山痘姆乡杨小屋古化石遗址
 
 
松山翠微
雨后的红砂岩
红得像刚剥了皮的脊椎兽
红得能闻到六千万年前
大别山跃动的东方晓鼠、宣南兽
原始中国柱兽、大别古脊齿兽
李氏皖掠兽、蹄兔掠兽……
红得我每踩一步,都像踩着一个意外
一颗突然咕咚一声的心脏
 
 
在一个进化的凉飕飕的坡度上
我蹲下去
我看清这面红砂岩烙下的巨大掌纹
谁拍击这么猛,这么武断
像按下一口封印
最妙曼的想象
也不可复制远逝的啼音
徒留红砂岩红得刚烈
对应松岗的云舒云卷
 
2018、4、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